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鱼的鞘

一条咸鱼

【SK/KK】吾家有儿初长成__08

律师小大&KK养子Nino

另一条暗线CP本章上线

由于是主SK副KK的文 暗线CP笔墨不会太多 基本一笔带过 详细故事大家想看的话可能会出现在番外里

至于有没有番外我也不知道

-------------------------------------------


第八章、


“お疲れ様でした!”


因为相叶雅纪本就外形符合杂志需求,加上他性格温和配合各种要求,且意外地有着很强的镜头感,拍摄到中午的时候竟已经顺利结束了。


“相叶君十分有当模特的天赋呢,八月份的泳装专栏要不要也来客串一下?”几个斯达夫开玩笑地打趣他。


“真的吗?”相叶雅纪一听两眼放光,说着就又要掀起自己的T恤,“好啊好啊我可是有腹肌的……”


二宫和也连忙按住他的手,接着重重一掌拍在他头上:”别再丢人现眼了啦BAGA!"


相叶雅纪噘嘴挠着头念叨着“nino好可怕”,远处的女斯达夫看着他们这样的互动双眼放光,不由悄声对自己朋友道,““讷讷,你觉不觉得Nino和他的竹马君好萌?”


“是吗?可是我更加站大野律师一点诶。”她朋友却并不同意,反驳道,“幼驯染永远都只是大亲友而已,是敌不过天降系的!上次大野律师突然黑化把Nino护在身后的感觉简直苏爆了!”


“竹马系明明就是王道!堂本总编和他老公不也是从小就认识的嘛……”


斯达夫们开始激烈地讨论起来,二宫和也和相叶雅纪却浑然不知自己已经成了的对象,此时正冲着远处新生会结束正走来的松润大叫道:“润くん!こちこち!”


松本润走近了,二宫和也和相叶雅纪却发现他身边还有一个人,不由疑惑问道:“润君,他是…………?”


“啊,是我们已经毕业的前辈樱井翔,这次做为校友来演讲的。”松本润说着微微脸红,想起自己一开始竟然把他当做同级生聊了一路,直到新生会开始身边的人走上演讲台才发现那人竟是毕业多年的大前辈,不由得感觉非常不好意思,又转过头对着樱井翔道,“翔君,这是我朋友二宫和也和相叶雅纪。”


“初めまして!”竹马二人对着樱井翔打招呼道,内心却暗道啧啧啧初次见面居然就已经叫上了翔君,有奸情啊有奸情!


樱井翔却是讶异地看着二宫和也:“你就是二宫和也?”


“你知道我?”二宫和也疑惑地问道。


樱井翔心想坏了一时嘴快说漏嘴了,他总不能说我当然认识你因为我那好大哥大野智已经快为了你相思成灾了吧?


幸好这时有斯达夫的声音响起:“Nino过来帮下忙可以吗~~”


樱井翔顿时松了口气,见二宫和也跑了过去立刻也准备撤离,对着松本润道:“那我先走了。”


松本润觉得他这走得未免太过匆忙,心下虽然不解却又没办法挽留,只得点点头道:“嗯,回见。”


于是二宫和也回来的时候樱井翔早没了影。他不由茫然地看向自己的两位朋友:“他刚才说那句话到底什么意思?”


“哎呀鬼知道啦,饿死了饿死了快去吃饭。”相叶雅纪大大咧咧地拉着他们两个就往校园外面走。


待到他们走进了饭店坐了下来,二宫和也瞬间就僵住了。


好巧不巧,正是几天前他与大野智不欢而散的那家店。


松本润见他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起来不由担心地问道:“你怎么了Nino?”


“啊我没事。”二宫和也连忙掩饰着,接着拿出手机想转移话题,”要不要叫Toma一起过来?”


“Nino你脱线啊,Toma他回北海道老家避暑去了,都走了一个礼拜了。”相叶雅纪说着放下菜单,忽然看着他严肃道,“我怎么感觉你最近怎么老是精神恍惚,不在状态的?”


二宫和也有些尴尬,想要反驳却听一旁松本润道:“对诶Nino,你最近一阵真的好奇怪,总是一副有心事的样子……上次花火大会你也心不在焉,进了东大你也没有多开心,究竟是怎么了?”


二宫和也心道该死,平日里明明都一个个天然迟钝的样子,怎么偏偏现在又敏锐得要死了?


