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鱼的鞘

一条咸鱼

【SK/KK】 吾家有儿初长成__05

律师小大&KK养子Nino

番外里写了个Bug......

Nino主动垫脚尖大概是亲不到小大的23333

喜闻乐见的告白要上线了

----------------------------------------------

第五章、


律师事务所的助理姑娘觉得他们的大野森赛最近似乎总有些心不在焉。


虽说平时大野先生也是一副省电模式的样子,工作却意外地完成的认着又效率。可是这一个星期内大野先生犯的错误却比往年加起来还要多,甚至和客户开会时也会偶尔走神。


她路过大野先生办公室时有好几次都看到他在发呆,八字眉微微的皱起,下一刻却又像想到了什么似的舒展,温柔地笑开。


”大野先生最近有什么烦恼么?”终于,她在为他送资料时一个没忍住,开口问道。


“诶?”大野智一愣,想了想道,“烦恼……也不算吧。”


“是恋爱了么?”助理姑娘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说完才发现自己问了多么失礼的问题,懊恼道,“啊对不起……”


大野智却没有否认,只是一脸讶异:“看上去就那么明显么?”


“诶?”这下轮到助理姑娘愣住了,“您真的……”


“是的,只不过还在单恋阶段而已。”大野智不喜欢扭扭捏捏,索性承认了。


“这样啊……”助理姑娘不由唏嘘,她们心目中最完美的结婚对象居然就这么有了心上人,怕是有不少女同事要心碎了。


却见大野智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


“那我先走了。”虽然很想继续八卦下去,但助理姑娘毕竟还是分得清轻重的人,识相地退开后还朝他比了个加油的手势。


大野智哭笑不得,接起了手机。


“もしもし、智君吗?”是樱井翔的声音


“翔君?有什么事情吗?”


“下周的花火大会,能麻烦你陪小舞一起去吗?”


“诶?小舞她不是在国外读书吗?”


“大学放暑假就回来了啦,说是最想念小时候一起去的夏日祭呢。”


“那你陪她去不就好了么。”


“我下周要去外地实时播报节目,赶不回来,拜托你了。”


“可是我也很忙的啊……”


“要不要那么不情愿啊?好歹小舞小时候一直嚷着要嫁给你呢!”


“自从她身高超过我后好像就再也没那么说过吧?”


…………


最终大野智还是心不甘情不愿地答应樱井翔陪他的妹妹樱井舞一起去花火大会。


夏日祭,有些遥远的回忆了呢……大野智打开手机调出相册里一张年代有些久远的照片双击放大,只见照片上有两个十六七岁的男孩子,中间站着十三四岁的小女孩,三个人都穿着浴衣,背景是布置成花火大会的商业街。


手指在屏幕上摩挲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涌上心头。


对他来说,那便是十二岁之后“家”的全部含义。



夏日祭是商业街一年以来最热闹的时候


平日里不如大商场般人气旺盛的商业街上人山人海,有穿着漂亮的浴衣结伴而来的少女,也有带着儿女的父母。暮色笼罩的街道上有鲷鱼烧和章鱼小丸子的味道,各式各样的铺子上传来各种不同的吆喝声,被夏夜的风带到更远的地方。


“Nino你看你看,我们当年也买过这个狐狸的面具,我那个还留着呢!哦对还有捞金鱼,Nino你真是上手啊,把最大的都捞走了!还有那里你记不记得,我们有一年手气超好抽到了特等奖被奖励了箱根温泉双人旅结果还让给你爸爸们去了……”虽然从小便来,相叶雅纪依旧兴奋地手舞足蹈,情绪异常高涨。


松本润实在被他吵得头疼,简单粗暴地用章鱼烧堵住了他的嘴。


相叶雅纪使劲儿将丸子咽了下去,又滔滔不绝地讲了起来:“说起来当年刚开始来夏日祭的时候只有我和Nino两个人,慢慢地认识了松润还有斗真,便一直是四个人来了……我真心觉得能遇到大家真是太好了!”


松本润和生田斗真扶额,又不是少年Jump里的那些男主,这Baga真心不觉得自己元气过头了点吗?


相叶雅纪自High完了,却发现二宫和也自始至终意外地竟一句也没有吐槽他,不由疑惑地问:“Nino你怎么啦?心情不好么?”


