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鱼的鞘

一条咸鱼

【KK】悠长假期_(一)

2~3发之间完结的小短篇

毕业舞会无聊时开出的脑洞

一个关于腹黑总裁如何拐卖自家天真小职员的故事

【本来想等高考后发的~然而被相方催稿了ww

-------------------------------------------------------------------

00、


“什么都不顺利的时候,就当是神赐给自己的假期。”


01、


有人说青春必定要有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和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


而堂本刚,男,二十六岁公司职员,自认已经脱离“青春”这个范畴很多年了。


可现在的走向却好像有点奇怪。


他表情茫然,愣愣地坐在红色高级跑车的副驾驶座位上。转速表的指针指明现在的时速已是200公里,杂志里所描述的推背感被发挥到了极致。可身边的男人依然游刃有余地握着方向盘,仿佛他开的不是什么法拉利458,而是游乐园里的卡丁车。英俊的侧脸倒映在车窗玻璃上,线条优雅凌冽,精致无双。


好吧堂本刚承认,和这样的男人一起开着拉风的跑车在城市的夜晚里兜风其实算得上是件挺愉悦的事情。


可如果他们认识还不到一个小时,那就有些问题了。


“那个,请问我们要去哪儿?”堂本刚揣摩再三,终是小心翼翼开口问道。


身边的男人闻言转过头,点漆般的眼底倒映着万家灯火。


“去一个谁都找不到我们的地方。”


嗨以?!


堂本刚瞬间有点懵,等等,这人画风和他好像不在一个频道上?!


“现在反悔已经来不及了哦。”男人的脸又转了回去,嘴角勾起一个弯弯的弧度,好看得简直要命。


堂本刚傻眼了,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上了什么贼车。冷静地分析一下现在凌晨两点,而他正以200公里的时速去向一个未知的地方,身边……嗯大概是个玛丽苏文看多了被霸道总裁附体的陌生男人。


牙白,超级牙白。可他又能怎样?大叫着我要下车我要下车妈妈我要回家吗?


堂本刚终是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自己好像作了个大死。





时间倒退回一个小时前。


我们的刚先生握着手里的橙汁,微微呆滞地看着灯红酒绿的舞池。


来到这家公司还不到一个月,好巧不巧居然就撞上了公司的年末舞会。社交应酬类的活动他一向苦手,滴酒不沾的属性更是让他与各种party画风都显得格格不入。男男女女们穿着或租来或定制的礼服在舞池里随着DJ的音乐尬舞狂欢,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和空中弥漫着酒精因子却只让他心悸,压抑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所以跨年究竟为什么要来到这种酒店做毫无意义的蹦迪和喝酒呢?最幸福的打开方式难道不应该是回到老家奈良,和一家人一起围着火锅喝着清酒再一起愉快地吐槽红白歌合战吗?


堂本刚无措地站在舞池旁胡思乱想着,恰好有拖着盘子的服务员从他身边走过,于是他下意识地便拿了块烤鹅肝配面包往嘴里塞。


………………………


妈的还没他家楼下铁板烧做的好吃。


同一个部门的同事终是看不过去,走过来勾过他的肩苦口婆心地劝说道刚君这样可不行啊,都是立派的大人了可不能再不合群啊,一定要趁着机会多多结交公司内部的人脉啊吧啦吧啦吧啦。一群人喝多了酒七嘴八舌吵吵闹闹,最后他的直系上司直接豪迈地一拍他的背,撂下了最后通牒:


“刚君如果你今晚没能与一个陌生人成功说上话年终奖金就泡汤了哦!”


哈?!


堂本刚听了简直欲哭无泪,大哥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真的很任性啊!这儿大多数人都是带着伴来的我还能去勾搭谁啊我!


然而官大一级压死人,对着万恶的资本主义堂本刚终是折了腰。经不住各种威逼利诱,他苦大仇深地重新站回了舞池边缘,开始努力搜寻着有没有和他一样落单的人。


倒是很快就找到了目标。


只见舞池另一端的背光面站着一个修长纤瘦的男人,没有和众人一起跳舞,只是默默端着酒杯沉思。似是感觉到了堂本刚的视线,他缓缓地转过身来,一张雕塑般的脸立刻就暴露在了明灭不定的灯光下。


哦呀,还是个大美人。


堂本刚愣愣地地看了他一会儿,终是鼓足勇气下定了决心。


嘛这人长得那么漂亮,去搭讪自己也不算太亏…………


应该,吧?


