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鱼的鞘

一条咸鱼

【SK/KK】吾家有儿初长成__07


律师小大&KK养子Nino

某暗线CP本章上线

----------------------------------------------------------------


第七章、


二宫和也直到坐进了有着舒适冷空调的西式简餐店后依然感觉有些头晕目眩。


“Nino,你想吃什么?”大野智十分自然地抬头问道。


二宫和也没有说话,只是兀自看着他出神。


眼前这个人真的是自己之前所认识的大野智?说话总是软软绵绵的大野智?脾气好得像老好人般的大野智?任由他欺负从不还手的大野智?


如果是的话,那刚才那个思维严密,逻辑清晰,步步为营地将那不可一世的俳优说到一点脾气都不敢有的人又是谁?


二宫和也突然迷茫了,眼前的大野智那样陌生,让他本来想好所有拒绝的话语都丧失了开口的勇气。


大野智见他呆呆的样子皱了皱眉,担忧道:“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中暑了吗?”


二宫和也清醒了过来,摇了摇头没有回答,只是反问他道:“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


“啊,我之前加了几个staff的LINE,看见他们发了动态在这里摄影,我又正好在附近办事,就过来看了一眼。”大野智仿佛被看破了些什么般有些心虚,略微慌乱地解释着,顿了顿后了又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是不是给你造成困扰了?”


"诶?”见他问得如此直白,二宫和也反而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是好。


“那天晚上的事对不起。”大野智面带歉疚自顾自说了下去,“那种情况下突然被告白谁都会吓到的吧?没有考虑到你的感受是我不对,我太过冲动了。”


二宫和也没有想到他会主动提起那天的告白,一时反倒脸上有些发烫,不由低下头轻声道:“那个,其实你不用这样子的。”


“不用哪样子?”这下轮到大野智迷茫了。


二宫和也咬了咬唇,道:“算上今天的话你总共帮了我两次,在我心里便是将一夜情的事情一笔勾销了。我不会再怪你什么,所以你也不必要为了负责任而说出和我交往这种话。”


大野智愣住了,沉默良久后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你以为我想和你在一起只是为了负责?”


“不然呢?”二宫和也抬眸,看见他认真严肃的表情忽地像是想到了什么极好笑的事情般笑了出来,“喂喂不是吧大叔,难道你真的喜欢上我了?”


大野智没有说话,双眼中流露出的态度却是默认了。


二宫和也对着他的眼神忽然就有种整个人被看穿了的感觉,心下霎时有些不知所措,不由慌乱地掩饰道:“够了大叔,喜欢不喜欢,那是高中生才会说的傻话吧?虽然你现在可能会觉得和一个小你十岁的男孩子上床谈恋爱很新鲜刺激,可大叔你已经二十八岁了,很快你就会发现找个门当户对的女孩子谈婚论嫁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大野智没想到他竟会这么想,打断了他的话急急解释道:“不是这样的,我是……”


“认真的?”二宫和也顺着他的话接了下去,嘴角勾起一抹无奈的笑,“拜托了大叔,如果你心血来潮想要来一段离经叛道轰轰烈烈的爱情我并不反对,可是我没空来陪你来玩这种找真爱的游戏啊。”


大野智震住了。


明明二宫和也从始至终用的都是轻柔的语调,说出的话语却冷静而理智得可怕。


哪怕自己身为律师,却发现也根本无法反驳。


他真想问问眼前的人,究竟是如何做能到一脸淡然地将刀子毫不留情地捅在他最脆弱的地方?


二宫和也便撇开头不再去看大野智的表情,天知道此时他脑海中也一片混乱。


明明终于将话说开了,内心却不知为何变得更加烦躁,就好像是自己亲手扼杀了什么珍贵的东西一般,酸涩得难受。


他拿起桌上的冰水一口气喝完想压下胸中纷乱的情绪,‘咚”地一声砸在了桌子上,起身便离开了饭店。


“先生……”过来点单的服务员正好看到了这一幕,以为他俩是兄弟不和,不由关切问道,“您不去追您的弟弟吗?”


大野智慢慢回过神来,不由得苦笑。追?自己有什么资格去追?


