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鱼的鞘

一条咸鱼

【KK】一生仅一次的爱情__05

青梅竹马 校园纯爱

幼驯染的从小养成故事

-------------------------------------------------

第五章、


“扣酱,一起回家吗?”


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声响起,同学们纷纷收起了桌板上的东西开始整理书包。长濑智也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隔了老远对着光一挥了挥手,大声问道。


“不了,我还要去等刚。”光一背起书包摆好了凳子,头也不回地道。


“啊啦啊啦,那今天我也一起去吧。”长濑智也说着三步两步走到了他身边一把勾住他的脖子,光一被他整个人这样扑上来几乎站都站不稳,踉跄了几下才不至于摔倒。


“你真是……”光一对好友这种大型犬般的举动实在无奈,可自己细胳膊细腿的根本没啥反抗力,只得放任他勾着自己一路走到了体育馆。


体育馆内还有不少人,大多都是篮球队的队员正在进行放学后的集体训练。刚穿着球衣混在队员里面,看见他们立刻兴奋地朝他们跑了过来:“Tomoya Baby!”


长濑智也原本十分讨厌这个不只是谁给他起的称呼,但是刚仿佛天生就有种做什么都能被原谅的魅力,这名字被他叫起来竟一点也不让人反感,让长濑依旧笑得咧开了嘴:“Yo, Tsuyoshi!”


“诶,光一你也在啊?”刚跑进了才像是终于注意到了光一,装作惊讶道。


“喂……”光一见他一脸小恶魔般的笑容就知道他是在变相地揶揄自己矮,内心又是不甘又是憋屈。拜托,谁站在这种大型犬旁边都会显得很小只的吧?


“训练还要多久啊?我们等你。”长濑智也看着刚大大咧咧道。


“还要四十五分钟呢……”刚有些不好意思道,“要不你们先回去?”


“没事,不一直这么等的么?”光一无所谓道,紧接着从包里拿出一瓶白水,“诺,给你的。”


“我自己有带运动饮料啦……”刚接过水吐了吐舌头小声道。


光一皱了皱眉:“别喝那个,那里面全是糖。”


“你真是很烦诶,哦桑。”刚噘嘴抱怨道,却还是乖乖拧开盖子喝了一口。


光一的表情柔软了下来:“擦汗毛巾什么都带了吗?还有没有缺的东西?”


“我想吃校门口那家人气鲷鱼烧!”刚脸上挂着细细的汗珠,一双眼睛亮晶晶道。


长濑刚想说那家店排队好长的这个点去的话的要排四十几分钟呢,却听光一道:“嗯好,等我买回来你正好训练结束吃。”


等等,这货是堂本光一?!真的不是Tsuyoshi老妈的灵魂夺取了他的身体吗?!


长濑简直目瞪口呆,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平日里他们严肃刻板的学生会副会长小狗腿一般跑去买鲷鱼烧去了。


四十五分钟后,堂本刚结束了训练,幸福地捧着依旧热腾腾的鲷鱼烧小口小口地咬着,待三个人走到自行车棚的时候一个鲷鱼烧已经下了肚。


“扣酱你既然都排队了怎么不帮我也买一个?”长濑智也不由羡慕地抱怨道。


“和你画风不符。”堂本光一不客气地吐槽道,解开了自行车的锁链蹬了上去。


三个人并排骑在路上,刚似乎最近迷恋上了双脱手,时不时骑到他们前面去放开手练习着。


“Tsuyoshi你小心点。”光一一脸紧张地紧紧跟在他身后。自行车是他难得几项不上手的东西,一直以来都骑得歪歪扭扭的,却在看到刚离自己稍微远了一点点之后就立刻一生悬命地追上去。


长濑智也跟在他们的身后,觉得自己内心有点凌乱。


他知道自从六年级发生那件事故之后光一便有些神经质般地紧张刚的安危,一直看着他不让他参加任何危险的事情,却没想到光一对刚的保护已经寸步不离到了这种地步。


丫这已经不是保护欲,是stalker了吧?!


到了分岔路口,长濑便要和光一分开了。


“明天见啊。”刚挥着手对他说再见。


“Tsuyoshi你家不是在这个方向么?”长濑智也指了指相反的方向不解道。


“我最近物理学得不好,就去光一家和他一起做作业顺便让他教教我。”刚露出了两个小虎牙,对着他笑嘻嘻道。


有些郁闷地目送着他们的背影消失在了拐角处,长濑智也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小小的撒鼻息,不由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这两人的关系……也好得太腻歪了些吧?!





堂本光一从小学毕业已经快三年了。


初中生活可以说和小学一样,顺风顺水轻松升级。连学生会副会长也只是说了一句“我想当”,老师同学便双手托着把这个职位送到了自己的跟前。


这样的生活不免有些无聊,直到一年前刚也进了这所学校。看见自己的身后又多了那个小跟屁虫的影子,光一不由感叹这才是校园生活应该有的样子。


“你看,光的折射原理其实很好解释,就像这样……”堂本光一的坐在书桌前,耐心地化着书上的重点解释道。


刚却渐渐没了听他讲的心思,坐在光一的床上无聊地晃动着白白的两截小腿,盯着空白的墙上发呆。那里本来是F1的车神塞纳的海报,然而前一阵子塞纳出了事故去世后光一就把海报撤下来了。


说起来光一很多兴趣其实刚都不能理解,比如说F1,又比如说物理,感性如他完全无法明白这种东西到底有趣在哪里。


可莫名的这两年里他们就成了彼此最亲密的朋友。明明是两个完全相反的人啊,刚经常会这么想,可待在一起为何就那么融洽呢?


