刀鱼的鞘

一条咸鱼

【SK/KK】吾家有儿初长成__01

律师小大&KK养子Nino

419剧情有 雷者慎入

------------------------------------------------------------------------------------------------

第一章、        


二宫和也从床上醒来,有些茫然地盯着陌生的天花板。        


 唔,这好像不是他们家卧室?       


头疼得仿佛要炸裂,大概是因为宿醉的副作用,脑中一片空白。稍微挪动了一下身体才发现自己应该是什么也没穿,肌肉酸软得让他几乎以为自己搬了一晚上的砖头。       


仿佛有哗哗的水声从隔壁的浴室里传来,遥远而不真实。勉强扭转过头,可以用余光打量出这大概是宾馆的某间客房。       


二宫和也甩甩头,努力让自己迟钝的脑子运作起来。渐渐地昨晚的记忆一点一点恢复,在脑海中慢慢具象成型。             




起因是他那从小到大的幼驯染相叶雅纪突发奇想,硬说十八岁生日有着重大意义,要与往常不一样地庆祝。               


二宫和也对这种事其实并不上心。社交类活动他一向苦手,认真说起来生日那天他宁愿窝在家里打一整天游戏。奈何他的竹马君却比他还要激动,一天内推出了十几个不同的方案,他便也不好意思再打击他的积极性。       


堂本夫夫看在他高中毕业,假期开始的份上也答应了不设门禁,可以在外通宵,只要能保持手机随时联络便好。于是相叶雅纪越发放飞自我,最终在银座最顶级的会员制Night Club里包了卡座,叫上最铁的几个哥们party去了。       


啤酒红酒白酒波本轮了一圈下来每个人都醉得有些飘飘欲仙,话题也变得更加放得开。十八九岁的男孩子在一起,无非就是讨论哪个妞颜最正,腿最长,屁股最翘。而酒精促使得画风渐渐越发少儿不宜,老司机纷纷上路,只有二宫和也一个人在角落里默不作声。      


”Nino你怎么了?“相叶雅纪一屁股坐到他旁边,勾住他的脖子道。      


二宫和也拍开他的手没好气道:”我说你们讨论这么黄暴的话题真的大丈夫么?“       


”诶,Nino你什么时候那么清正美了?“有着一张混血儿般浓颜的同班同学松本润也拿着酒坐了过来,看着二宫和也好奇地问道。      


”才不是啦……“尖尖细细的嗓音反驳着,白白的脸上却不知是因为喝了酒还是害羞的缘故染上了一抹红晕。      


”得了吧Nino,别在这里装纯情了。从小到大喜欢你的女生那么多,你敢说从来没发生过什么么?“相叶雅纪重重拍了拍他的背道。      


”是没有啊……“二宫和也小声嘀咕道。      


松本润被呛道了:”咳咳咳……哈?“      


”等等,Nino难道你还是个处男?“另一个混血儿浓颜生田斗真闻声也跑了过来,不可思议地问道。        


 二宫和也躲闪的眼神让他们明白竟无意间真相了。     


”哇塞二宫和也,难道你连接吻都没接过?”松本润不敢置信地大叫道。     


“ ……”       


还真没有。       


不会吧……其余三人一脸震惊。      


“没关系这不正好么!”相叶雅纪忽然一拍大腿,“今天这场里那么多妞,正好可以找一个帮你把成人礼给办了!”       


“好主意好主意!”松本润和生田斗真立刻纷纷点头附和。       


“好主意你个头!“二宫和也像一只发怒的小柴犬,”我又不是只用下半身思考的种马!“      


”哈哈哈我随口一说,随口一说。“发怒的竹马相叶雅纪自知惹不起,立刻见好就收。只是他忽然又想到了些什么,立刻兴奋地大叫起来:”啊Nino我知道了!你要把你的第一次留给你的冰山姐姐是不是!“      


 ”什么冰山姐姐?!“松本润和生田斗真嗅到了八卦的味道,立刻又凑了过来。      

  

 ”我说你们都不知道吧。“相叶雅纪满脸贼兮兮地笑,”Nino他有个初恋对象哦。“       

  

”!!”      