于是他放下橙汁,走了过去。





堂本光一注意到舞池另一端的视线很久了。


年末舞会举办了那么多年,这样的视线他早就习以为常。想和他搭讪的人男的女的都有,或是看上他的地位或是看上他的容貌,排着队数的话大概可以绕山手线内环三四圈。


一开始不是没有厌烦过,也想过要不要索性便将这项活动取消。可父亲却说年末舞会是公司传统,与公司内部文化息息相关,随意修改怕是会引起员工的不满。于是久而久之他也开始变得淡漠,打发起人来越发得心应手,无论什么类型什么目的的搭讪他都有自信游刃有余的面对。


然而那人却迟迟没有走上来。


堂本光一不由疑惑,微微侧过头,却是措不及防地撞上了一双清亮的眸。


他瞬间一愣。太干净了,那双眼睛。就像是冬夜里乞力马扎罗山顶的雪,洁白通透,倒映着清冷的星光,人世间恐怕再找不出比那更纯洁的事物。


然后他就看清了那双眼睛的主人。


白白嫩嫩的圆脸蛋看不出年龄,说是刚大学毕业也有可能。秀丽的黑发烫了卷,别出心裁而有层次地垂在两边,乍一看甚至会被误认为是女孩子。精致小巧的五官就像是某种可爱无辜的小动物一般,惹得人心里痒痒的,只想把他捧在手心里好好怜爱。


piu————正中红心。


堂本光一瞬间觉得自己心口的小鹿大概要撞死了。


那人似是犹豫了许久,终于走了上来,抬起头有些紧张地开口:“你,你好。”


堂本光一原本期待的心情顿时一怔,现在搭讪都流行这个风格的了?


“那个,我叫堂本刚,是会计部的……”那人语速飞快,脸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变得绯红,“我就是见你一个人站在这里而我也正好没事做大家又都有了伴所以想和你交个朋友……”


堂本光一一点一点听着他解释逐渐估摸了个大概,忽地就笑开了。


“是不是觉得舞会很无聊?”


他忽然打断了他的话语,凑近了他的脸弯下腰在他耳边问道。


“诶……诶?!”


那人显然没反应过来,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看着他


堂本光一嘴角带着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就像是引诱夏娃偷尝禁果的腾蛇般循循善诱:”我是说,你是不是不喜欢这个地方?要不要和我一起逃,逃到别的地方,就我们,两个人?”


明明是十分唐突甚至失礼的邀请,然而大概是因为堂本光一的眼睛太过蛊惑人心,那人看了看四周,竟愣愣地点了点头。


这也太好骗了吧……堂本光一内心哭笑不得,却是自然地拉起那人的手,径直朝大门口走去。


原本在舞池里跳舞的同事无意间瞥到了这一幕,瞬间瞪大了眼睛。


“等等,你们看那是不是刚君?”


直系上司看向他指的方向,一时也懵逼了。


“糟糕,我们是不是忘了和刚君说了…………”


“只有这个人不能随便搭讪…………”


“那可是我们公司的总裁啊!”


02、


堂本刚半梦半醒间只觉自己在一个十分温暖的地方,空气中弥漫着别致素雅的香气,黑暗中隐隐传来阵阵涛声…………


等等,涛声?!


堂本刚猛地睁开了双眼。


只见四周灯光昏暗,他依旧身处法拉利的副驾驶座位上。车窗外一片漆黑,身边的男人听见了他的动静则转过头来道:“哟,你醒了啊。”


“我们这是在哪儿?”堂本刚的困意还没有完全消除,茫然地睁着大眼睛朝着男人傻傻地问了一句。


“横滨。”男人语气随意道。


“横滨?!”堂本刚这下瞬间清醒了,诈尸般地坐直了身子,“我们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东京了?!”


