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鱼的鞘

一条咸鱼

【SK/KK】吾家有儿初长成__11

律师小大&KK养子Nino

终于回国啦!!

因为时差原因 更新时间可能会改变 以往是早上八九点 现在可能晚上八九点

当然你们也可以在评论里告诉我更喜欢哪个时间 少数服从多数~

一周尽量两到三更【自己都觉得自己勤快(喂

最后本章结尾有糖

------------------------------------------------------------

第十一章、


生田斗真没想到他会在东京看到他在富良野偶遇的那个男孩子,惊讶之余忽然想起自己上午恰好将那张照片印刷了出来带在身上,一时激动便抛下了二宫和也穿到了街对面想将照片送给他。


男孩见到他似乎也有些讶异,收了照片挑眉似想说些什么,却见电车已经来了。于是生田斗真依然没能知道对方的名字,有些失落地回到街对面时却被摔在地上哭得稀里哗啦的二宫和也吓了一大跳。


“Nino?大丈夫Nino?”生田斗真连忙冲过去将他扶回轮椅上,确认他没有再次受伤后急急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二宫和也抹了抹满脸眼泪,抽了抽鼻子小声道:“我没事。”


生田斗真见他哭成这样还嘴倔都快心疼死了,不由轻声哄道:”没事怎么会好端端地就从轮椅上摔下来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嗯?“


二宫和也还是不说话,只是啪嗒啪嗒地掉眼泪。


生田斗真叹了一口气,皱皱眉打开了LINE的群通话功能。


”もしもし?”


”もしもし?”


生田斗真看了眼还在哭着的二宫,沉声开口。


”爱拔酱,松润,现在有空来一趟吗?”





三个人把二宫和也送回了家,待二宫缓过来些后才从他三言两语的描述中勉强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虽然很想继续追究下去,可二宫和也大概是被晒久了有些轻微中暑,精神状态也十分低迷。众人不忍心打搅他也不愿再给他伤口上添刀子,哄着他睡着后便轻轻离开了他的卧室。


“都是我不好,是我怂恿Nino敞开心扉不再逃避的,哪知道会让他受这样的伤。”相叶雅纪站在楼梯口,低着头情绪低落道。


“怎么能怪你呢?谁知道Nino会遇人不淑,要怪也应该怪那个大野智!”松本润也处于低气压,眼神锋利得几乎能杀人。


生田斗真声音里充满了自责:“别说了,如果不是因为我突然走开,Nino就不会遇见大野智。你们知不知道当时我真心都块吓傻了,认识那么多年我从来就没有见过他哭成那个样子……”


“别说你们,我都没见过他哭得那么惨。小时候明明就算受了天大的委屈也能忍着眼泪不掉下里。”相叶雅纪一面说着一面把身子重重往墙上一靠,仰天叹气道,“你们说他究竟是有多喜欢那个大野智啊……”


其余二人听了心有戚戚焉,一时所有人都闷闷地没有说话。


“さあ、你们谁来向我解释一下?”


陌生的声音突然从身后响起,众人被吓得一个激灵,回头看清背后的人后瞬间出了一身冷汗。


只见堂本刚不知何时竟然已经回了家,正靠着大门甩着手上的钥匙微微眯着双眼看着他们。


“哪个活腻了的小子把我们家Kazu欺负了?”





“阿嚏!”大野智被海风吹得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却还是不愿放开鱼竿去揉一揉鼻子。


“我说!这风吹得我要冻死了!我们回港吧!”樱井翔在渔船的另一头向他喊道,他还穿着夏天的短袖就被大野智拐上了渔船,却没想到海上冷得像是两个季节。


“最后一条了啦,翔酱最好了~”大野智黏黏糊糊道,依旧拿着鱼竿不放手。


“我说你啊!”樱井翔踩着甲板走到他身边,恨铁不成钢地道,“就算要治疗情伤也不用突然抽风拉着我到这鸟不生毛的地方来钓鱼吧?”


大野智握着鱼竿的手颤了颤。


樱井翔无奈地叹了口气,慢慢踱步靠在他身边的栏杆上道:“你也快三十岁的人了,怎么还学人家高中生搞什么轰轰烈烈撕心裂肺呢?”


大野智沉默半响,开始收起了渔线:“你说的没错,所以我也很成熟地选择放手了。”


“你……”樱井翔一时语塞,随即朝天吼道,“你真以为你们现代罗密欧与朱丽叶啊!”


他忽然有些恼火地揪起大野智的衣领:“你以为现在还是封建社会吗?难道你还相信什么狗屁的父债子还?我看你根本就不是没有幸福的资格,而是你自己从来就没有去追求过幸福!”


