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鱼的鞘

一条咸鱼

【KK】一生仅一次的爱情__03

校园纯爱两小无猜

从小豆丁开始的一路养成

---------------------------------------------------------

第三章、


六年级和五年级其实很少会有什么交集,可堂本光一却很快又见到了堂本刚。


那天光一难得睡过了头,迷迷糊糊醒来时离上课竟然已经不到半个小时。看清时间的那一刻他几乎是诈尸一般地从床上跳了起来,简单洗漱后急急拉过校服就往门外冲。


也亏得他参加过田径训练,平日里从家到学校要走四十分钟的路居然被他在二十五分钟内堪堪赶到了。


虽说总算是没有迟到被记过,然而早上出门太过匆忙的后果便是来不及吃早饭。已经快十几个小时没进食的堂本光一被饿得头晕眼花,饥肠辘辘地忍过了上午的两节课,终是在大下课时忍不住随着下课大军一起冲去了学校里的小卖部。


好不容易凭着过硬的身体素质和灵巧的体态挤到了最前排,堂本光一虽说没什么经验却也是成功抢到了最后一个限量面包。他扒拉开依旧往前拥挤着的人群,撕开面包的包装狠狠咬了一口,面部表情却瞬间僵住了。


他愣了几秒再次展开面包的包装纸定睛一看,立刻就看到那上面写着四个大字:


红豆面包。


苍天哟!


堂本光一内心不由惨嚎一声,为什么今天的限定口味偏偏是他最苦手的甜食?!


下意识地就想把口内甜腻的红豆馅吐掉,可肚子却发出了抗议的“咕咕”声。堂本光一挣扎再三,最终还是如同吃药一般把那一口红豆面包勉强咽了下去。


所以要把它扔掉吗?可是浪费粮食也不好吧?何况自己那么饿,要不捏捏鼻子继续吃下去算了?


堂本光一纠结无比地看着手里被咬了一口的面包,却突然觉得身边有一道目光一直看着自己。


いえ,应该是自己手中的面包才对。


他不由往四周张望了一下,一下子就看到了站在不远处小小一只的堂本刚。


只见堂本刚正仰着一张小脸,晶亮的圆眼睛小动物般眨也不眨,直直盯着自己手中咬了一口的红豆面包。眼神中又是羡慕和嫉妒,就差没把“我想吃”三个字写在脸上了。


堂本光一犹豫了一下,试探性地把红豆面包递到了他面前:“要吃吗?”


堂本刚的眼睛瞬间一亮,却立刻矜持地端起架子道:“不用了。”


“………………”


堂本光一对这位奈良小少爷小小的自尊心不由感到好笑,脑中却是灵光一现想到一个绝妙的方法。


“讷讷,我不喜欢吃这个红豆馅,你帮我吃掉好不好?”堂本光一说道,接着又把面包往前递了一点。


堂本刚听了他的话一愣,眼中立刻闪过一丝动摇,却还是迟疑地没有接过。


堂本光一见他这样又扯下一点面包皮,对他道:“没事,外面的部分我来吃,你就吃里面的红豆吧。”


堂本刚看了眼他的神色,见他似乎真的是讨厌红豆馅也缓缓放下了心,终是拿过包装纸小小地吃了一口,然后立刻便捂着嘴小声说了一句:“うまい!”


堂本光一看着他逐渐变得大口大口的吃相不由飘飘忽忽地想为什么真的有人会喜欢吃这么甜到恶心发腻的东西呢?可是看着堂本刚吃东西时可爱又愉悦的表情,他内心也突然升起一股奇特的投喂小动物后的成就感。


两人就这么一口一口分食掉了一个面包,堂本光一吃了点面包皮根本就没有饱多少,堂本刚却是满足地吃完了红豆馅地舔了舔自己的嘴角。小学生心思本来单纯,刚见光一肯把红豆馅让给了自己早就把上次的不快忘了个精光,冲着他笑成了一个小白团子:“谢谢前辈。”


堂本光一心想哟呵这小学弟也太好收买了些吧?一个红豆面包居然就从“田中光一”升级到“前辈“了?


可他却也莫名心情大好,回教室的步伐都轻快了几分。


很久以后他才会知道那天其实是4月10号,刚的生日。那一年的刚离开故乡奈良来到了东京,父亲不在身边,母亲忧心着家里的事情无暇顾及,同班的同学更是对此一无所知。除了福田管家的一声祝贺,堂本刚十二岁生日时收到的唯一的“礼物”,便是那个来自堂本光一的,被咬了一口的,没有面包皮的红豆面包。





樱花的花季总是那么的短暂。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落樱便开始纷飞。空气中的水分越发湿润,连骄阳也逐渐变得越发灿烂。在夏天彻底到来之前,学校终是组织了新学年的第一次远足,来到了东京距离一个小时外的镰仓。


那是从江户时代遗留下来的海边小城,有着不同于东京宁静而缓慢的步调。城内有佛教文化流传下来的寺庙和神社,长谷寺里开着繁盛的绣球花。江之电车从海边驶过,带着来自太平洋的风的味道。


然而学生们都是些十一二岁的男孩子,根本就对这些历史文化不感兴趣,也体会不到镰仓城的底蕴。他们一腔旺盛的精力无处发泄,加上长谷寺里游客又多,一个个更是憋得浑身烦躁。是以当老师终于宣布能自由活动时,所有人几乎是立刻便散了个精光。


堂本光一前一阵子有些感冒,身体才好转没多久,于是便没有和他们一起去疯玩。他在四处无聊地转了转,想随便找个地方休息一会儿,路过一处假山石时却听见里面传来了学生的声音。


”喂,胆小鬼,你到底去不去?”有男生压低了嗓子在说话。


堂本光一没当一回事儿,继续往前走。


“我,我才不是胆小鬼!”熟悉的声音从假山石后响起,堂本光一立刻停住了脚步。


那声音是……刚?!


