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鱼的鞘

一条咸鱼

【KK】一生仅一次的爱情__08


种田文

两小无猜 校园纯爱

从幼驯染开始的恋爱养成

文末有糖

---------------------------------------------


第八章、


堂本刚是奈良的小少爷。


既然是小少爷,那么他接受的,必定也是最精英的教育。


所谓精英教育便是要将他培养成一位出色的绅士;而所谓绅士便是绝对不能对女孩子无礼,更不能拒绝女孩子们的请求。


“所以你就答应了神田沙耶加?”长濑智也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嗯,是啊。”刚精神有点蔫蔫的,穿着小恶龙的戏服趴在后台的凳子上无精打采道。


长濑智也看看无精打采的刚,又看看舞台上正在排戏的光一,不由发自内心感慨道:“你真是个Baga。”


“嗯,我也这么想。”小恶龙深以为然地点点头,一张小脸不由自主地皱成了一团。


排练已经快过了一个月了,剧情也渐渐成型。依旧最老套的那个故事,王子打败了巫婆和恶龙,用真爱之吻唤醒了受诅咒而沉睡的公主。


光一其实并不会演戏,台词也只是背书一般没有声调地念出来罢了。可他这冷冰冰的面瘫样子却完美符合王子的人设,惹得戏剧社的小姑娘对他越发花痴。


当然,谁都没有采取什么进一步的行动。因为故事书里不都写了吗?王子是只会和公主在一起的。


小姑娘们羡慕地看着站在光一身边Cp感爆棚的神田,也不知道是谁突然感叹了一句:“果然只有沙耶加酱站在光一君旁边,才会显得那么般配呢。”


其实这本来只不过是一句无心之言,众人也一笑了之;结果第二天流言飞满了整个校园,竟演变成了光一和神田正在交往约会中。


神田本来就怀了点小女孩的心思,被别人问起只是红着脸态度暧昧地不说话;而光一则后知后觉地对此一无所知,其他人更是没胆子去直接问他。一时间当事人都保持沉默,竟没有人出来澄清这桩荒唐的八卦。


刚每每想到这里都恨不得穿越回一个月前,然后狠狠地给当时的自己敲两个爆栗:让你嘴贱,随便什么都答应人家!


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反感光一和别人交往,哪怕只是流言也不行。


明明站在光一身边最般配的人应该是自己啊,怎么可以是其他人呢?


小恶龙耷拉下了尾巴,在后台角落里显得更加落寞可怜了。


或许王子真的就应该和公主在一起,而恶龙,不过是他们幸福路上轻易就能被踢掉的小绊脚石吧?


长濑智也见他这幅模样不由摸了摸他头上两个装饰用的小犄角,叹气道:“你也不要太伤心了,光一那家伙迟早要找个女朋友的不是么?”


在长濑眼里,刚明显就是把光一当做家人或哥哥一般来依赖了。光一是学校里唯一和他同样来自近畿的关西人,又曾经陪着刚度过了最黑暗无助的几个小时,刚自然而然会把光一当做撒娇的对象。


他也隐隐知道刚的家里情况,父母似乎都特别繁忙,无暇照顾他的生活起居。在这样的情况下,刚不想失去唯一一个会关心他保护他的人也合乎情理。


刚却没有回答长濑的话。


他知道自己有些过分依赖光一,可他又有什么办法呢?光一会小心翼翼地保护自己,光一会无微不至地照顾自己的感受,光一会包容自己所有无理取闹的撒娇。除了福田爷爷,光一是家人以外对自己最好的人了。


可如果光一真的有了女朋友之后,是不是就不会对自己那么好了?


光一会和他的女朋友去逛街;会帮他的女朋友排队买鲷鱼烧;还会把不爱吃的红豆馅给他女朋友吃。所有这些原本只属于刚一个人的事情,都会变成另外一个人独享的特权。


刚一面想着一面怔怔看着台上和沙耶加对戏的光一,突然就感到又是难过又是不甘,手中无意识地攥紧了戏服的布料。


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这种情绪叫做嫉妒。




“睡美人”的故事终于顺利排到了最后一幕,却偏偏在这时遇到了瓶颈。


本来依照剧本的安排,光一所扮演的王子只要打败了刚饰演的恶龙,再吻醒昏睡中的公主,那整出剧就能皆大欢喜地结束了。可光一不知怎么就是进入不了状态,排了好几天依旧一无进展,急得导演妹子直跳脚。


“他是恶龙!懂不懂?邪恶的巫婆手下的恶龙!”导演姑娘把剧本拿在手里拍的“啪啪”响,恨铁不成钢地道,“这可是你最大的敌人啊!拜托你打他的时候走点心好不好?”


“哦……”光一手中提着道具剑,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对不起,我下次会注意的。”


“可你每次都是这么说的啊!”导演妹子却对他的态度依旧不满,大声地吼道,“结果呢?连公主看上去都比你有力气!”


