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鱼的鞘

一条咸鱼

【SK/KK】吾家有儿初长成__10

律师小大&KK养子Nino

大家不要慌 虐虐更健康

我一直坚信只要双方相爱且双商在线的话是不会因为一些狗血而虐下去的 

所以真正要虐的话一定也是因为之后一些十分现实的原因

以及本文100%HE【番外都有了怎么可能不HE!!

--------------------------------------------------

第十章、


大野智视线依旧停在那三行简单的字上,仿佛想用目光在上面烧出一个洞。


可是无论他如何看下去那三行字也不会消失,嘲笑着他一般固执地留在原地。


他想上天真是给他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用的还是如此残忍的方式。他本以为马上就能走出当年的阴影,哪知阴影的尽头却是更大的深渊。


他甚至想到了重名的可能性,却又立刻被自己否定。


毕竟这世界上哪儿来那么多所谓的巧合。


他一动不动地坐在办公桌前,眼中的神采一点一点灰败下去。仿佛有只冰冷而无情的大手捏住了他的心脏,痛得他快要喘不过气来。


难道当年那么多家庭的不幸,真的需要他用一生来偿还?


“大野桑……”小助理不知何时又走了进来,见他情绪不对不由小心翼翼问道,“樱井小姐和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少年现在在外面说是找您,您要见他们吗?”


“小少年?”大野智一愣,随即一下子站起身急急问道,“怎样的小少年?”


“额……”小助理没想到他反应那么大,歪头回想了一下,“十七八岁的样子,特清秀可爱,头上包了纱布,啊对,下巴上还有颗痣……”


却见大野智匆匆披上了西装外套抓起了公文包,低下头看不见脸上的表情飞快道:“我接下来要去见个客户,让他们改天吧。”


“诶?”小助理一愣,疑惑道,“可是那客户不是约了半个小时之后吗……”


“马上就要晚高峰了,怕是交通会有些不方便。”大野智有些慌乱地扯着不着边际的借口,手上胡乱地将那份文件往抽屉里一塞。他不知道二宫和也为何会偏偏选在这时来找他,惊慌中竟只有逃这一个念头。


小助理虽不明所以,却还是走出门准备帮他回绝了。大野智理完东西抬头,却惊愕地发现二宫和也竟已自己来到了他的办公室门口。


”智尼酱,Nino说他想见你。”樱井舞对他眨了眨眼,有些调皮地笑道。


大野智早就心乱如麻,哪里还能理会她这小小的暗示,有些烦躁道:”对不起,我现在可能抽不出时间。”


“行了行了,又不会耽误你太久。”樱井舞有些不满他的态度,双手抱胸道,“Nino不过有几句话要说而已,对吧讷?”最后一句话是低头冲着二宫和也说的。


二宫和也白暂的脸上浮起两抹飞红,慢慢鼓起勇气抬头叫了他一声:“大叔……”


却见大野智已然从自己身边走过,语气淡淡道:“借过。”


二宫和也瞬间僵住了。


大野智毫不留恋地向外走去。


他知道那双茶色的琥珀般的眼眸里现在肯定充满了惊讶和委屈,说不定还会带着令人心疼的落寞,可他依旧没有回头。


因为他再也没有了与那双眼睛对视的勇气。




二宫和也私自逃院的事情到底还是被发现了。


主治医生自然是被气得够呛,却见二宫和也眼眶红红一副可怜村村长的样子却再也说不出什么严厉的话语,丢下一句“下不为例”就走了。


樱井舞安慰他道:“智尼酱最近工作比较忙,可能真的是碰到了很紧急的事情才会这样,下次再找机会吧。”


“嗯。”二宫和也心不在焉地应了她一声,纤细敏感的内心却已察觉到了些什么。


今天的大野智态度虽说客客气气的,却带着一股子疏离,冷漠得让他害怕。


他不知道是什么造成大野智态度的转变。是因为被自己拒绝,所以准备放弃自己了吗?还是因为新鲜度已经过去,终于开始觉得自己的别扭和倔强惹人讨厌了?


二宫和也甩了甩头,努力不让自己想太多。他觉得他应该相信大野智,而不是一个人在这里疑神疑鬼。或许真如樱井舞所说,他不过是工作太累了而已。


却终归是有哪里与之前不一样了。


第二天二宫和也头部并没有什么异常,医生便安心地宣告他可以出院。堂本光一和堂本刚一起来接的他,上车前堂本刚却看似不经意地问了他一句:“你和你的小女朋友怎么样了?”


“诶?”二宫和也一时没反应过来,呆呆地看着他。


“就是你生日那天晚上一起过夜的女朋友。”堂本刚微微皱起了眉,“你受伤后怎么也不见她来看看你?”


“啊,你说她啊。”二宫和也早就忘了自己还跑过这样的火车,心中暗暗叫苦,嘴上则胡乱地掩饰道,“前一阵子就分手了。”


“那么快?”堂本光一在驾驶座上听到不由叫了起来,“我说你啊,那种事情都和人家做过了,怎么可以这么不负责呢?”


“是她甩的我。”二宫和也看向车窗外,面无表情道。


堂本光一本来在带保险带,闻言手一顿,随即立刻炸毛:“哪个不上道的敢甩我儿子?”


