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鱼的鞘

一条咸鱼

【SK/KK】吾家有儿初长成__09

律师小大&KK养子Nino

本章大概信息量略大

--------------------------------------------------

第九章、


二宫和也几乎是逃一样地离开了相叶雅纪和松本润。


不行,不能再听他说下去了,再这样下去他自己都快相信相叶雅纪的话了。


开什么国际玩笑,他喜欢大野智?他怎么可能喜欢大野智!


坚定地否定了这个念头,可心底同时却有个小小的声音说道,二宫和也,你难道还想继续做个逃兵吗?


他不由停住了脚步。


相叶雅纪的话又在耳边响起,拷问着他的内心。


“二宫和也,你不准备选择面对自己的真心一次吗?”


真心?究竟什么是自己的真心?


二宫和也咬了咬牙,心一横,闭上双眼朝自己内心深处看去。


初时纷乱得犹如理不清的乱线,可他还是看见了。


大野智。


很多很多的大野智。


笨拙地试图安慰他的大野智,被他欺负却从不还手的大野智,帮他摆脱骚扰时帅气的大野智,表白时眼神坚定的大野智,将他护在身后气场强大的大野智,被拒绝后眼神落寞的大野智。


那个总是顺着他宠着他,从来不逼迫他做任何回应的温柔的大野智。


二宫和也只觉自己的心防一点一点崩塌,终是放弃了所有的抵抗,无力地靠着喷泉坐下。


真是狼狈啊,明明以为掩饰的很好的东西,却除了自己骗不过任何人。


没错,他就是喜欢大野智。


喜欢那个看上去呆呆的,却如同大海般深邃而包容的大野智。





八月份的杂志又一次刷新了销量。


街头小巷都几乎第一眼就喜欢上了封面上这个穿着白衬衫,笑容阳光元气而富有感染力的大男孩,纷纷猜测着他到底是谁。然而由于相叶雅纪从小立志接管自己父亲的连锁餐饮集团,并没有想过走时尚圈的路线,是以杂志上写的名字也不过是简单的罗马音“Masaki”而已。


众人失望之余不由又期待着他们的时尚教父又会在九月刊里给他们怎样的惊喜,殊不知杂志社的团队的确已经如火如荼地开始准备了。


这次的人物专访是电视台的某位新晋人气主播,在负责小部分新闻外景的同时又担当着一个搜寻街头巷尾美食的番组。由于其平日里播报新闻时的精英模样与在吃东西时幸福满足的样子形成了极大的反差萌,无论儿童,女子高中生,家庭主妇甚至是看新闻的上班族们都十分喜欢他。


摄影棚内,二宫和也盯着企划书上的“樱井翔”三个字觉得无端眼熟,直到那人走进来时终是想了起来。


哦,松润的溜肩校友啊。


他正想上去问问他是不是在哪里听说过自己,却见一个斯达夫匆匆跑了过来,有些不好意思对地对他说:“Nino,上面的吊饰好像有些歪了,我们现在都走不开,能麻烦你去调整一下吗?”


“好啊,没问题。”二宫和也爽快地点点头,暂时把樱井翔抛到了脑后,走到了布景边爬上了梯子。


吊饰挂得有些高,他要踮起脚尖伸长了手才勉强够到。他慢慢地调整着吊饰的角度,眼神却无意间瞥见了下面经过的一个人影。


双眼一瞬间便瞪大,那居然是大野智?!


只见大野智走向了樱井翔,似乎与他十分熟捻般地在聊着些什么。更加让他在意的是大野智身边赫然是上次在花火大会上亲了他的那个女生,此时正挽着他的手显得好不亲密。


二宫和也的心立刻沉了下去。


那女孩究竟是谁?如他所说真是他妹妹一样的存在么?可是一般男人,不都喜欢拿妹妹来当做借口么?


二宫和也不由探出身子去。只见从他的角度正好能看见大野智的一个侧脸,冲着那女孩笑得一脸宠溺。


二宫和也内心瞬间炸毛了。好啊大野智,原来你的温柔并不只是我一个人的;你对所有人都能那般地笑,那么你所说的喜欢我又能相信几分?


却没注意到自己脚下的梯子已经重心不稳,摇摇欲坠了。


大野智又笑着和那女孩子说了些什么,二宫和也身子伸得更长想要听清他们谈话的内容,可脚下的梯子支撑不住他的重量越来越往旁边倾斜,而当他注意到的时候已经晚了。


“Nino!”