 ”那个时候NIno才八岁吧,有一次突然和他的两个爸爸走丢了。“相叶雅纪滔滔不绝地讲开了,”结果有一个很温柔的大姐姐带着他找到了爸爸们……据说那大姐姐是个长发飘飘的Cool Beauty,我们Nino从此对她一见钟情,奉为心中的高岭之花……“      


 ”ア-イ-バ-マ-サ-キ!“二宫和也终于忍无可忍地一下子站了起来。      


 三个人被这突如其来的气势给吓到了,抱成一团心惊胆战地看着他。     


”Ni……Nino你要干什么?“相叶雅纪声音微微颤抖地问道。     


”我要去上厕所!“二宫和也气势汹汹地丢下这句话,不再理会目瞪口呆地三个人扬长离开了卡座。
       



二宫和也靠着洗手台吐了个天昏地暗。       


该死,早知道自己胃不好就少喝点了……二宫和也咬牙切齿地想着,扑了几把冷水在脸上想让自己清醒一些,晕晕乎乎地往洗手间外走。      


却是脚一软,直直摔了下去。      


没有想象中的冰冷和疼痛。     


”你没事吧?“温柔地声音在耳边响起,而自己似乎正靠在声音主人的怀里。二宫和也稀里糊涂地想着,自己是不是喝太多出现幻觉了,怎么感觉这声音和十年前初恋姐姐的那么像呢?      


 ”喂,振作一点……“那人似乎还在说些什么,二宫和也却听不进去了。他想起方才那三个狐朋狗友们调侃他的内容,忽地便觉得内心一股子憋屈。      


开什么玩笑,他才不是那种只见了人家一面就傻不拉几地惦记个十年的纯情小屁孩儿呢!       


可能是酒精给了他胆量,二宫和也不知从哪儿涌上来一股子勇气,突然十分不客气地吻在了那人的唇上。       


那人一时间似乎愣住了,过了一会儿却反应了过来,手慢慢搂住了他的腰。       


再接下来的记忆就只剩下零星的片段。有凌乱的酒店床单,纠缠在一起的两具躯体,还有暧昧的喘息和呻吟……       


 回忆结束。       




”啊!!!“二宫和也惨叫着从床上猛地坐起。       


他,品学兼优善良热心积极向上的霓虹国大好青年,居然在十八岁生日晚上和一个脸都没看清的人419(for one night)了!       


“我对不起老爸对不起爹地对不起祖国对不起冰山姐姐……”二宫和也痛苦地将头埋在被子里,懊悔得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洁身自好那么多年,酒后乱性一夜情是他最不耻的东西,可上天为什么偏偏要挑在这时候给他开那么大一个玩笑?!!       


神様啊这种成人礼我一点都不想要啊!二宫和也在内心流着宽带泪咆哮道,正揪着自己的头发不停撞着枕头,却听浴室的水声骤然停了。      

 

二宫和也立刻紧张了起来。他一下子反应过来现在根本不是自己伤感的时候,重要的是要如何面对昨夜和自己莫名其妙就上了床的女生……是要道歉,安抚,还是装作老练成熟?       


他正坐在床上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却见浴室的门被打开了。       


“那个其实我……”二宫和也立刻抬头开口道,却是瞬间傻眼。       


刚刚组织好的话语现在一句也用不上了,因为那是一个有着微长黑色头发,身材匀称,皮肤黝黑,胸部平坦的……男人。        


二宫和也脸色惨白,嘴唇抖动了半天却说不出一个字。         


那男人见他醒来似乎也有些意料之外,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开口道:“你醒了啊。”        


“你……”二宫和也心中抱着最后的一线希望,“昨天我们上床了?”       


