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鱼的鞘

一条咸鱼

【KK】一生仅一次的爱情_01


来开个新坑  

吾家有儿初长成的前传 一个关于堂本夫夫如何相遇相知相爱的故事 

小清水文 校园纯爱 两小无猜 用的都是些大家知道的梗 所以可能挺无聊的

是独立的情节 所以没读过吾家也没关系哟

不过依旧默默指个路:

http://kellyhu513104.lofter.com/post/1e8f17d5_e077c28

----------------------------------------------------------------


堂本光一最近有些失落。


养了十二年的宝贝儿子终于成年迈入了大学生活,不仅平日住在宿舍里,甚至是周末也和男朋友在外面约会从不见个影。


家中骤然少了个人变得怪冷清的,偏生堂本刚这时又出差去了米兰时装周,诺大的公寓里便只剩堂本光一和Pan酱相依为命。


堂本光一自认也是个快要不惑之年的成熟男性,扭扭捏捏黏黏糊糊实在不像他的做派。可是每日下班回家看见空荡荡的屋子,没有人站在厨房里气冲冲地对他说“你怎么又晚回来了”,也没有人蜷在沙发上一面打电动一面抬头用小尖嗓对他说“PAPAお帰り”,堂本光一瞬间就感受到了无边的寂寞。


真是人老了啊,才这样过了几天就快受不了了。堂本光一有些自暴自弃地想着,每天便只是葛优瘫在沙发上看着手机上倒计时的软件过日子,散发着一股子浓浓的欧吉桑气息。


就这么过了两个礼拜,就在连Pan酱都快受不了他的低气压后,堂本、望夫石、光一、终于守得云开见雾散,堂本刚要从欧洲回来了!


堂本光一那个兴奋啊,激动啊,澎湃啊,他的亲亲宝贝儿好Tsuyo终于要回家了啊!他难得和公司高层打了招呼让他们代管一天,难掩期待地开着那辆骚包的法拉利亲自到机场接人去了。


法拉利一路风驰电掣到了机场,堂本光一美滋滋地来到了候机大厅,却瞬间傻眼了。


只见候机大厅的电子屏上,堂本刚的航班号后简单直白两个红色的大字:延误。


堂本光一强压下想要爆粗口的冲动对着那块显示屏看了一会儿, 却很快又抖擞了精神。


没事,他都等了两个礼拜了,还差这么几个小时么!


于是他又屁颠屁颠地跑到了机场里的咖啡厅里,买了杯咖啡找了个角落就坐了下来。


然而可能是因为这几天他没有睡好,也可能是因为机场无良的咖啡店太过黑心给他的咖啡太过寡淡,堂本光一坐了没多久就感觉有些昏昏欲睡。他挣扎了几下,却终是抵挡不住那股子倦意,竟就这样在咖啡店的桌子上睡着了。


这一睡他就做了个梦


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里兜兜转转光怪淋漓,走马灯一般的画面闪现着这三十年的时光,最终停在了他和堂本刚初遇的那一天。



第一章、


1991年,春。


东京都内。


”扣酱扣酱听说了吗?五年级今年也有个转学来的新生,和你一样姓堂本哦。”


新学期开学后的一个礼拜,六年纪的某个教室内,长濑智也撑在刚交没多久的新朋友的桌子上,颇有些兴奋兮兮道。


堂本光一正读着面前摊着的一本汽车杂志书,听了这话不免有些惊讶地抬起头。


堂本难道不是个冷门姓吗?


“你居然还不知道吗?”长濑智也一下子夸张地提高了声调,”全校可都在传他是不是你的弟弟诶!”


“…………”


喂喂,是谁规定姓一样就是兄弟了?


却见前桌的女生听了他的话转过头来眼神亮亮道:“我知道我知道,是不是那个奈良来的小少爷堂本刚?”


“对对对!”见有人理会自己长濑智也立刻又燃起了八卦之魂,激动地附和着又转头看向依旧专心读着杂志的堂本光一,“你看你看,他还和你一样都是关西转学来的,不会真是亲戚吧?”


拜托,虽然的确都来自近畿地区,可奈良的堂本和兵库的堂本真心一点关系也没有好不好?


堂本光一内心不停默默吐槽着长濑智也无聊的脑回路,朝他翻了个白眼,视线又重新回到了汽车杂志上。


长濑智也见他不理自己倒也全然不在意,转过头继续和那女生一起劲地讨论着:“诶诶不过也是哦,如果真是两兄弟的话怎么可能一点也不像,明明弟弟生得可爱得简直不像话,哥哥怎么就都不讨人喜欢呢……”


堂本光一嘴角抽了抽,终是忍受不住他的括噪“啪嗒”一下合上了书站了起来。


“扣,扣酱?”长濑智也愣愣地抬头看向突然站起来的堂本光一,莫名地看着他。


堂本光一看了看比自己高出一个头多的长濑智也,终是放弃了和他干一架的想法。


“咚!”他重新颓然地坐回椅子里,泄愤般地狠狠地又翻了一页书。


却还是被长濑智也方才闹得打断了思路,一个字也读不进去了。


心不在焉地转着笔,堂本光一视线瞟到了窗外的樱花树。


是叫堂本,刚啊……





堂本光一,1979年1月1日兵库出生,小学六年级时因为父亲公司职位升迁调动而全家搬来了东京。


虽说小学最后一年再加入新的班级总有些不大好融入,关西和关东也多多少少有些文化差异;然而由于堂本光一成绩优异,外表出众,开学虽然才一个礼拜竟就已经博得了班上大多数人的好感。