“没有啊。”正在想心事的二宫和也被他一问瞬间有些慌乱,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那个,马上大学通知就要出了,有点紧张。”


“没事,我们的好学霸同学一定能进东大的。”生田斗真一把勾住他的肩道,“为了这种事情担心可真不像你的作风啊。”


“是啊,要担心也应该是这个Baga吧?”松本润指指相叶雅纪。


“喂我说你们……”相叶雅纪欲哭无泪。


二宫和也跟着起哄地笑了起来,内心却悄悄松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他们没有看出来。


困扰自己多日的,根本就是不是什么大学结果。


而是那日大野智离开时,落寞得让他揪心的脸。




大野智看到樱井舞的时候不由楞了一下。


印象中的樱井舞还是那个青涩纯稚的小丫头,素面朝天踏着鼻涕整天跟在他和樱井翔身后毫无形象地瞎胡闹。可眼前的少女端庄矜持,面容姣好,穿着合身的浴衣还化着精致的妆容,让他一时差点认不出来。


这种从女孩到少女的转变让他有些不知所措,第一次意识到眼前的人已经需要被当做一位“女性”来对待了,对此他多多少少有些苦手。樱井舞见他拘谨的样子却是噗嗤一笑,调侃道:“我说你啊,这种样子真的能打赢官司吗?”


“又不是所有律师都要打官司。”大野智黏黏糊糊反驳道,内心却踏实了不少。少女眉眼间古灵精怪,终是有了几分当年的影子。


距离一下子就被拉近,两人在商业街上随意地逛着。樱井舞说着这几年在国外读大学的见闻,或是回忆着种种以前一起来花火大会时的趣事。大野智静静听着,却见樱井舞忽然话风一转,八卦兮兮凑上来问道:“听哥哥说你恋爱了?”


“诶?”大野智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想了下还是大方承认了,“嗯是啊。”


“你这千年的铁树也终于开花了。”樱井舞欣慰拍拍他的肩道,“我们之前都担心你要和你的鱼过一辈子了。”


“你……不觉得这有些……不合常理么?”大野小心翼翼问道。


“为什么?因为对方是个男孩子?还是因为你比他大了十岁?”樱井舞丢给他个白眼,“拜托,我可是从自由平等民主博爱的美利坚合众国留学回来的,对这种事难道还会大惊小怪?”


大野智瞬间释怀:”也是哦。”


“这些年看着你一生悬命地努力,考进法学院,出来做律师,又建了自己的事务所,忙得都没时间谈恋爱,说实话我们也是心疼的。”樱井舞放柔了声音道,“这两年好不容易安定下来了,却也不见你身边有个人陪着你……所以这次你终于找到了那个对的人,我们都不知道有多开心。”


大野智心下微微感动,却见樱井舞又换上了一副坏笑:“所以说那到底是怎样一个男孩能让你动心?长得好不好看?叫什么名字?在哪儿读书呢?”


大野智哭笑不得,视线却无意间瞟见人潮中一个身影,忽地就僵住了。


“怎么了?”樱井舞好奇地顺着他的视线看去,瞬间兴奋了起来,“啊咧不会那么巧吧?就是他?!”


只见视线末端赫然是个穿着嫩黄色浴衣的少年,黑色微长的头发落在精致的小脸两侧,茶色的眼睛在人群中不停搜寻着,仿佛是与一起来的人走散了。嫩黄本是极挑人的颜色,在他身上却更显得皮肤白嫩,清秀灵动得几乎让人误以为是刚刚修成人形没多久后偷偷溜下山的小御前稻荷。


“啧啧很可爱么,加油啊Satoshi尼酱!”樱井舞看上去比大野智还要激动,不停拍着他的后背,“我觉得看上去和你特般配!”


“别那么乐观啊,我现在可是被他讨厌着呢。”大野智苦笑道。


“可我不觉得他讨厌你啊。”樱井舞眨着一双大眼睛看着他道。


“诶?”大野智怔住了。


“因为你看,他似乎很不喜欢我们两个站在一起呢。”樱井舞示意他看向二宫和也的方向。


大野智朝他那里看去,却正好对上二宫和也的视线。那眼神里带着些大野智看不懂的情绪,有几分惊讶,几分懊恼,甚至还有几分……嫉妒?


大野智觉得一只手慢慢握住了他的心脏,连呼吸都变得有些小心翼翼。


他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其实二宫和也对他也有些许在意呢?