“听懂了吗?”光一讲完了知识点,回过头来问道。


“嗯嗯。”刚从神游太虚中回过神来,随意地敷衍了两声,跳下了床拿过角落里的吉他,“光一,我们来写歌吧!”


“诶?”光一对他跳脱的思维一时怔住了。


吉他本就是刚先开始学又逼着自己买的,光一几乎没有怎么动过。刚拨了几个和弦立刻发现它走调得厉害,不由一面调着琴弦一面不满道:“讷讷光一,我说你平时是不是都没怎么练习啊?”


“额,对不起……”被人抓了包,光一有些尴尬地抱歉道。


刚调好了弦拨了一个C大调满意地点点头,又看向光一道:“拜托你能不能上点心啊?!等你也学好了吉他我们就能组一个组合一起出道了哦!”


“出道?”光一一愣,这家伙的小脑瓜里每天都在想些什么啊?


“对啊,我们可以一起写歌一起唱!到时候我们站在武道馆的台上,一人一把吉他多帅气!”刚兴奋地红着一张小脸,说着在光一的床上站了起来,“Hey!米娜桑!We are the KANZAI BOYA!”


“关西小子?”堂本光一哭笑不得,忍不住吐槽道,“我们的组合就叫这种名字?”


“难道你有什么更好的想法么?”刚高高抬着头,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嘛,KinKi Kids?”光一想了想,挠挠头道。


“切,也没好到哪里去么。”


“至少范围更加精确点啊……”


两人进行着没有营养的对话,Tsuyoshi有一下没一下地拨着吉他,唱着即兴地编着歌词。


“辛苦了啊,光一先生哟……”


“辛苦了啊,刚先生哟……”


“辛苦了啊,光一的屁股哟……”


“辛苦了啊,光一的奇酷比哟……”


“哦,耶,耶,独奏又是我哟……”


歌词的走向渐渐变得越来越奇怪,光一终于忍不住想要打断他,却见刚把吉他放了下来。


“居然已经要九点了啊。”刚看着墙上的钟,嘴里喃喃道。


光一听了也转头看向挂钟:“要回去了吗?”


“嗯,不然妈妈要担心了。”


“可是现在外面太黑了吧?你难道还要一个人回去?”光一看了眼窗外皱眉道。


刚无所谓地耸耸肩:“没事,我可以让司机来接我的。”


怎么就忘了这货是个小少爷……光一在内心不由暗暗吐槽自己,嘴却动得比脑子还快:”要不你今晚就住我这里吧?”


“诶?”刚停止了拨弦,抬起眼睛看向他。


“反正明天是周末,住一晚上也没什么的吧?我妈又那么喜欢你。”光一语气十分自然地说了下去,“我这里洗漱用品都有多余的一套,衣服尺码我们也差不多,都挺方便的。”


“诶真的吗?”刚的眼睛立刻就亮了。因为家庭过于特殊的原因,从小到大就没有同学或朋友在他家里留宿过,可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又怎么会对住在好朋友的家里不憧憬。


”Tsuyoshi要住下来吗?”上楼来给两人送水果的光一妈妈堂本喜代子正好听到了两人的对话,不由笑着道,“我和他姐姐可是都很欢迎你的哦。”


“嗯好,那我马上去和我妈妈打电话说一声。”刚听后立刻兴奋地点点头,蹭蹭蹭地跑下楼打电话去了。


堂本喜代子放下水果看着刚跑下楼的背影,笑得眉开眼笑:“哟呵,真是好可爱的孩子呢。”


“卡桑……”堂本光一有些无奈地叫了一声,到底谁是你亲生儿子啊?


“干嘛?”堂本喜代子毫不理会自家儿子语气里的酸意,碎碎念道,“你看看人家,生得可爱嘴又甜,多讨人喜欢啊?再看看你自己,一天到晚板着个脸,装成一本正经的小大人,连偶尔示个弱撒个娇都不肯。”


“那你去当他妈妈算了。”堂本光一没好气道。


“我还想呢!”堂本喜代子轻轻拍了一下他的头,随即又感慨道,“像Tsuyoshi这种好孩子现在真是不多见啊,模样好性格好家境好,关键是一点都不骄矜。唉,如果他是个女孩子的话我真想给你讨来做新娘子。”


堂本光一正在往嘴里塞一块苹果,听到这句话差点被一口噎住。


“咳咳咳……老妈你说啥?!”他一面拍着自己的胸口顺气,一面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向自家老妈道。


堂本喜代子无辜地挑了挑眉。


“光一,你怎么啦?”刚打完电话走了上来,正好看到这一幕不由惊讶道,“不是吧你,吃个苹果都能呛到?”


光一看着眼前的刚,不知怎么脑子里忽然就浮现出了刚留着长头发穿着婚纱的样子,还笑得甜甜地冲他叫:“お旦那様~~~~”


“咳咳咳咳咳咳!!!”


于是堂本光一再一次成功地被自己的口水呛得满脸通红。


刚看得莫名其妙,自己走到卫生间里洗漱去了。


光一把自己重重摔在了床上,脸埋在枕头里深深吸了一口气。


丫的,脑洞太大tm是病得治啊!


------------------TBC------------------

说了基本都是碎碎念

写着萌萌哒tsuyoshi感觉自己也萌萌哒起来了呢【快去吃药

Tsuyoshi的即兴创作请参考5x9=63

最后看文时请大家自行代入下图小豆丁






评论(14)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