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鱼的鞘

一条咸鱼

【SK/KK】吾家有儿初长成__06

律师小大&KK养子Nino

阿智说我上章好不容易表个白 热度没过100不开心

---------------------------------------------


第六章、


“请和我交往吧,二宫和也。”


“咻——砰!”


话音刚落,绚丽的花火便在天空中绽放了开来,顿时引来人们一阵惊叹。


二宫和也愣愣地看着大野智,觉得自己的脑中也和这天空一样,有一朵朵的烟花相继炸开。


他这是……被一个男人告白了?


有些不知所措地怔在原地,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一个字。大野一言不发地看着他,像是等着他的回复。那双温柔的瞳孔里到印着漫天花火,明明没有再多说些什么,却让二宫和也有种掉头想跑的冲动。


“我……”


“Nino!Nino!”


刚想说出口的话被突兀地打断,烟火的炸裂声中突然有相叶雅纪独特的大嗓门传来。二宫和也一惊,立刻被拉回了现实,慌忙甩开了大野智的手。


相叶雅纪的脸出现在了视野里,身后跟着松本润和生田斗真。二宫和也内心瞬间如同解脱般地松了口气,朝着相叶雅纪大吼道:“爱拔酱,我在这里!”


相叶雅纪看到了他,立刻朝他拼命地挥着手,似乎十分激动地在说着些什么。


周围是人们的喧闹和花火的炸裂声,二宫和也什么也听不清,只隐隐约约听到“东京”“学”“通知”等几个字眼。


二宫和也一头雾水,这些家伙在激动个啥呢?


相叶雅纪飞快地拨开了人潮,终于跑到了他的面前。


“Nino!”他尚喘着气,脸上却是掩饰不住的狂喜,“被录了!”


“什么被录了?”二宫和也一开始并没有理解他的意思。


相叶雅纪深深吸了一口气,打开手机网页举到他的面前。


“东京大学!理工系!!我们两个!!!都被录取了!!!!”





二宫和也觉得自己的人生从十八岁生日开始便往玄幻的路线发展了起来,且自此一发不可收拾。


一个星期前他先是被一个男人表了白,接着又收到了第一志愿东大的录取通知书,而这两个爆炸性消息前后间隔还不到五分钟。


自己明明就不是什么少女漫画的男主啊!二宫和也不由在心中吐槽道,何况两个消息里的后面那个虽说玛丽苏配置了一点其实还是挺不错的,可是前者……


すみません,这样的主角光环,いらない!


二宫和也后来得知不仅是他和相叶雅纪,松本润和生田斗真也都进了自己的第一志愿校,分别去了庆应义塾大学的商学院和明治大学的文学院。虽说他们本来就是班里最优秀的学生,然而四个人全部都进了最顶尖的学府也是没人料到的。一时间三人全部嘚瑟得不行,骨头轻得不知几斤几两,就差没飘上天了。


只有二宫和也始终觉得自己心里有块石头放不下。


他回想起那天的告白,到最后其实也不过不了了之。当时的环境太过混乱,到处都是看花火的人,导致所有人竟都忽略了二宫身边的大野智。二宫和也还没有来得及给他任何回复,就立刻被兴奋不已的同伴们给拖走了。


明明就这么装傻地忽悠过去便不必再有纠缠,可大野智告白时严肃认真又温柔的脸总是时不时地浮现在他的脑海中,魔障般地萦绕着他。


其实当时自己的心情除了惊讶之外,意外地也……并不觉得恶心?


对大野智最初的讨厌早就在他救了自己并得知他并没有对自己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后消失了,而那些温柔的关怀和保护甚至偶尔还会带给他些许陌生的悸动。说起来,仅剩的那些反感大多竟还是在看到他与其他女性过于亲密后才产生的。


若那天不是相叶雅纪他们找到了他,自己本来到底是打算是给什么样的回复来着?


二宫和也想到这里时吓了一跳,脑中有个隐约的念头一闪而过,却立刻被他扼杀在了摇篮里。


是了,不讨厌也不代表要喜欢,会有反感的情绪肯定也是因为看不惯大野智轻浮的样子。初次见面就能把人拖上床,谁知道他给自己告白按得又是什么心思呢?