“不是胆小鬼就证明给我们看啊,你到底敢不敢和我们一起去弁天窟?”男生的声音里带上了几分不耐。


弁天窟?那个景点不是被禁止入内了吗?


堂本光一脑中瞬间闪过诸多念头,不大好的预感涌了上来,想也没想就绕到假山石后,一眼就看见了站在角落里的堂本刚。


“光,光一?”刚有阵子没看见他了,一时看到他不禁有些惊讶,一双眼睛不知所措地看着他。


堂本刚边上还有两个男生,见有人来先是吓了一跳,看清堂本光一身上的校服后便松了一口气,语气警戒道:“你是谁?来这里干什么?”


”你们要去弁天窟?”堂本光一一步一步朝他们走近,皱眉问道。


“怎么,试胆而已,你难道要去告诉老师?”男生看他的眼神中带了几分不屑,“不想和我们一起去的话,最好不要多管闲事。”


“我……”堂本光一见被人威胁气压也低了下来,眼神瞬间变冷,却瞥见了刚看向他的上目线。


有些担忧,有些哀求,又有些楚楚可怜。


堂本光一心下不由默默叹了一口气。


得,依着这奈良小少爷的脾性定是不愿意别人看轻了他;而自己如果暗搓搓去向老师打小报告的话,估计以后也不用在学校里混了。


飞速将现在的情况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堂本光一脑中已有了决断。他深吸一口气,开口沉声道:“行,我和你们一起去。”


两个男生一听他这么说先是一愣,随即立刻展开了笑容,有一个还跑上来拍了拍他的肩:“好样的,我们以后就是哥们儿了!”


堂本刚却明白光一是为了自己才决定要加入的,心下顿时十分歉疚。可此时他又不好再开口说不去,只得有些低落地默默跟在他们身后。


四人一行来到了弁天窟前,只见那门口已经拉了警戒线树了标牌,严禁游人的入内。那两个男生朝四周看了看,见没人注意一溜烟就进钻进了洞窟。


堂本刚兀自站在门口踌躇不前,却瞧见了洞内两个男生有些轻蔑的眼神,不由咬咬牙,也猫着腰走了进去。堂本光一眉头皱得更紧,却还是紧跟在刚的身后进了窟门。


弁天窟是一个小小的天然山洞,里面供奉着上百尊弁财天女的小雕像,平日里接受着游人们的供奉。可现在由于山体构造不稳定,有着塌方的隐患需要人工加固,景区便将游客拦在了外面。


“嘛嘛,一点都不可怕么。”两个男孩中的一个一面在洞内走着一面噘嘴嚷嚷道,“我还以为会有妖魔鬼怪什么的呢!”


“就是就是,这些警备线根本就是唬人的!”另一个男生也不屑道,甚至还站上了一块岩石跳了两下。


洞内光线昏暗,堂本刚其实心里还是有些怕的,此时见那男生的举动更是立刻出声阻止:“诶,你当心点!”


“当心什么?”那男孩高高仰着头,说着又故意跳了两下,“讷讷,刚真是胆小鬼~~”


堂本光一却眼尖看见他头顶的岩石块有些微微晃动,顿时想也不想地大喊道:”快跑!”


“诶?”


其余三人还没来得及反应,立刻便感到地面一震剧烈的晃动。


“啊!”堂本刚本来就绷着一根弦,事出突然不由更是慌乱,竟是一时没站稳跌倒在了地上。堂本光一连忙去扶他起来,却见另外两个男生已争先恐后地往洞口逃去。


“喂!等等我们!”堂本光一不由冲着他们大吼道,却见一块大石头不偏不倚在他面前坠落而下!


“咳咳咳!”堂本光一被大石激起的尘土呛到了好几口,好不容易扶着刚起来,却见那两男生已经冲出了洞口。


该死,刚才还说好的是哥们呢?


堂本光一不由在心里暗骂了一句,却也知道现在不是抬杠的时候。


“来,つよし我们走!”堂本光一拍了拍刚的肩膀当做是鼓励,拖着他就往门口跑。哪知又是一轮新的碎石落下,光一不得不拖着刚蹲了下来,两只手臂紧紧圈着他的身体将两人固定在同一个死角处躲避着不停坠落的石块。


不知过了多久,颤动终是停下,也不再有石头落下来。堂本光一放开了剛,刚相对他说几句安慰的话,却是瞬间愣住了。


洞内一时一片绝望的死寂。


“光,光一……”不知过了多久,堂本刚带着哭腔的声音在一片黑暗中传来,甚至可以感觉到他的身体在不可控地轻轻颤抖着,“对,对不起……”


堂本光一不由闭了闭眼,强迫着自己冷静。


理智早熟如他,面对眼前的处境也无可避免地慌乱了起来。


是的,他和堂本刚,被大石堵死在了这片黑暗中,出不去了。



-----------------------TBC------------------------



评论(7)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