“诶?”男人楞了楞,随即点点头,“嗯,是啊。”        


二宫和也心中最后一丝希望的小火苗摇了摇,灭了。      


 ”我……“那男人似乎想说些什么,却见一个烟灰缸毫不留情地直向他的门面飞来!     


 ”喂!这样要出人命的啊!“男人堪堪躲过,对着二宫和也大叫道。      


 二宫和也哪里还听得进他的话,理智已被怒火磨灭,身边所有他够得到的东西都被拿来朝那男人扔去:”死变态!!大色狼!!死ね死ね死ね死ね!“      


”你冷静点啊!“男人一面躲避着朝他飞来的枕头遥控器闹钟,一面尝试着安抚他的情绪。     


”冷静你大爷!那可是小爷我的初夜!“ 二宫和也不停地拿着各种东西,直到身边实在没有其他东西可以让他砸了才停下来。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愤愤道:”我要报警!“     


“报警?”男人挑起八字眉,似乎没跟上他的思路。     


“我要告诉他们你是强奸犯!” 二宫和也咬牙切齿地说。    


 ”哈?强奸?“那男人听他这么说似乎也感觉被侮辱了,双手抱在了胸前靠着墙,又好气又好笑道,”你别忘了,第一,昨天是你主动吻我的。“      


二宫和也僵住了,整个人被一次击沉。     


 ”第二,这里所有的监控录像和前台小姐都能证明你没有反抗,而且从头到尾都很配合。“      

二次击沉。      


”最后。“男人慢条斯理道,”我是一个律师,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法律上对成年男子本就无法构成强奸罪这一条。“      


三次击沉。      


二宫和也像是被抽去了所有的力气,一下子瘫坐在床上。      


男人似乎也有些不忍,走上来想要安慰他道:“其实……”      


“你走开!”二宫和也忽地抬头对他道。男人一愣,只见那微红的眼睛像受伤了的小动物一般看着他,愤怒而又无助。      


“你走开啊!走啊!快走啊!”二宫和也见他站在原地不动忽地就歇斯底里地叫了起来,泪腺全然爆发,就像每一个初夜不是给意中人的少年人一样,哭得几乎肝肠寸断。   


男人被他这样的哭法给吓到了,一时间还真愣在那里不敢上前。


“滚!”二宫和也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用尽全身力气对他吼道。      


可能是被他的气势震住,男人没有办法,只得飞快地穿上衣服离开了。      


 二宫和也一个人坐在床上哭着,直到实在哭不动了才抹抹眼泪,拿起床边的手机打开了Line。       


家里的群聊意外地没有太多消息,大概他的老爸和爹地以为他们一群男孩子玩High直接在外面住一晚上了。而那个叫“MAIN”的群聊里则已被聊天记录刷屏。       


“Nino你掉茅厕里了怎么还不回来?”       


“厕所里没人你在哪儿?不会溜回家了吧?!”       


“不想结账直说啊!我们本来也打算请你的么~”       


“Nino?你到底去哪儿了Nino?”       


“Nino? Nino!”        


……       


二宫和也看了眼床头酒店宣传单上的地址,敲了几下键盘发了出去。       


相叶雅纪几乎是秒回:“卧槽你小子还真开房去了?”      


“Word妈厉害了我的Ni!”       


“什么什么我们担心了你那么久你居然是去找漂亮姐姐了?”       


松本润和生田斗真也立刻上线。       


二宫和也顿了顿,回道:“不是漂亮姐姐,是黑炭大叔。”       


群里瞬间一片死寂。       


二宫和也想起身下床,却觉腰部一阵酸软疼痛,又跌了回去。       


“你们能不能来个人接我?”他再次拿起手机在群里发道,想了一下又补了一句。        


“最好给我带条新的内裤。”


---------TBC-----------

吃干抹净 喜闻乐见

三次击沉的梗有人懂吗~

【顺便说一句文中的小大可不是那种随随便便和谁都能上床的人哦~~所以肯定不是渣攻啦


评论(7)

热度(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