“从东京过来不过三十分钟,而你已经在车上睡了三个小时。”男人的声音中似是带了几分揶揄,“睡颜超绝可爱哦,つ、よ、し、桑。”


自己的名字被分成了三个音节从男人的嘴里用调戏的语气念出,堂本刚只觉瞬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却见男人不在意地打开车门下了车,趁着堂本刚炸毛前又绕到了他那边将他也一起拖了下来,“下车吧。”


“喂我说你啊……阿嚏!”本想好好斥责一下这个不懂礼貌自说自话的男人,却被室外的冷风吹得一个激灵,想好的话语也瞬间被喷嚏打断。堂本刚不由皱了皱眉,下意识地就想钻回有暖气的跑车里。


“诶你可别回去啊,回去了可就看不到了。”男人急急忙忙三步两步上来关上了车门,靠着车子将他锁定在了跑车和臂弯之间,“跑那么多路过来你可不想错过吧?”


“看什么啊?”堂本刚皱了皱眉,他也是有些恼了,这个神经病男人凭什么一言不合就三更半夜把他拖到横滨来吹冷风?难道因为长得好看又是土豪就可以这么任性吗?


“日出啊。”男人的语气显得分外理所当然。


堂本刚一愣。


咸腥清冷的空气钻进鼻腔,他这才发现天色已经微微亮了起来。黛青色的天空泛着鱼肚白,使他终于看清了他们停靠着地方。


那是一块港口的空地,而对着他们的正是铅灰色的大海。渔船和货船鸣着汽笛,伴随着充满烟火气息的指挥吆喝声,开始了忙碌的清晨。远方海天交接蓝灰色的地平线上被撕裂了一个小口子,缕缕阳光从那里撒漏出来,铺洒在海面上变成金色的鱼尾,窜动着光芒。


这座城市正慢慢苏醒,迎接着他们新年里的第一天。


男人见堂本刚怔怔地看着海面出神也缓缓放送了手臂的禁锢,陪着他一起走到海边轻声问道:“好看么?”


堂本刚盯着水平线沉默不语,良久才转过头看向男人,问出的话却是风马牛不相及:“你经常做这种事么?”


“诶?”男人被他突兀的问题问得一愣,没有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


“在舞会上随意地拐走一个人,还带他开着跑车来海边看日出。”堂本刚指指海港道。


男人显然有些哭笑不得:“哪儿能啊!不瞒你说,我这跑车副驾驶还是第一次载人呢。”


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这款法拉利最多就出了半年……堂本刚内心吐槽道,却听男人又问道:“不过我说真的,你要不就跟着我一起去旅游吧?”


“哈?!”堂本刚觉得这男人才正常了一会儿脑子又秀逗了,特意又着重语气问了一遍,“我们俩,去旅游?!”


“对啊,就当是……去度假么。”男人十分随性地揉了揉头发,”你看工作了一年也很累了,难道不想跑到世外桃源去,给自己一个假期么?”


堂本刚看着男人被海风吹乱柔软的发丝,突然就觉得自己对这个提议有那么一点点动心。


你看,抛开无聊的工作,琐碎的日常,和一个完全不认识自己不知道自己过去的人去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是不是听上去很赞?


然而。


“对不起啊,”堂本刚有些抱歉地挠挠头道,”我应该请不出那么多假期吧。”


“哦这样。”男人却似了然地点了点头,掏出手机打了几个字,又将手机揣回口袋里抬起头道,“好了,现在可以了。”


“???????”堂本刚一脸懵逼. jpg地看着他。


“我已经发邮件给你们上司帮你请好了,两个星期的假期。”男人说着拿起手机对他晃了晃,笑得像只一脸得意的狐狸。


“等等…………”堂本刚终于意识过来事情有些不对了,眼前的男人可以直接对他的直系上司下指令,那说明什么?


“你到底是谁?!”


男人听见他的质问,有些惊讶的挑了挑眉。


“我说堂本刚先生,你平时都不上公司内部官网的嘛?”


他勾着嘴角,逆着光慢慢走到堂本刚的身边。身后,新年的第一抹阳光终是完全撕裂了天边整个裂口,倾洒出来照亮了整个海面。


“光一,我叫堂本光一。”


------------------TBC-------------------

评论(4)

热度(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