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鱼的鞘

一条咸鱼

【SK/KK】吾家有儿初长成__16


律师小大&KK养子Nino

消失那么久果咩!

前一阵子突然对自己原来写的大纲十分不满意,于是几乎全部推翻重改了

从头看了一遍自己的文发现果然是写的要多OOC就有多OOC 米娜桑能够不嫌弃看到现在真心非常感动 来LOFTER最开心的事就是能遇见各位自家的gn 也谢谢大家一直那么支持 每次更新后能在评论区看到你们的消息心里都觉得暖暖哒

不出意外差不多十八章就要完结了 作为我写的第一篇没有坑掉的长文也觉得有些不舍得呢

最后作为补偿,本章有喜闻乐见的……咳

------------------------------------------


第十六章、


堂本刚的车内,二宫和也死死咬着牙不让自己哽咽出声,脸上却早已是水渍一片。


堂本光一早就在和大野智开始交谈时拨通了堂本刚的电话,而堂本刚接起后立刻打开了手机的免提。于是大野智的声音便透过手机的扬声器清晰地传入他们的耳中,每一句都听得清清楚楚。


二宫和也听着大野智的内心剖白,一字一句都像是重重地打在他的心上,让他又是酸涩又是幸福。细腻敏感如他其实并不是没有发现大野智总是对“一辈子”这个话题避而不谈,一个人的时候也难免会胡思乱想,想着大野智是不是因为自己年轻好看才会和自己在一起,所以才会不希望他长大。


可如今大野智的一番话却是把他所有的念头推翻。


——并不是因为你长大了所以不再喜欢你,而是因为等你长大了,我就老了。


堂本刚看着还倔强地忍着抽泣的二宫和也,不可察觉地叹了一口气。


同是过来人他怎么会不理解二宫和也的心情,之前之所以会反对也只是害怕二宫和也会受伤罢了。可是现在看来,大野智应该是个可以放心托付的人吧?


堂本刚不奢求他们能像自己一样幸运,遇到那个对的人就可以一起走一辈子,却也希望能至少给他们这样一个机会。


“所以请您让我陪他再走一段路吧,拜托了。”


“啪——”


电话到这里突然被挂断,大野智的声音一下子消失了,车里瞬间又恢复了寂静。


二宫和也不由一颤,急急抬起头看向堂本刚,眼神里带上了几分哀求的意味。


堂本刚无辜地摇了摇手机:“是你老爸把电话挂了,我也没办法啊。”


二宫和也闻言不由死死地咬住了下唇,内心对堂本光一产生了一点小小的怨念。为什么,为什么偏偏不让自己听见那个最让他在意的回答呢?


“你刚才也都听到了。”堂本刚把着方向盘淡淡问道,“即便这样还是想和他走下去试试看么?”


二宫和也顿了顿,沙哑地开口:“我其实不知道未来会怎样,也没有想过什么一辈子。我只知道我现在喜欢他,喜欢得不得了。不管以后会如何,至少这段路我希望身边的人是他。”


堂本刚静静看着说着这番话的二宫和也,内心不由又是骄傲又是心酸。他隐隐感觉这段感情似乎让二宫和也一夜之间长大了许多,或许不久之后就不再需要自己和光一的庇护,可以肆意地去拥抱属于自己的人生了。


“那就加油咯。”堂本刚于是转向了反光镜,看似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


“诶?”二宫和也先是有些呆呆地看着他,随即渐渐反应过来,眼中不由泛起一股子狂喜。


“爹地!”他惊喜地叫了出来,眼睛亮得仿佛里面有整片星空。


堂本刚没有再说话,只是嘴角微微上扬地看向了车窗外。


讷光一,你所给的回答,肯定也和我一样吧?