樱井舞见这两人傻傻地隔着人来人往的街道对望内心充满了无力感。她心想算了算了就帮他们一把吧,拯救世界的任务靠你了樱井舞!


于是她飞快地在大野智面颊上亲了一下。


大野智瞬间愕然:“你干什么呢小舞?!”


“帮你啊!”樱井舞无辜地看着他。


“哈?!”大野智彻底懵了。


樱井舞却已经往反方向开始走了:“我先撤了,接下来靠你自己了Satoshi尼酱!加油哦!”


“不是你先别走啊……”大野智尝试着挽留她。


“負けたらアカン!”樱井舞朝他狡黠一笑,立刻消失在了人群中。


“什么跟什么啊!”大野智觉得自己要抓狂了,一转身却正好看见二宫和也咬紧了下唇,转身就要离开。


“Nino!”大野智脑子一热,想也没想就追了上去。


二宫和也恍若未闻,加快了脚步似是想要快点甩开他。大野智锲而不舍地跟在他身后,却见正好碰上花车巡演,二宫和也不得不停了下来。


“Nino……”大野智追上了他,扶着膝盖大口大口喘着气道。


“你干什么跟着我啊色大叔?”二宫和也面色难看道。


他压根没想到在夏日祭上都能遇到大野智,更没想到会撞见他和一个大眼睛的漂亮女子举止亲密。


其实大野智和谁一起来夏日祭都与他无关,他这时便理应立刻转身走人。可该死的是大野智今天穿了一身深蓝色鱼纹的浴衣,又好看又帅气,连他都不禁多看了几眼,却没想正好就撞见那个女子亲在他的脸颊上的那一幕。


“额……”大野智不知二宫和也此时内心有多么复杂,只是犹豫着该怎么回答他的质问。总不能说我见你好像误会了其实我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吧?万一是自己自作多情了怎么办?


“那个,我见你好像又走丢了。”大野智于是随便找了个借口道。


二宫和也却没注意到他用了个“又”字,只是继续口气恶劣道:“那也不用你管。”


“我可以陪你去找他们啊。”大野智一脸理所当然道。


二宫和也回冲道:“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大野智瞬间僵住。


内心酸涩的情绪再次涌了上来,他不由自嘲地笑笑,是了,二宫和也早就不是那个需要依赖他的小孩子了。他现在正是处于最美好的年纪朝气蓬勃的少年,立派又独立。而反观自己,不过是一个又痴汉又地味的大叔罢了。


“你就那么讨厌我是么?”大野智苦笑着问道,他想亲口从二宫和也口中听到一个回答,一个可以趁早斩断他所有不该有的感情的回答。


二宫和也一愣,又出现了,那让他揪心的落寞表情。


搞什么啊,好像他才是该委屈的那一方似的。明明被性骚扰差点夺走了初夜的人是自己才对吧?


本就被困扰着的烦躁心情瞬间又上升到了一个高度,二宫和也突然有些破罐子破摔般地将这些日子来所有的情绪发泄了出来:“是,我就是讨厌你。讨厌你只用下半思考,讨厌你自说自话就拉我去开房,讨厌你不负责任地找我一夜情后又和其他女孩子卿卿我我,讨厌你总是一副老好人的样子仿佛你才是受伤的那一方……”


他的唇还在飞快地说着些什么,大野智却什么都听不到了。


内心仿佛有一朵燃烧着的小火苗,照得整个世界都一点一点变得明亮起来。


“不是这样子的。”他打断他道。


“啊?”二宫和也一时没反应过来,不解地看向他。


“我不是只用下半身思考的人。”大野智又离他站了近了一点,语气前所未有的认真,“那个女孩也只是我妹妹一样的存在而已。”


“所,所以呢……”大野智站得离自己那么近,二宫和也不知为何也有些慌乱起来,却依旧嘴硬地问道。


“所以我会负责任的。”大野智牵起了他的手。


“诶……诶?!”这一句话信息量太大,二宫和也呆呆地看着他,一时甚至忘了要将手抽出来。


只见大野的眼睛温柔而又坚定,仿佛蕴含着整片海洋。


“请和我交往吧,二宫和也。”



----------------TBC----------------


嘛我也希望他们能快点在一起啦

但是在一起后就会因为这样那样的种种原因开始虐了

所以大家享受一会儿现在这种甜甜的暧昧氛围吧


评论(16)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