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鱼的鞘

一条咸鱼

【SK/KK】吾家有儿初长成__番外

情人节小甜饼来一发!!

灵感来自N多年前Jr时期的Nino冒着大雪去京都看小大舞台剧的往事,一直觉得非常非常戳啊!

--------------------------------------------


二宫和也和大野智在一起后的第一个情人节,大野智却在前一天晚上临时接到了要去京都出差两天一夜的通知。


“果咩,这次不能陪你一起过了。”大野智内心愧疚得要死,天知道这次为了能和小男友一起度过意义重大的第一个节日他提前了整整一个月前就定好了那个热门高级餐厅的位置,还抽空亲自去学做了巧克力想要亲手送给他,如今却因为客户的一个电话全部泡汤。


“嗯,没关系哟。”二宫和也却神色如常地帮他收拾着箱子,“以后还有机会的么。”


“和也……”大野智见他不吵不闹,反而越发心疼,蹲下来从背后抱住了他带着撒娇的语气道,“大不了我把会议延后好了……”


”欧吉桑就不要说那么任性的话了,是很重要的客户不是吗?”二宫和也拉上箱子,示意他放开自己站起身道,“放心吧,我一个人没事的。”


“和也你都没有不舍得我。”大野智委屈道。


二宫和也见他表情心也软了,走上前去整整他的领带主动吻了吻他,笑着哄他道:”好啦好啦,一个情人节而已么,只要相爱每天都是爱的聚合物哟~”


大野智哭笑不得:“你这话是从哪里学来的?”


“爹地说的。”二宫和也面不改色,把箱子交到他手里,“じゃあ、いってらしゃい!”

大野智无奈,心不甘情不愿地踏上了去京都的旅途。




情人节早上二宫和也照旧去学校上课。


大丈夫,一个商业化的节日而已,自己又不是女生,一点儿都不在意。二宫和也自我暗示道,心绪却不由自主地地飘到了370公里外的京都。


那个欧吉桑,不知道原本有没有给自己准备什么惊喜啊……送巧克力么?Fufu可是自己对甜食一向苦手啊……不会还预约了高级餐厅吧?真是浪费财产……不过以他那样子,肯定制造不出更多浪漫的情节了……


“啪嗒。”手上不停转着的圆珠笔掉在了桌上,二宫和也一下子回过神来。


牙白牙白,自己怎么也开始想这些事了?二宫和也甩甩头,努力让自己思想集中在教授的讲课内容上。




下课后,二宫和也去走廊上透气,却无意间听见了同班女生的对话。


“讷讷惠子,今晚和男朋友一起过吗?”


“讨厌啦~明菜你不也是么?”


“嘻嘻,别害羞啦,准备去哪儿?”


“宏太说要带我去游乐园呢~”


“哇塞,好棒!我家耕作约了我看电影,真是地味死了~”


“哪有啦,不也很有心吗!”


………………


啊啊啊无路赛无路赛无路赛!二宫和也狠狠地一锤墙,吓了旁边两个女孩一大跳,不明所以地看着他。二宫和也一愣,慢慢清醒过来,立刻尴尬地脸红了,朝她们抱歉地笑笑便走回了教室。




放学后,二宫和也难得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游走着。


大野智不在了,回那个空荡荡的公寓做什么呢?


夜幕降临,街道两边是装饰着粉红色爱心的橱窗,商场里放着应景的情歌。一对对情侣挽着手从他身边走过,甜蜜的氛围满得仿佛要溢出来。


嘛,也没有很羡慕啦,一定是被这气氛所影响的,一定是……二宫和也胡思乱想着,越想却越觉得心里堵得发慌,落寞得难受。


他不由打开手机,想要拨给相叶,却想起那人早已经去非洲大草原上的交换项目与动物们愉快地玩耍了。


于是他拨给了松本润,接电话的却是别人的声音:“もしもし?”


”樱井翔?!”二宫和也震惊了。


“翔你把手机给我啦!”松本润的声音从远处传来,随后又变得清晰,“もしもし、Nino?”


“松本润你情人节晚上居然和樱井翔在一起?”二宫和也持续震惊中。


“啊不是这样的Nino你听我解释……”松本润声音里带了几分慌乱,却有几分欲盖弥彰的味道。


“我懂了,不打扰你们。”二宫和也没有继续听松本润的辩解,果断地挂了电话。


松本润和樱井翔,他觉得他需要好好消化一下这个信息。


缓了一会儿他又将电话打给了生田斗真,那边倒是本人亲自接的:“Nino?你找我?”


“嗯……有空吗,一起出来吃饭呗。”二宫和也软绵绵道。


“诶?今天不是情人节嘛?O酱呢?”生田斗真惊讶道。


“出差去了。”二宫和也低落道,“Toma你打不打算收留一下我啊?”


生田斗真的声音里却多了几分为难:“啊,今天可能不方便吧……”


二宫和也立刻有了不好的预感,警觉道:“卧槽你不会也脱单了吧?”


‘“嘛八字还没一撇的事情呢,P他什么都没表示……”生田斗真有些害羞道,忽地后知后觉反应过来,“Nino你说也是什么意思?”


对方却早就挂断了电话。




二宫和也最后还是去投奔了自己的两个爸爸。


身边朋友都有了伴,自己却孤苦伶仃不得不投奔家人,简直是最低的情人节!