“Nino!”


“和也!”


各种各样的叫声同一时间响起,二宫和也却什么也听不见了。耳边只有划过的风声,一切都似乎变成了慢动作,只能感受到身子一点一点失重般不可控制地往下坠。


“哐啷当!”


摔到地上的那一刻剧痛袭来,所有的声音又回到了耳边。四周一片嘈杂,仿佛有人影慌乱地闪动着。他努力睁开眼睛想要保持清醒,却只在最后看见了大野智焦急的一张脸。





三个小时后,二宫和也躺在雪白的医院床单上,耳边回响着方才医生的话。


“左腿小腿骨骨裂,头部轻微脑震荡。为了保证头部没有淤血堆积,还需要留院观察一天。”主治医师站在他的床头拿着病历本说道,末了推了推眼镜又加了一句,“还好你摔得算讨巧,受得都是些轻伤,稍微偏个几分大概就有生命危险了。”


他还记得斯达夫们听了之后一脸惶恐地向着自己还有匆匆赶来的堂本刚道歉,自己说了没关系之后却是画风一转,大肆在他面前赞扬了一番一路公主抱着他送他上了救护车并陪他到医院的大野智有多么英勇帅气。


二宫和也撇了撇嘴,哟呵,看来他还挺着急的么?那怎么反而现在倒是没个影了?


堂本刚想陪他留在医院里却也被他劝回去工作了,此时的医院病房里空空荡荡的没有人,全然不似方才的热闹。二宫和也打了会儿游戏不由觉得有些无聊,这才发现病房里寂静得让人难受。


“咚咚咚。”


有敲门的声音响起,二宫和也下意识地说了“请进”,看到进来的人时却愣住了。


大大的眼睛,灵动的五官,竟然是大野智身边的那个女孩。


“你好,我叫樱井舞。”见二宫和也一脸茫然的样子,她不由礼貌地开口自我介绍道。


“我是二宫和也。”二宫和也对她并没有什么好感,语气淡淡道。


樱井舞显然也感觉到了他对自己的敌意,不由噗嗤一笑:“你就是大野智喜欢的那个男孩?”


二宫和也不由心想还真是经典的套路,怕是下一句她便要说“两个男人是不会有结果的所以还是请你离开他将他让给我吧”。


“请你接受大野智的告白吧。”


“我不会……诶?”二宫和也抬起头,不可思议地看向他。


“你不会真以为我和他有什么吧?”樱井舞无奈地笑了,“拜托,我和他认识十几年了,要发生些什么早发生了好么?”


二宫和也一个弯没转过来,依旧有些怀疑地看着她,樱井舞不由叹了口气,走到他床边坐下,柔声道:“我今天过来其实是想和你讲个故事,大野智小时候的故事,你愿意听么?”


二宫和也犹豫了一下,见樱井舞平易近人也不像是来闹事的,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智尼酱小时候就和我们家是邻居。”樱井舞一笑,开始娓娓道来,“我们两家的关系很好,经常互相串门,我和我哥哥樱井翔也一直和他玩耍。小时候的他明明年纪最大,却白白嫩嫩的像小姑娘一样,看上去特别好欺负,所以我总是喜欢捉弄他。”


二宫和也想起大野智每次被自己欺负后的样子,心里默默赞同了她的话。


“可是智尼酱十二岁的那年一切都变了。”樱井舞突然严肃了起来,笑意也从她的语气中消失,“智尼酱的爸爸是一所大型会社的律师顾问,却不但没有遵守自己的职责,反而同高层一起挪用公款贪污受贿。被发现的时候数额已经过于过于庞大无法修补,公司不得不宣告破产,导致当时许多员工失业。”


她顿了顿,似是想到了些很难过的事情,定了定神才继续道:“事情发生后他的母亲几乎立刻就和他父亲离婚远走高飞。而他父亲被判了刑,没过多久也在牢内郁郁而终。如果不是我们家把他接过来当做儿子养的话,智尼酱或许便要被送进福利院了。”