“噗。”长濑坐在台下看他们的彩排,一个没忍住笑喷了出来。


“无关人士请出去。”导演妹子黑着一张脸,转向长濑指着门口冷冰冰道。


长濑智也毫不在意地挺了挺身子,意思是我比你大只那么多你能拿我怎么办?


导演妹子脸色一下子就变得十分难看,却还真拿他没办法,只得转过身来,不耐烦地道:“好了好了,这里先跳过,排下一幕下一幕!”


“好!”


演员开始重新变换走位,光一走过刚身边时却被后者拉住了衣角。


“Tsuyoshi?”光一有些惊讶地看着他。


“讷,Koichi。”刚的声音轻轻的,带着他听不懂的情绪,“你为什么不听导演的话,好好和我打一架,再把我杀死啊?”


光一愣愣地看着刚。


什么吗,答案难道不是很明显吗?自己平日里可是对他连重话都舍不得说一句,现在又怎么可能下得了手?


可爱的恶龙先生,您怎么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想不明白呢?


“我…………”


光一正想开口,却见导演姑娘风风火火跑了过来,急急问道:“沙耶加呢?你们谁看到她了?”


“诶?”光一和刚不由面面相觑,这大小姐居然又玩儿失踪了?


“好像去厕所了,说是肚子难受。”后台有小姑娘回答她。


“怎么这种时候又出幺蛾子!”导演姑娘听了不由微愠,挥舞着台本道,“我们只有十分钟不到的时间了啊!”


“她好像是,额,痛经。”那小姑娘在光一和刚面前说这个不由脸一红,“要缓一会儿才能过来。”


“再等她就来不及了。”导演不由皱眉,时间已经不多了,可女主角缺席要怎么排?她眉头不由锁得更紧,无意间却瞥见了光一身边的刚。


“刚,拜托你了!”导演姑娘忽地便灵机一动,不容分说地拖过刚就往舞台中央走去。


“诶?”刚被她拉着袖口,一时没能反应过来。


“麻烦你这场先顶一顶了。”导演姑娘拖着他一面向前走一面飞快地解释道,“只要全程躺在那里装睡就好,没有任何台词,特别简单。”


“可是……”刚被她扔在由两个桌子拼成的“床”上坐下,想要反驳什么,抬头却一眼看见了导演姑娘一脸杀气腾腾的表情。


怖い!刚不由打了个寒颤,明智地选择乖乖地在桌子上躺下,余光却瞥见光一正向他走来。


他忽然就有些紧张,心一下一下地鼓动着,好像就要跳出胸膛。


光一……会来吻他吗?


刚有些出神地想着,却很快自嘲着把这个念头赶出了脑海。


嘛嘛,本来就不过是彩排而已,连正式演出也仅仅是借位,光一又怎么会和临时救场的自己假戏真做呢?就算光一真的要占便宜,也应该是去吻神田沙耶加才对吧?


以及话说回来,自己到底为什么要期待光一的吻啊?


各种不着边际地念头在刚脑内划过,光一却已经站到了桌子前。刚立刻闭上了眼睛挺直身体不再胡思乱想,认认真真演起了“躺尸”的公主。


“哇,世界上居然有这么美丽的公主。”


光一一本正经念台词的声音从头顶上方传来,瞬间逗得刚差点破功。喂喂,这台词写得太肉麻了些吧?亏得光一能看着身穿小恶龙戏服的自己把它说出来不还笑场。


啊不过自己现在闭着眼睛看不见,说不定光一其实也憋笑憋得很辛苦呢?


刚忍笑等着接下来的剧情发展,哪知光一却迟迟没有再说话。


嗯?难道是忘词了?


刚内心不由猜测道,可是导演却并没有跑出来喊“Cut"。


而四周也一片安静,就好像所有人都同时屏住了呼吸。


刚不由疑惑了,歪着头回想了一下接下来的剧情发展,却感觉眼前蓦然一暗。


诶,诶?!


刚一时怔住,却感觉那片黑影又凑得更近了些。


等等,这,这是…………


他尚未能反应过来,嘴唇上忽然就多了几分奇异的触感。


温暖的,湿润的,柔软的,清甜的。


就好像是五月碧蓝天空中悠然飘过的白色航迹云,又好像是春天微雨落下后清香四溢的浅绿色草坪。


“!!!!”


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脑海中炸裂,刚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


“亲,亲上了…………”


“我,我的妈呀……”


女孩子们“Kya Kya”的尖叫声和长濑的男高音混杂在一起传来,却遥远得像是另一个世界。一切都是那么的虚幻,只有唇上的触感如此真实。


刚就是再迟钝也知道那是什么了。


那是一枚吻。


光一的初吻。


而他之前还在纠结的那些纷乱心思,现下忽地就全部明白了。


为什么看到光一和其他女生演相手役会心烦。为什么不希望光一和其他女生谈恋爱。


一切犹如醍醐灌顶,明镜般清澈。


什么朋友什么哥哥什么依赖,通通都见鬼去吧。


他早就喜欢上光一了。


-----------------TBC----------------


91年初遇 94年初吻

完全符合现实 没有一点毛病




评论(7)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