“啧。”堂本刚在一旁砸咂舌,狠狠地扭了一下他的腰部示意他看看后面的氛围。


“嘶……”堂本光一痛得倒吸一口气,却还是听话地朝后视镜里看去。只见坐在后排的二宫和也一言不发,双眼见掩饰不住的难过。


没想到这分手对他打击还挺大啊……堂本光一在心里嘀咕着,却终是没再说什么,默默踩下了油门。





二宫和也又回到了暑假刚开始时的宅男生活。


当然,这次是因为他小腿上厚厚的石膏。


虽然对于他来说48个小时窝在家里打游戏都没有关系,堂本刚却坚信要多晒晒太阳才能让骨头长得更好。于是他的几个死党们就自告奋勇地接下了每天下午轮流推他出去逛街的任务,连生田斗真都特意从北海道赶了回来。


“Nino你真的恋爱了吗?”虽说几乎每天都有在LINE的群聊里讨论,生田斗真一见到他就依旧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


“嗯是的哦。”二宫和也低头不咸不淡地应道。


“诶。”生田斗真一面推着他的轮椅向前一面感叹,“没想到你真的喜欢上那个大叔了啊,你说你会不会是那个什么斯,斯德哥尔摩……啊!”


生田斗真突然在街对面看到了什么,小小惊叫了一声。


“怎么了?”二宫和也好奇地顺着他的视线像街对面看去。


只见街对面的电车车站上正站着一个和他们年纪差不多大的男生,染着栗色的头发,一张巴掌大的容貌绝对能排进二宫和也认识的人里的前三。


“他怎么也在东京?”生田斗真看上去有些惊讶。


“你认识他?”二宫和也不由疑惑地问道,从小到大生田斗真胖次的花色他们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如果他认识这么一个漂亮得不像话的男生他们不可能没有听说过。


“也不算吧……”生田斗真挠了挠头,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低头对着二宫和也说,“Nino,我找他有些事,麻烦你先等我一下行吗?”


说完他便无视了二宫和也狐疑的视线,把轮椅推到了一颗树荫下,急急就往街对面跑去。


“喂……”二宫和也有些无语,见到美人就抛弃伤患,这样的朋友还真不如在北海道不回来。


他有些无聊地看着街对面生田斗真和那人打了招呼,接着似乎又从包里掏出些什么东西。八月的阳光哪怕隔了树荫晒在身上依旧发烫,虽说已接近傍晚却还是暑气逼人。他想都怪他的爹地,明明是所有人都恨不得往空调房里躲的天气,却偏偏要他出来蒸桑拿。


啊不,说到底还是怪大野智,如果不是他的话自己就不会从那个梯子上摔下来了……


二宫和也正胡思乱想着,却被眼前的身影吸引了视线。


白色简洁的衬衫,修长黑色的西装裤,不是他方才正想着的大野智又能是谁?


“大叔!”他几乎是想都没有想,立刻朝着那个身影叫道。


大野智听见那个熟悉的小尖嗓身形一顿,慢慢回过身来,一瞬间呼吸都有些微微停滞。


他看见他最喜欢的那个小少年正坐在树荫之下对着他笑,阳光透过树叶在他白暂的脸上打下片片阴影。晶莹剔透的汗珠挂在脸上,如精灵般纤尘不染。


可那样的笑容如今在他的眼里却显得那么刺眼,刺得他心脏都感觉生疼。那般干净美好的事物,或许注定是背负了那么多罪孽的他无法拥有的。


可是再看他一眼也没关系吧?他有些贪恋地想着,反正只是一眼,一眼就好。


他内心挣扎着,深吸一口气,最终还是朝二宫和也走去,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一些地问道:“怎么了?”


“上次在你的事务所里想和你说些事,可你却先走了,现在……有空吗?”他有些小心翼翼地问道。


大野智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根本拒绝不了他这带了几分乞求意味的上目线,一时竟什么都说不出。


二宫和也以为他默认了,鼓起勇气道:”你那天的告白……”


“请你忘了它吧。”大野智打断他道。


“诶?”二宫和也怔住了,不可思议地抬头。


大野智稳了稳心神,强迫自己狠下心来不去看他的眼睛:“我后来好好考虑了你说的话,认为你说的没错,我可能真的只是一时被新鲜和刺激感冲昏了头脑……嘛,毕竟我们一共也没见过几次面,这样就说喜欢的话的确太过随意了一点。对于给你造成的困扰我很抱歉,请你当做这一切都没发生过吧。”


他却没注意到自己每多说一句二宫和也的脸色就更白一分,到最后甚至连嘴唇都不可控制地颤抖着:“大叔,大叔你在胡说些什么……”


“真的是十分抱歉。”大野智朝他微微一欠身,转身便要离开。


“大叔!”二宫和也忘了自己脚上还有石膏,“腾”地一下站起来就想去追他,却一下子失去了平衡摔在了地上。


“疼……”他不由倒抽了一口气,石膏被摔列了开来,小腿霎时钻心地疼痛。


可他已经感觉不到了,只是拼命地努力支撑着自己想要站起来,伸手似是想要抓住大野智的背影,声音里已经带上了哭腔:“大叔!”


他以为大野智会像以前一样转过身,温柔地对他笑着帮他重新坐回轮椅上嗔怪他怎么那么不小心。


可是没有,那个一直对他如大海般包容宠溺的男人如今却已再也不会回头了。


他忽然全身都发起抖来。他第一次有些害怕地意识到,自己可能要永远失去他了。


“大叔!”


他再也顾不得路人的目光,开始一遍一遍地喊着大野智的背影。他喊得并不撕心裂肺,却如同小兽的哽咽,绝望而又无措,听得人也跟着难过起来。


“大叔!”


”大叔!!”


“大叔!!!”


“さとし——————”


一声声的“大叔”好比凌迟一般割着大野智的心脏,而“Satoshi”这三个音节就好比一把利刃,狠狠地刺穿了他的心。


天知道方才的那番话已经耗尽了他所有的决绝和勇气,此时的他如果再回头看二宫和也一眼的话必定会抑制不住自己的冲动将他用力抱在怀里,然后再也不放开。


可是,不行。


那样的资格,他早已经永远失去了。


-----------------------TBC------------------------



评论(35)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