二宫和也被她这一番话震住了。


他从未想过大野智竟然有这么一段过去。虽然自己也是孤儿,却因为从未见过父母一面也不会觉得有多难过,被领养后更是被堂本夫夫宠上了天,基本就是蜜罐里长大的。


大野智却与他不同,他原本有个美好的家庭,却在一夜之间变得支离破碎。这样大的落差打击可想而知,若是心理承受能力差一点的人估计直接就要崩溃了。


可大野智不但没有变得心理扭曲或封闭自我,而是依旧那么温柔那么美好,仿佛这些不幸从未在他身上留下任何阴暗的痕迹一般。


“这也是智尼酱为什么会选择做律师,他想做的应该是替他父亲赎罪吧。”樱井舞眼神开始飘忽,似是自己也陷入了回忆,“当时经济不好,公司倒闭导致很多人失业,对每个家庭来说都是致命的打击。智尼酱说不愿让别的家庭和他承受一样的不幸,所以才立志成为优秀负责的律师。人家只道他年纪轻轻就成立了自己的事务所,却不知道背后付出了多少年的艰辛,最累的时候瘦得还不到一百斤。其实直到如今他依然尝试在补偿,赚来的钱大多都给了当年那些遭受连累的家庭。”


“我……”二宫和也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却发现喉咙已经嘶哑得说不出话来。


樱井舞重新看向他,笑着摸了摸他的头道:“我想说的是,我与智尼酱经历了那么多事,他对于我早就是亲人一般的存在了。而你也不用担心他只是一时兴起才会喜欢上你,以我对他的了解,他从来都不是什么随随便便的人。之前我们想帮他找对象,他也一直不肯将就。这次他既能开口对你告白,说明他是真的认定你了。”


二宫和也觉得鼻子和眼眶都在发酸,有什么东西仿佛很快就要掉落下来了,却依旧死死咬着嘴唇不想让那份湿意冲出眼眶。


樱井舞以为他还不相信,打开了自己的手机调出了一张照片道:“讷你看,这就是智尼酱考上法学院后我们三个人一起拍的合照。”


二宫和也朝她的手机看去,在看清那上面的人影后却顿时怔住了。


染着黄毛打了耳洞的那个是当年的樱井翔,梳着两根辫子的是还是个小女孩儿的樱井舞,而中间那人肤色白暂,眉眼清秀,柔顺的中长发从两边分开,漂亮得让人分不清是男是女。


“这是……”二宫和也指着照片正中那个人,自己都没察觉自己的声音竟有些微微颤抖。


“啊,是当年的智尼酱啦,是不是好看得像女孩子一样?”樱井舞有些自满道,“黑只是这人的封印而已啦,当年白的时候他可是被封为学校里的高岭之花,男的女的倒追的都有一大堆……”


却见泪水终是不受控制地从二宫和也的脸上滑落,汹涌得止也止不住。


“你,你怎么了啊……”樱井舞没想到他忍了那么久竟会因为一张照片而破功,一时也有些手足无措,慌乱地想帮他擦眼泪。


二宫和也朝她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眼泪却越抹越多。


他突然觉得自己一直以来的倔强好傻好傻,明明早就找到了自己的初恋,却因为懦弱和敏感竟硬生生地错过了那么久。


不过没关系,兜兜转转十余年,他还是依旧一头栽在了这个叫做大野智的男人身上。


“我,我想见他。”他抬起通红的双眼,终是对着樱井舞说出了一句完整的话语。


樱井舞一愣,却很快便微微一笑:“看来,我是不得不帮助病患逃院了。”




“大野桑,这是最后一份名单。”律师事务所内,小助理敲了敲大野智的门,将一份资料放在了他的桌子上。


“辛苦你了。”大野智朝她点点头。那是当年因他父亲的事故受牵连的最后一部分人的名单,前一阵子因为二宫和也黑了他的电脑而丢失了,如今好不容易才从备份里找回来。


“十六年了,终于可以结束了啊。”大野智深深叹了一口气,翻开名单的第一页,却瞬间愣住了。


那是一家三口的一份资料。夫妻两都是公司的员工,公司倒闭失业后因偿还不起巨额的高利贷被逼债而双双跳楼自杀,而他们年仅两岁的儿子也因此被送进了福利院。


大野智眼神却死盯在那一家三口的名字上面。白纸黑字不带一丝感情,却如同刀割一般深深刺痛着他的眼。


夫:二宫幸辅。


妻:二宫和子。


子:二宫和也。


-----------------------TBC----------------

其实写开虐我感觉好带感……

大概我就是个M

评论(33)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