那个时候的堂本光一尚带着几分青涩稚嫩,是个看上去软软的男孩子。他还没有锻炼出那闻名遐迩的“死光”技能,也没有那股“生人勿进”的凛然气场,全然不似后来一个眼神就能镇得长濑智也彻底噤声。


褪下那些老师和家长给他加上的优秀的光环,十二岁的堂本光一也就仅仅是个稍微有些早熟,最普通不过的男生罢了。


他会开无聊的黄色笑话,会进行毫无意义的打闹,会把海报壁纸上穿水手服的小姐姐当做幻想对象,还会躲着老师的视线偷偷在橡皮上打苦手的科目的小抄。


当然,也会有着比成年人强烈得多的好奇心。


大下课的时候,堂本光一鬼使神差地逛去了五年级的楼层。


虽说方才表现得并不在意,可长濑那番话其实已经勾起了他的兴趣。堂本不是个常见的姓,全国也不过5000个人,能在学校里遇见还同样来自近畿,堂本光一或多或少有些好奇。


那个叫做堂本刚的男孩子,究竟是什么样的呢?


走廊上有认识他的老师和他打招呼:“光一君,你是来找你的弟弟吗?”


堂本光一脸上的笑僵了一僵。


所以说这谣言到底是流传到什么地步了啊?!


“老师不是这样子的,堂本刚他并不是我弟弟。”堂本光一勉强挂着笑否认着,可周围的学生们却一下子对他来了兴趣,围着他七嘴八舌道:


“你是刚君的哥哥吗?”


“你也是转学生吗?”


“刚君说你们的家乡奈良很美,是真的吗?”


堂本光一瞬间一个头两个大,耐心地向他们解释起来自己并不是堂本刚的哥哥。


可周围的人显然就没有听进去多少。


“刚君会说关西腔你也会吗?”


是个关西人都会好不好。


“我们怎么从来没有听刚君提起过你?”


因为他根本就不认识我啊亲!


“刚君去其他办公室送卷子了,并不在这一层哦。”


终于有人说出了堂本光一想问的事情。


“这样啊……”堂本光一听了不免有些小小的失落,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失落些什么。


学弟学妹们见他这样立刻又炸开了锅,叽叽喳喳地对他说刚君应该很快就回来了,他可以在这里再等等。


堂本光一看了眼时间,发现很快就要上课了,便摇了摇头。


反正也不是急着一时,同一个学校里之后总是能有机会能碰到的。


堂本光一摆脱了学弟学妹们,转身走上了楼梯。


却在转角处却和一个人擦肩而过。


那人似乎快要迟到了,走得很急,全然没注意到校裤的口袋内飘出一张糖纸落在地上。


“同学!”


堂本光一刚被委派为环境委员不久,正是新官上任最有责任感的时候,见到这一幕不由出声叫住了他。


那人停下了脚步,有些惊诧地转过头。


堂本光一一楞。


圆圆的脸蛋圆圆的眼睛,白暂的皮肤微微撅起的小嘴,还有无辜单纯的上目线。


堂本光一脑中瞬间冒出一个巨型的粉红色泡泡字体:


“萌え!!!!”


他这么呆呆地对着那人地看了一会儿,却被突然响起的课前预备铃一下子激得回过神来。


”咳咳咳同学,你知不知道随地乱扔垃圾是违反校规的?”堂本光一立刻假装咳嗽了几声掩饰了一下自己的失态,随即拉下脸道,“你哪个班的?叫什么名字?”


那人似乎这才看到自己脚下的糖纸,一张小脸瞬间皱成一团,带着几分不甘和委屈地撇了撇嘴。


堂本光一只觉心肝一颤,下一秒却听一个软软的声音不情不愿地响起。


“五年C班,堂本刚。”





“扣酱,你是碰到什么好事情了吗?”堂本光一回到教室后,长濑智也有些奇怪地问他。


“怎么了嘛?”堂本光一有些不明所以。


长濑智也指指他的脸:“扣酱,你一直在笑诶。”


“诶……真的吗?”堂本光一下意识地摸摸自己的脸,却触到了嘴角的弧度。


先是一愣,随即那弧度便又更上扬了一些。


他心想长濑这次倒真是没有诳他。


那个堂本刚,真是生得可爱得不像话。



-----------------TBC------------------

今天上午被提醒后才想起是白色情人节

于是作为单身狗的我有些悲哀的发现所有这些浪漫的节日对我唯一来说的含义大概就是“要加更”“要提早更”“要坑番外”“要坑小甜饼”

hhhhhh冗谈冗谈

大家白色情人节快乐哦~~~~


评论(6)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