人家已经把话说得那么清楚决绝,难道还要他死皮赖脸地跟在后面纠缠?


朝着服务员摆了摆手,大野智随意点了单便瘫坐在了沙发上闭上了眼睛。


他想二宫和也说的对,自己或许真应该在陷得更深之前结束这段荒谬而又不成熟的感情了。




若手俳优的事情最终还是捅到了堂本刚那里。


谁都没想到竟然还是那若手俳优本人先去找的堂本刚,向他投诉说有个“态度恶劣”“没有家教”“心术不正”的小实习生在拍摄现场对他多次无礼冒犯。本来还打算息事宁人的斯达夫们听到这个消息差点没笑出声,既然若手俳优自己想作大死当然没人会拦着他,一个个准备好了看戏。


堂本刚耐着性子听那若手俳优逼逼了半个小时,想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他口中“态度恶劣”“没有家教”“心术不正”的小实习生不是别人,正是自家宝贝儿子。


“堂本桑,我们也不想过于小题大做,只是希望那实习生能亲自来道歉就好。”若手俳优的经纪人在一旁客客气气道。他明白堂本刚在时尚界教父般的重量,也知道这次多半只是那若手俳优自己在作怪。奈何那若手俳优家里也有些背景,他不好得罪,只得硬着头皮带他来找堂本刚。


“我知道了。”堂本刚听完后点点头,拿出一份文件,十分简单直白道,“既然这样的话,我想我们还是解除合作关系吧。”


经纪人懵逼了。


卧,卧槽?!


若手俳优也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不由“咚”地一下子站了起来不可置信地对着堂本刚道:“你居然要为了一个实习生而换了我?!”


经纪人回过神,连忙让他坐下来。堂本刚强硬的态度在他意料之外,可他毕竟不想撕破脸,好声好气道:“堂本桑您再好好考虑一下,杂志马上就要发售现在换人你们怕是来不及了,我们只需要一个道歉而已,何苦为了一个不懂事的实习生破坏我们合作关系呢?”


“能不能按时发售是我们杂志社自己的事情,单方面解除合约的话我们也会赔偿相应的金额,两位还请不用过多担心。”堂本刚依旧语调慢吞吞软绵绵的说道,微眯的双眼内却带上了一丝危险的意味,“至于那个实习生……嘛,两位是想和我讨论堂本家的家教问题吗?”


“堂本家的家教……”经纪人和若手俳优默念了几遍,忽地脸色一白,终是彻底醒悟过来。


“真是十分对不起!”


经纪人几乎是立刻站起来对着堂本刚九十度鞠躬,冷汗涔涔地从头上滑落。他内心几乎快懊悔死了,当时看这若手俳优还算有潜力就跟了他,哪知摊上了这么个祖宗。平日里得罪别人就算了,居然偏偏得罪了堂本刚的儿子!


要知道以堂本刚的地位,只要他的一句话,这几年内若手俳优就别想上什么顶级杂志的封面了,各大时装周的秀场也不会再有他的一席之地,等于是彻底葬送了他在时尚圈的未来。


若手俳优呆愣地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忽地有些歇斯底里起来:“你不能这样!你不能就这么换掉我!你知不知道我爸爸是谁!”


“嗯?”堂本刚翻着文件,连眼皮子都懒得抬一下。


“我爸爸可是XX融资集团的董事长!他最近正在和堂本光一谈生意,很快就会成为合作伙伴了!”


他说着神色又变得傲慢起来:“那可是堂本光一!全球上市公司的总裁堂本光一!到时候只要我爸爸让他帮个小忙,他动动嘴皮子就能让你们杂志社解雇你!”


“哦相信我,堂本光一他不会这么做的。”堂本刚继续一面收拾着文件风轻云淡道。


“你凭什么认为他不会?”若手俳优不屑地问道。


堂本刚整理好了文件抬起头看他,笑靥如花。


“因为这是另一个堂本家的家教问题。”





这次事件堂本刚从头到尾都处理得简单粗暴,护短属性全开,杂志社上下都觉得大快人心。


就是喜欢这种比你有钱比你有靠山还比你有理的感觉,怼起来简直不能更爽!