堂本光一吃完了浪漫烛光晚餐,正准备和他的亲亲Tsuyohsi酱酱酿酿,便听到了敲门的铃声。


被人打搅自然不爽,他黑着一张脸去开门,看到是自己宝贝儿子后却只剩下了惊讶。


“Kazu?你怎么回来了?”堂本刚跟在他身后探出头来,看到门口的二宫和也讶异道。


“想你们呗。”二宫和也跑火车道,神色间的落寞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敷衍地抱了抱他们后便快步走进自己的房间便关上了房门。


“他怎么了?和男朋友吵架了?”堂本光一一脸懵逼地看着自家媳妇。


堂本刚叹了口气:“我去看看吧。”


堂本刚推开房门便看到二宫和也抱成一团坐在床上,小小的一只让人份外心疼。


“你家大叔呢?”堂本刚坐到他床边问道。


“去京都出差了。”闷闷的声音从手臂间传来。


原来是这样啊,堂本刚心里有了数,摸摸他脑袋道:“怎么,想他了?”


“才没有!”二宫和也猛地抬头,对上堂本刚清澈的眸子却觉得自己的一切都已被看穿。


”是,我就是很想他。”他索性自暴自弃地不再伪装,面前既是自己最亲的人便全部坦白,”怎么会不想呢?这可是我们的第一个情人节啊。装作很懂事很成熟的样子让他以事业为重,可心里其实又对这么个破节日在意的要死。“


他的声音说到后来带了几分哭腔:”讷爹地你说我是不是很没用?他不过没陪我一天,我就想他快想疯了。”


“那就去见他。”堂本刚忽然道。


“诶?”二宫和也以为自己没听清。


“想他就去见他。”堂本刚又重复了一遍道,语气温柔而又坚定道,“爱他就让他知道,想说的话就说给他听。相信对方能明白自己的心意,毫不掩饰的让他看到最真实的自己,爱一个人不就应该是这样么?”


二宫和也被他这番话怔住了。


想他就去见他,那么简单的一件事,自己之前究竟在犹豫不决些什么?


其实是在害怕和懦弱吧?害怕自己被大野智责怪不够懂事,怕因为自己影响到了大野智的工作而让他心生怨怼。


可大野智那么温柔的人,怎么会不明白他的心意呢?


他现在肯定,也很想很想见到自己吧?


仿佛一直困扰在眼前的迷雾被拨开,二宫和也犹如醍醐灌顶。


”我明白了,谢谢你,爹地!”他猛地从床上爬起来,飞快抱了一下堂本刚,拿起手机和皮夹子就冲出了门。


堂本刚看着他的背影无奈地笑,心想自己这爹当得也是操心,儿子谈恋爱还要负责送助攻。



抬头却对上倚在门口的堂本光一幽暗炽热的眼神:”爱一个人就应该这样,嗯?”

堂本刚笑了,站起身走到他的面前。


“这些不都是你教给我的么,扣酱?”他轻声说道,缓缓抬头吻上他的唇。




二宫和也冲到车站,买了最快的车票坐上了新干线。


没有带任何行李,第二天还要上课,可他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心跳快得仿佛要跳出胸膛,他坐在座位上大口大口喘着气,看着窗外倒退的景色依然有些不真实的感觉。这大概是他十八年来做过最疯狂的决定,却已经无力去思考自己会不会后悔,脑海中只剩下一个念头:


想见他!


想见他!




大野智开完会已经是快深夜十点了。


与客户告别后独自一人走回酒店。京都夜晚的街道不似东京灯红酒绿,多了几分安静和祥和。大野智慢慢走着,忽地觉得脸上一片冰凉。抬头一看,竟然开始下雪了。


“是雪啊……”大野智喃喃道,不知道东京有没有下呢,下了的话那个人第二天出门会不会知道要多加一件衣服?


想起今早出门时的场景,大野智嘴角挂起一抹宠溺的笑容。明明还是个小孩子,却偏偏要扮演一个成熟恋人的角色,硬是不肯说句挽留的话。


真是不明白他到底在倔强些什么啊,是怕自己嫌他麻烦么?大野智心道,可是那些任性别扭的小脾气,自己明明就最喜欢了啊。


走到酒店门口,却见路灯下站了一个小小的身影。大野智一愣,随即苦笑,自己许是太想他了,竟是看谁都觉得和他那么像。


“喂,欧吉桑!”独特又熟悉的小尖嗓响起,叫着专属于他一个人的称呼。大野智这下彻底怔住了,不可思议地看着那个正朝他一步步走过来的人儿,双手竟微微有些颤抖。


“我说你还要在哪儿站多久啊?外面好冷。”二宫和也在他面前站定,搓了搓手哈了口气,皱眉道,“真是的,京都怎么就下雪了呢,我都没带厚外套过来。”


大野智依然没能反应过来,只是盯着他看。


“看到我太激动傻了啊?”二宫和也不由扯了扯他的脸道。


“你,你真是和也?”脸上生疼生疼的,大野智却几乎以为那是自己臆想的幻觉,不敢相信开口道。


“啊欧吉桑你真是没救了,我特地从东京赶过来,你居然还以为我是假的?”二宫和也头疼道,说着便装作生气似的慢慢转身,“还不如回去算了。”


却被一下子拉进一个有些冰冷的怀抱里。


“和也……”压抑着激动地嗓音在耳边响起,从后面箍着他的手又紧了几分,“我好想你。”


二宫和也的耳朵泛上了微微的粉红色,心中所有防备都被他这四个字击破,不由轻声道:“恩,我也想你。”


“我终于能亲口和你说一句情人节快乐。”大野智松开了怀抱,让他能正面对着自己道。


“可我都没给你准备礼物。”二宫和也有些懊恼。


“嗯,没关系。”大野智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看着他眼睛笑。


二宫和也对上他的眸,忽地就明白了。


他踮起脚尖,主动献上了自己的唇。


370.55公里。


2小时20分钟。


和也,你就是我最好的情人节礼物。



--------------------------番外 END------------------









评论(13)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