下次再见到他一定要清楚明白地拒绝他,二宫和也下定决心暗暗道。


“Nino?你在走什么神呢?”同一个团队的造型师姐姐在他面前晃了晃手道。


“啊,对不起。”二宫和也连忙敛住心神,抱歉地笑笑,重新投入到了工作中。


他依旧在堂本刚的杂志社里实习,这次是跟着一起来出外景。此次的主题是青春校园,特意请了当红的校园恋爱剧男主角来做模特,拍摄地点则是松本润未来的大学庆应义塾。正值暑假,学生和老师大多都不在校,正好能将场地借给他们。


“我说你们能不能进度快点?这天热都热死了!”刚拍完一套片子,那若手俳优便不满地嚷嚷着脱了校服西装朝着斯达夫们吼道。


“啧,好大的架子。”二宫和也咂舌道。七月末的阳光的确毒辣,可是斯达夫们也并无一人抱怨,反观那若手俳优却是少了几分职业的态度。


“不过因为一部剧刚开始红了起来就这样跋扈,我看他能在圈子里混多久。”经验丰富的摄影总监不屑道。这样的小生他看多了,稍微有点名气就开始作妖,到最后还不是把自己赔进去。


那边若手俳优正在一张张看着自己刚拍的照片。毕竟天气炎热他又穿着两层式的校服,汗流得多了妆容易花,表情也变得僵硬,整体效果并不是那么理想。


“我说你们这团队是不是专业的?听业内说你们一向是最好的我才来给你们拍片子,你们知道我为了今天推掉了多少通告吗?”若手俳优发脾气道。


斯达夫们也都有些忍不住了。虽说之前便知道这位俳优在圈内的风评并不那么好,却也没想到竟是嚣张到了这个地步。这哪里是跋扈,这分明就是智障。


二宫和也见斯达夫们一个个冷着脸并不理会他心里觉得好笑,若手俳优见没人理他只得消停了下来,冷哼了一声又走回去摄影。


拍摄又过了两个小时,正午的暑气越发逼人,为了避免中暑总监制便暂停了拍摄,让所有人都室内休息。二宫和也坐了下来,咕咚咕咚喝了几口水,却听得那俳优的休息室里又传来一声怪叫。


这祖宗又在作什么了?总监制使了个眼色让他们进去看看,那若手俳优倒是自己冲了出来。


“你们谁看见我的戒指了?谁看见了?”他有些神经质地对着他们发问道。


“戒指?什么戒指?”总监制皱眉问道。


“就我今天早上带着来的那个呀!”若手俳优不耐烦地跺跺脚,“大个儿,银色骷髅的,你们给搁哪儿了?”


“您所有的随身物品应该都是您和您的助理自己负责的,难道不在您的休息室里么?”助理小姑娘礼貌又淡漠地开口道。


若手俳优气急败坏地指着她的鼻子道:“你,你们弄丢了我的东西,竟然还好意思推卸责任?!”


那小助理也是有几分傲气的,冷冷道:“您弄丢了戒指,四处找找就是,在这里冲我们发火有什么用?!”


“你,你居然就这态度?”若手俳优气得浑身发抖,“知不知道那戒指有多贵重?那可是限量版!全球发售仅五十个的限量版!找不到你赔得起么!!”


二宫和也实在忍不下去他这是非不分无理取闹的样子了,起身开口道:“先生,这附近有不少来看您拍摄的粉丝,让她们发现你冲着一个小姑娘发火真的合适么?”


若手俳优的视线转到了他的身上,见他不过一个小小的实习助理也敢和自己叫板,原本就一股子的火气立刻变得更加旺盛,全部撒在了他的身上:“如今的实习生都这么不懂规矩了么?这里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来教训我了?要我说这戒指说不定就是你偷的!”


二宫和也懵逼了。


苍天在上,他犯得着去偷一个当了都买不起他家厕所间一个小角落的戒指?!


原本还打算容忍一下他的脾气的斯达夫们也立刻变了脸色。总监制拉下了脸,阴沉道:“还请您注意言辞。”


“我说错什么了?像他这种小孩子最容易走歪路了!”若手俳优丝毫没感觉到周围越来越凝重的气氛,越说越起劲,“年纪轻轻家境不好才会出来打工的吧?看到些珠宝首饰不免会动些不好的心思。这年头走上邪门歪道的孩子可多了,我说你们招人的时候怎么能随随便便就让什么人都进来……”


斯达夫们的气压越来越低,二宫和也内心却是又好气又好笑。他不由心想自己到底应该给出怎样的反应才好呢?是说对我的确家境不好没有限量版戒指,限量版法拉利倒是有好几辆;还是说他们招我的时候的确挺随便的,因为我爹地就是他们的顶头上司?


若手俳优还在滔滔不绝地说着,斯达夫们交头接耳,纷纷讨论着是不是是时候该把堂本总编叫过来压场了?