堂本光一那天回来后果然没有多说什么,虽说依旧顶着一张低气压的讨债脸,可二宫和也知道他既是不再反对便就是默认了。


二宫和也瞬间轻松了许多。被家人认可后这段恋情终于不用再被藏着掖着,而是堂堂正正,正大光明的了。他甚至还更有信心了一点,仿佛未来也不再是那么遥不可及的事。


不过堂本光一依然有着自己的底线,始终没有允许同居。为了保证二宫和也回家他还刻意提早了下班的时间,每天都亲自去接他放学。这么做的副作用便是二宫的系里竟然传出了“二宫和也被神秘法拉利富商包养“这样不靠谱的传闻,让二宫对东大学生们的脑洞和八卦能力又是佩服又是无奈。


他根本就不在乎这些流言,唯一在意的便是他和大野智相处的时间因此骤然少了许多。他平日里课业繁忙,周末以外的日子能与大野智见面的机会少之又少,只能每天入睡前与他打语音通话,零零碎碎地说着一些无聊的琐事和幼稚的小情话。


“和也我已经快一个礼拜没见过你了。”电话那头大野智的声音有些不满也有些委屈,听上去竟有几分撒娇的意味。


二宫和也在床上找了个更舒服的位置躺好,懒洋洋地笑着道:“要求不要太高么大叔,至少你现在有个名分了哟。”


“那你是不是也应该改口了?”大野智立刻问他道。


“诶?”二宫和也一时没明白他什么意思。


大野智的声音里不知觉地带上了几分笑意:“叫老公。”


!!


二宫和也的脸一下子烧得通红,一个手抖差点把手机砸到自己的脸上。


“和也,和也?”大野智见他不说话不由叫了两声。本来他也只是想开个玩笑而已,电话那头却迟迟没有声音。


他不禁有些慌乱,自己不会是真的是惹恋人生气了吧?


“对不起和也,其实我只是…………”


“老,老公。”


细弱蚊蝇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紧接着便是“啪”地一声,电话被对方匆忙地挂断了。


大野智愣住了。


他盯着“通话结束”的提示看了半天,随即有些无奈地勾起了嘴角。


牙白,只是这种程度自己的身体就已经有反应了,那以后要他怎么忍啊…………





二宫和也后来始终没有和大野智说过自己听见了他和堂本光一的那番对话。他理解大野智的担心和悲观,而自己现下也的确无法给他任何保证。他们能做的大概只能是顺其自然地走下去,直到有一天可以彻底地将心结解开。


就这样过了一阵,待空气中已能嗅到几分冬天的味道的时候,大野智的生日到了。


堂本夫夫终是开了门禁,破例允许二宫和也去大野智那里过夜。于是二宫来到了大野家,将上次没能吃到的豆乳锅又做了一遍,两人就着暖暖的清酒将一锅食材吃了个精光。


吃完饭大野智被二宫和也指挥着去刷碗。大野智懵懵懂懂地走进了厨房,无意间瞥见正在沙发上打着游戏机的二宫和也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自己应该是寿星才对吧?


“讷和也,我的礼物呢?”他洗净手上的泡沫走到二宫和也身旁坐下,歪过头有些疑惑地问道。


“刚才你不是吃过豆乳锅了么。”二宫和也盯着游戏机屏幕面无表情地回答着,耳朵却不知为何有些红。


“哈?”大野智不由有些失望,情绪低落道,“好歹也是我二十代的最后一个生日,就只有一个豆乳锅啊……”


二宫和也咬了咬牙,忽地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一把扔掉了游戏机。


大野智尚不理解他的举动,却见下一秒二宫和也一个翻身,直接跨坐在了他的身上.


“和也你……”大野智的脑子瞬间当机了。他呆呆地看着坐在自己身上的二宫和也,浑身的血液似乎都涌到了下身某个不可描述的地方。


二宫和也眼神倔倔的,语气似是毫不在意,可那红得仿佛云霞般的双颊却出卖了他的内心。


“还有一个我,你要不要?”



子博


密码提示:两人限定组合英语名称字母缩写四位+Nino生日四位+Leader生日四位 


一共十二位 全部小写 


食用愉快


------------TBC-------------


评论(47)

热度(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