那若手俳优终是明白过来自己做了个大死,却已经太晚了。不仅是堂本刚所在的时尚集团,好几本杂志也都取消了原本对他的采访。他正要上新剧,这下却无法宣传,不少本来就被他欺负过的一些小俳优和斯达夫们都狠狠出了一口恶气。


而他原本当做靠山的父亲则在最后的关头突然得知了堂本光一撤资的消息,几十页的合同瞬间变成了废纸,上亿的资金打了水漂,一时也受到了毁灭性的重创。


若手俳优郁闷得几乎吐血,却只能打落了牙往自己肚里吞。而他的公司见他这幅德行也不敢再捧他,慢慢地就将他雪藏了。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现下整个堂本刚团队的人都聚集在会议室里,讨论着目前最严重的一个问题。


没错,之前怼人是怼爽了,可这同时也意味着他们八月刊的封面和内页没有了模特!


”其实之前那个俳优本就不是我最理想的。”堂本刚道,“我想要的是没有一丝雕饰,纯天然的帅气大男孩。是要那种让你觉得会随时在校园里遇见的学长,而不是一看就充满了造作气质的明星。”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之前的俳优已经是相对来说最符合的了。”斯达夫们苦着脸说,“杂志还有两个礼拜就要发售,我们现在上哪儿去找理想模特来?”


二宫和也站在角落里听着众人的议论,突然就有了想法。


阳光帅气的学长,还要够平民够接地气。


这么说来他身边不久有一个现成的么……


“咳咳。”他不由清了清嗓子,迎着众人讶异的视线,缓缓开口道,“米娜,我说不定有合适的人选了……“




几天后,堂本团队在庆应大学迎来了他们备受瞩目的新模特。


“天哪Nino的朋友都好帅!果然物以类聚,帅哥们也都是扎堆的!”女性斯达夫们又沸腾了,只见二宫和也身边的两个男孩一个元气开朗,一个华丽妖孽,虽然气质不同却都好看得让人移不开眼睛。


”Nino我还是第一次当模特诶!!好激动啊!”相叶雅纪兴奋地像是打了鸡血,不停地扯着校服上的领带道,“讷讷你们需不需要我脱衣服?没关系我完全不介意!”


二宫和也果断地选择无视他的竹马,转头对陪着相叶雅纪一起来的松本润道:“你怎么也跟过来了?”


“今天正好有个迎新生的讲座,我就跟过来看看。”松本润一面说着一面看着好奇宝宝般摆弄着各种化妆品和服装的相叶雅纪,不由同情地拍了拍二宫和也的肩,“祝你们摄影顺利了。”


“为什么我就要和这个BAGA在一起啊……”二宫和也头疼地看着又开始玩弄摄影器材的相叶雅纪,忽然开始质疑自己将他叫过来究竟是不是正确的决定了。





另一边松本润在庆应大学内部走着,却发现自己悲催地迷路了。


“诶,B楼是哪幢来着……”他不由掏出手机的导航,想要查看一下自己目前的方位。


却和迎面走来的人狠狠撞在了一起。


“好疼……”松本润被撞到了地上疼得够呛,不由倒吸一口气道。


“啊啊对不起对不起!”对方有些慌乱地声音响起,随即一只手伸到了松本润面前,“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松本润一面龇牙咧嘴地说着一面抓住他的手借着力站了起来,终是看清了肇事者的脸。


剑眉星目,轮廓分明,意外地帅气的一张容颜。


松本润一愣神,却见那人似是在赶路,朝他点点头又要向前走去。


“啊啊桥豆麻袋!”松本润不由朝他喊道,“那个,请问你知道新生讲座在哪里吗?”


那人回过头来,讶异地挑了挑眉:“你是新生?”


“额,是的。”松本润被他的视线意外地看得有些不好意思,点了点头道。


那人朝他一笑:”我也正好要去那里,一起走吧。”


“啊谢谢谢谢!”松本润连忙道着谢跟上了他,并自然而然地将他当做了与自己同届的新生,开口自我介绍道,“我叫松本润,读经济系,你呢?”


那人转过头来,含着笑意开口。


“主播系,樱井翔。”


-----------------TBC------------------










评论(26)

热度(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