“脾气反复无常,时时出神,患得患失……”相叶雅纪自言自语道,忽地想到什么一拍桌子,“Nino你不会是恋爱了吧!”


“噗——”二宫和也一口冰水全喷在了他脸上。


“喂喂喂!”有着轻微洁癖的松本润看着自己被殃及的裤子,皱眉道,“你们这动静是想让全饭店的人都看过来吗!”


相叶雅纪却沉浸与自己的重大发现中,无暇理会他的牢骚,一把抓过二宫和也的手:”是不是总感觉心里有事情堵得慌?是不是老莫名其妙就想起那个人?是不是一想起她就感觉又有些甜蜜又有些烦躁又有些哀伤?“


“你胡说些什么呢!”二宫和也想要抽出自己的手,眼神却不停躲闪着。


松本润也渐渐感觉道他欲盖弥彰的味道了,不由震惊地看向他道:“不是吧Nino,还真被他说对了?”


“恋爱你个头!”二宫和也终于抽出了自己的手,忍无可忍地大声道,“我喜欢的明明是二次元大眼大胸大长腿的loli萌娘,怎么可能喜欢他!”


“他?”相叶雅纪和松本润愣住了。


二宫和也回过神来,瞬间只想狠狠地抽自己两个打耳光。


一位服务员在这时走了过来,看见二宫和也微微惊呼了一声:“啊,你是上次的……”


二宫和也闻声转头,看见了她的脸,突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是上次和哥哥一起来的那位客人吧?”服务员认出了他,自顾自地说了下去,语气里带着三分温柔三分责备,“你和你哥哥吵架后怎么能就这么自己跑走呢?无论他做了什么,他都是为了你好呀,有什么事情是两兄弟之间好好谈一谈不能解决的?”


二宫和也徒劳地尝试着解释:“他不是我哥哥……”


哪知服务员一听这话立刻板起了脸,沉声道:“这话就说的有些过分了,你哥哥听到了的话该多难过呀?你知不知道他有多喜欢你?上次你走了之后他看上去可伤心了,我都替他难过。你还是快点儿去和他和好吧。”


服务员说完被叫到别桌去了,留下石化在原地的二宫和也。


松本润和相叶雅纪不知何时并排坐在了一起,高深莫测地打量着他。


“二宫和也,请你最好解释一下,你的爸爸们什么时候又给你添了一个哥哥了?”





与此同时,北海道。


生田斗真每年夏天都喜欢回到老家来避暑。


不同于东京的繁华和热闹,老家的乡下安稳而又平静, 没有了大城市的浮躁和喧哗,只剩下田野里的蝉鸣。


他喜欢带着那台莱卡的相机,慢悠悠地开着车去离家三个小时外的富良野摄影。那是以薰衣草闻名的城市,大片大片淡雅的紫构成了十多年来记忆中的夏天。


他端着相机在花田中走着,四周是让人安宁的薰衣草的香味。阳光微微有些刺眼,他眯起眼睛,却看见远处的薰衣草丛里竟有一个人逆光的身影。


碧蓝如洗的天空,一望无际的花田,纤细瘦长的青年身边被打出霓裳般的光晕,美得宛若一个梦境。


生田斗真几乎是下意识地就举起了相机按下了快门。


”咔嚓——”快门的声音响起,画面立刻被定格,静态的风景秀丽明艳,构图完美,就好比莫奈笔下的画。


生田斗真看着相机,陶醉在自己的杰作里好一会儿,忽然发现不对。


花田里那么安静,快门的声音就显得分外响亮。


这么说来,对于自己的偷拍行为,眼前的人肯定已经……


一个念头还没转过来,头上便已投下一块阴影。


生田斗真吓了一跳,受惊地回过头,却立刻和那人对上了脸。


栗色微卷的头毛,点漆般不苟言笑的眸,还有精致秀气、漂亮得连女人都会嫉妒的五官。


生田斗真震惊了。


以爷爷的名义起誓哟,他活了十八年都没见过长得那么好看的美少年!!


他不由朝四周看了看,心想难道眼前的人莫非是花妖变的?


那人见他这样子不由皱了皱眉,沉声问道:“刚才是你偷拍我?”


“诶?”生田斗真楞了楞,终于反应过来,慌忙道,“没,没有,我只是在拍风景而已……”


那人修长的手从他手中拿过相机,眉头立刻皱得更紧,指着照片道:“那这不是我是谁?”