“我要告你们公司!告你们偷窃!让你们索赔赔偿金!”若手俳优最后用自以为十分有压迫力的宣言收了场。


二宫和也冷笑了一声,准备好了所有语句正要反击,却听一个黏黏糊糊的声音十分违和而又突兀地在身后响起。


“请问,您是要打官司吗?”


二宫和也愣住了。


不、不会吧……


“啊,是大野桑!”


斯达夫们里有人认出了来人,不由发出了小小的惊呼。


二宫和也机械地转头,眼前赫然便是那张在脑海中纠缠了他快一个星期的脸。


谁来告诉他这究竟是多狗血的孽缘啊?!


若手俳优皱眉看着突然出现在面前一脸老实相的人,不耐烦道:“你谁啊你?”


“我是大野事务所的律师大野智。”来人恭敬地双手递上一张名片,“刚刚路过这里,恰好听说您想告这家杂志社?”


若手俳优扫了眼名片,发现不是作假,立刻便以为眼前的人是投机来推销的。他冷笑了一下,故意想借机吓一吓他们,阴阳怪气道:“恩是啊,我今天辛辛苦苦帮他们拍片子,他们的人却偷了我的戒指,喏,就是这个。”


说着,还粗鲁地指了指二宫和也。


“这样啊……”大野智像是了解状态般点点头道,“那请问您有什么证据么?”


“证据……”若手俳优张开了嘴,却一下子发现自己词穷了。


“人证物证都可以,比如您有没有在他身上搜出戒指?还是有人目击是他拿走的?”大野智看似耐心道。


“他在我休息室附近转悠过,我的戒指就不明不白不见了,不是他拿的还能是谁?”若手俳优眉头紧皱语气恶劣道。


“所以说,其实一切都只是您自己的猜测和臆想咯?”大野智的语气突然一转,变得有些咄咄逼人。


“额……”若手俳优张嘴想要辩解,却发现面前的大野智竟像是带着一股强大的气场,朝他压迫了过来。


“没有证据便随意捏造虚构事实,贬损他人人格,损坏他人名誉,根据刑法246条,属于诽谤罪。”大野智的声音丝毫不复方才的温柔,带着连这三伏天的暑气都能冻结的寒意,“一旦被定罪,至多可是能判三年有期徒刑的,先生。”


“你特么有病吧?”若手俳优终于意识到他也是站在二宫和也那边的,不由破口骂道,“这点儿小事就要给我判刑?”


“这么点小事或许的确不至于判刑,但是若被你的粉丝知道会怎么样呢?”大野智依旧不卑不亢道,手从西装内里掏出一根录音笔,“作为一个律师的职业病,我已经把方才的对话录下来了。虽说按手续流程这无法作为呈堂证供,但若我将它放到网上,到时候网民又会怎么看你呢,嗯?“


若手俳优瞬间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大野智一席话虽然说得温吞吞的,却逼得他冷汗直流。要知道他从出道到现在走的就是亲民正能量的校园偶像路线,如果爆出那么负面的消息让人知道他私底下竟是这般乖张跋扈,那他的职业生涯就基本可以算是毁了。


在场的女性斯达夫们纷纷激动地捂住了嘴巴。天哪那真的是大野桑吗,严肃认真起来的样子好帅好帅,没想到平时那么温柔的人黑化起来气场全开居然那么带感!


总监制人眉头也舒展了开来,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轻轻放下了本要打给堂本刚的电话。


大野智没再理会脸色苍白的若手俳优,拉过二宫和也的手轻声哄道:”快中午了,要不要一起去吃饭?”


大约是方才的冲击太大,二宫和也呆呆地看着他竟没有反抗,稀里糊涂地就跟着他走了。


总监制毕竟是混了这圈子多年的老油条,看了下现场的氛围知道要见好就收,不由也跟着道:“好了好了大家都拍的累了,先午休两个小时去吃点东西再回来吧!”


斯达夫们哪个不是人精般的人物,一听这话趁着若手俳优还没缓回来便纷纷撤了个干净。


总监制走了一半回过头来看了若手俳优一眼,内心不由冷笑。


这货也是个极品,得罪谁不好,偏偏得罪二宫和也。


得罪了二宫和也就是得罪了堂本刚,而得罪了堂本刚……


呵呵。


总监制在心里,默默替那若手俳优买好了小白花。



-----------TBC------------

本人对法律方面的事真心一窍不通,这段完全就是临时靠着度娘才写出来的。。。

有BUG的话还希望大家谅解啊



评论(19)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