“不是罗密欧与朱丽叶哦,翔酱。”大野智依旧平静地看着他的眼睛,“我们并没有相爱啊。”


樱井翔一愣,手瞬间便无力地放开了。


“这样也正好不是么。”大野智一面说着一面向船舱内走去,“我能趁早斩断这不靠谱的感情,去过一个二十八岁男人应该过的生活;而他既然不喜欢我也不会伤心,还不会再被我继续打扰。”


樱井翔沉默了一会儿,缓缓开口闻道:“那你有没有想过,万一他也喜欢你呢?”


大野智的背影一顿。


紧接着,没有什么温度的声音随着冰凉的海风传来。


“回港吧,翔酱。”





隔天轮到相叶雅纪带着二宫和也去晒太阳。


相叶雅纪仿佛做了什么亏心事,躲躲闪闪地不敢直视二宫和也的眼神。二宫和也倒是没放在心上,只是淡淡道:“爱拔酱,能带我去下大野智的律师事务所吗?”


“诶?”相叶雅纪愣住了,随即又惊又恼,”Nino你还嫌他伤你伤的不够吗?”


“有些话,我想当面和他说清楚。”二宫和也平静地说着,除了眼眶微微红肿全然看不出他昨天那般哭过,“算是清楚地给自己做个了断也好。”


“这……”相叶雅纪犹豫半响,终是不忍心拒绝自己竹马的乞求,带他来到了律师事务所的楼下。


”你就在这里等着我吧。”二宫和也对他道,见他一脸担忧不由笑了笑,“放心,我有分寸的。”


“Nino, 你记着不管发生什么我们都陪在你身边。”相叶雅纪前所未有地认真道。


二宫和也心下顿时暖暖的,“嗯”了一声进了电梯。


上了楼却被告知大野智并不在,可能要十分钟内才会回来。小助理隐隐知道他来头不小,特意将他领进了大野智的办公室里示意他等在那儿。


二宫和也难免有些坐立难安,不由打量起办公室的环境。只见这间屋子不像一般律师办公室严肃刻板,反倒十分轻松惬意,甚至还点缀几个像是自己做的艺术品在四周。


如此的反差,倒是很像这间办公室的主人。


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执意还要来见这里的主人一面,对着相叶雅纪说的是因为他不希望结束得这般不明不白,可内心深处却还因为他有一些小小的私心。


他还存有一丝侥幸。


大野智或许会回心转意的侥幸


这般胡思乱着,二宫和也随手拉开了一个抽屉,却一下子怔住了。


抽屉里,是一堆花花白白的纸。


而纸上画着的,正是他最熟悉不过的东西。


自己。


全部都是自己。


笑着的自己,生气的自己,沉思的自己,恶作剧后得意的自己,工作时的自己……不同角度不同表情的自己都被描绘在了一张张草稿纸上,每一笔都被倾注着无限的温柔。


二宫和也呆愣在原地,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手颤抖地拿起画纸一张一张翻阅起来,泪水不知觉也渐渐泛上眼眶。既然这样,那又为什么,为什么……


手突然顿住了。


只见那几十张画稿之间夹着一份家庭的资料,姓氏那一栏赫然是“二宫”两字。


二宫和也草草扫了一眼,瞬间明白了所有事。


原来是这样。


竟然是这样。


他呆呆地看着那张纸,忽然很想哭,又很想笑。


他想大野智真是个大笨蛋,无可救药的大笨蛋。


可自己偏偏也无可救药地喜欢上了这个大笨蛋。


“和也?!”惊呼声从门口传来,二宫和也抬头,只见大野智正站在门口一脸愕然地看着他。


“你,你都知道了?”他看着他手上的纸脸色一点一点变得灰白,艰难开口道。


“大野智,这就是你打算疏远我的原因?”二宫和也定了定心神,举着那份资料看向大野智,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一些。


”对不起。”大野智默默闭上眼睛。


他想现在真是彻底完了,一切都结束了。


二宫和也见他这样不由叹了一口气,心里暗暗做了决定,轻声道:“大叔,你睁开眼看着我。”


大野智皱了皱眉,却还是听话地睁开眼,定定看向他。


“其实我小时候和亲生父母并没有一起生活多久,对他们早就没有记忆,也没有什么感情了。”二宫和也走到他面前,看着他的眼睛道。


大野智的眼神里有些疑惑,似乎没反应过来他为何要对他说这些。


二宫和也有些无奈,咬咬牙又说得更明显了一些:“我是说,从小到大我的父母只有堂本光一和堂本刚两人而已。”


大野智眼神似乎亮了一瞬,却又陷入了犹豫和挣扎。


二宫和也终于忍无可忍,对着他大吼道:“我是说,如果你真的想补偿我什么幸福的话,那就用你自己来补偿啊!”


大野智被他吼得一愣,随即眼里的亮光渐渐放大。


他终于反应过来。


那便是他梦寐以求,来自二宫和也的告白。




----------------TBC------------------




评论(26)

热度(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