“你恰好站在那里,我就拍了么。”生田斗真委屈地小声辩解道,又有些可怜兮兮地看着他,“我,我真的很喜欢这张照片,你能不能不要删啊……”


那人被他这样看的一楞,却听一阵嘈杂的铃声十分刺耳的在花田里响了起来。


“啊啊对不起对不起!我接个电话!”生田斗真手忙脚乱地掏出手机,一面对那人比划着道歉一面接通了电话,“もしもし?”


对方的男高音二重唱差点震碎他的耳朵:”Toma!!不得了了!!”


生田斗真不禁把手机拉远了一点,略微无奈道:“你们又出什么事了?”


“相叶雅纪你别给我乱说!”二宫和也的声音从稍微远一点的地方传了过来。


“行了nino你就接受现实吧!”相叶雅纪朝远处吼了一声,接着又变近了,“Toma我和你说哦,nino他啊,啊nino你别闹,手机要摔了……”


一阵争抢的沙沙声后,电话又被人拿在了手里。


“もしもし,Toma我是松润!”松本润独特的小奶音传来,明显带着一股难以压制的激动,“我跟你说这次真的是出大事了!”


“什么?柯南完结了?”生田斗真被他们吵得一个头两个大,没好气道。


“柯南你个头啦!”松本润兴奋道,紧接着就像是宣布白宫新任总统就职一般说出了这历史性的一刻。


“二宫和也他恋爱了!”




“我说了我没有恋爱!”二宫和也一脸怒气地吼道,无比后悔自己方才把他与大野智那些纠缠告诉了面前的两个人。


“得了吧Nino,当爱来临了就要勇敢的拥抱他,不要因为内心的脆弱而逃避!”相叶雅纪像是喝了假酒一般上了头,勾住了他的肩膀道,“啊他竟然不顾这年龄和性别的障碍向你表白,这是多么可敬的勇气啊!”


二宫和也甩开他的手:“可我根本就不喜欢他,早就把他拒绝了!”


“既然这样,那你把他拒绝后为什么还会为了他的事情烦恼?”松本润嚼着冰块托腮道,“照道理将他已经和你没关系了不是么?不应该再被他影响情绪了。”


“那是因为……”二宫和也急着想反驳,却发现自己词穷了。


是了,自己究竟为什么一直对大野智那么在意?


为什么总是不经意地会想起他各种各样的身影?为什么看到他难过的脸也会烦躁?为什么在说完那通拒绝的话之后患得患失的人却是自己?


见二宫和也脸色变化不定,相叶雅纪也把自己竹马的内心猜了个七七八八,不由放柔了声音道:“Nino,我知道你从小就容易没有安全感,性格也别扭,为了保护自己总是去选择逃避自己真正的内心。可这次你难道不准备选择面对自己的真心一次吗?就不能鼓起一点点勇气,去追求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吗?”


二宫和也愣住了。


从小到大相叶雅纪一直宠着他顺着他,陪他玩陪他闹, 却是第一次见到他如此严肃认真的样子。


连一向脱线天然的相叶雅纪都看破了自己的内心,那是不是自己也不应该继续像个鸵鸟一样逃避现实了?


二宫和也脸色有些发白,忽然就冲出了饭店。


”Nino!”相叶雅纪叫着他的名字,恨铁不成钢地跺跺脚,“他怎么还是逃了呀!”


“让他自己好好想想吧。”松本润拿着吸管戳着杯子底部的冰块,看着二宫和也的背影冷静道,“喜欢上了自己曾经讨厌的人,他肯定也需要一段时间来接受。”


“唉。”相叶雅纪无奈地叹了口气,兴致缺缺地捡着沙拉里的蔬菜叶道,“松润你知道吗?Nino他虽然表面上活泼开朗喜欢吐槽,内心却其实比谁都纤细敏感。为了避免受伤他总是待在自己内心构筑的上锁的小房间里,可我怕他一直不肯打开门,最终把自己完全封印起来了。”


“既然他自己不肯打开门,那就让我们看看吧。”松本润放下了吸管,眼神一闪一闪的,充满了跃跃欲试和期待。


“那个大野智,能不能从外面,将锁打开。”


----------------TBC------------------

小锁匠手里的钥匙究竟能不能打开nino的心房呢?请尽请期待下一章~~~

突然发现这章爸爸们和阿智都没上线呢  不过下章就会回归啦



评论(20)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