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鱼的鞘

一条咸鱼

【SK/KK】吾家有儿初长成__04

律师小大&KK养子Nino

-------------------------------------------


第四章、


二宫和也此时此刻最不愿看见的人大概就是大野智。


床笫之间的丑态,崩溃大哭的模样,自己最不堪的一面都曾被这个人看在眼底。可为什么,为什么又偏偏是这个人救了他?


二宫和也到底是个少年人,一颗自尊心如何能忍受欠自己最讨厌的人那么大的人情。


“让开。”他冷冷对着大野智道。


大野智挑眉:“这就是你说谢谢的方式么?”


二宫和也不打算理会他的贫嘴,拉着Pan想要离开。


走了几步却移动不了了。


二宫和也回头,只见Pan固执地留在原地,还时不时在大野智脚边蹭蹭。


大野智摊开双手一脸无辜:“讷,你看连她都知道要感激我诶。”


二宫和也脸色白了又黑,黑了又白,强行忍住了即将爆发的怒气沉声道:“Pan,我们回家。”


Pan一时间似乎也被他前所未有的低气压吓到了,怯怯地朝他走了几步,又依依不舍回头看了大野智一眼,才小跑着朝他跑来。


二宫和也转头就走。


走了几步却又停下,忍无可忍地对身后的人大吼道:“喂!你能不能不要跟着我!”


“可是这里很危险啊。”大野智一张圆圆的脸上写满了真诚,“如果再有那些对你有非分之想的人怎么办?”


“这里唯一一个对我有非分之想还切身实施了的人就是你吧!”二宫和也吼道,吼完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些什么,耳朵瞬间红了。


大野智呆呆看着眼前的小少年别扭朝他吼的样子,觉得自己很没骨气得又被萌到了。


他不禁想难道樱井翔说得对,自己真是个M体质?


“你再不走我报警了啊!”二宫和也见他留在原地不肯离开不由威胁道。


“Nino好凶……”大野智耷拉下八字眉,故意装作可怜兮兮的样子。


二宫和也瞬间炸毛:“谁允许你叫我Nino的?!”


“斯达夫桑们不都那么叫你么。”大野智委屈道,“那你想我叫你什么?”


二宫和也显然并不打算回答他,转过头去继续大步走。大野智一面死皮赖脸地跟在他身后一面思考着,想起无意间看到过他挂在胸前的名牌,试探性地叫了一声:“にのみやかずや(Ninomiya Kazuya)?”


“是かずなり(kazunari)才不是かずや(kazuya)!”二宫和也回过头没好气道,话音刚落却发现自己说漏了嘴,立刻将嘴巴紧紧抿成一根线,脸色更加难看了。


“じゃあ,かずなり。”大野智却是无比自然地叫出了口。


二宫和也被他叫得一怔。


身边的人里,朋友都叫他“Nino",家人叫他“Kazu”,却是第一有人叫他的全名“和也”。


而自己的名字被眼前这个人叫起来竟然意外的……很好听?


二宫和也楞了一会儿,猛地反应过来自己应该是讨厌眼前的人的,立刻又板起了一张脸:“不许叫我名字!”


大野智对他这傲娇的样子实在是喜欢得不行,却也不舍得再逗弄他生气了,放柔了声音道:“那晚的事……你还是不肯原谅我么?”


“那种事情我一辈子都不打算原谅你。”二宫和也别过头去道。


“那如果我说我们并没有做到最后呢?”大野智问道。


二宫和也停住了脚步。


“我知道你可能不会信,但是我真的没有进去。”大野智说着顿了顿,又道,“你那天醒来……那里也没啥异常感觉吧?”


二宫和也想了想,当时自己又没经验又惊慌失措,大野智说他们做过了他就傻不愣登地信了。可是如果仔细回想的话,那里似乎的确没有红肿和疼痛。


“那……有什么区别么?顶多算个强奸未遂。”二宫和也依旧气鼓鼓地,“还撒谎骗我,简直最低。”


大野智真诚地看着他的眼睛道:“我知道,所以对不起。”


二宫和也一时恍神。


大野智这,似乎还是第一次开口和他道歉呐?


他想起那天把大野智狠狠整蛊了一番,其实气已经消了七七八八了,只是少年人的自尊和面子在作祟。如今听见自己并没有真的被侮辱心上便感觉大大感觉松了一口气,再加上大野智方才救了自己是不争的事实,那是不是可以……稍微原谅他一点点呢?


二宫和也人向前走着,却悄悄用余光瞄了眼后面。只见大野智果然还跟着他,距离不远也不近,既不会打扰到他,又恰好能随时应对各种情况的距离。


抛开那晚的禽兽举动,二宫和也不得不承认大野智其实真是一个很温柔的人。


所以要接受他的道歉么?还是先谢谢他的救命之恩?二宫和也低头思考着,可是无论是那句“没关系”还是“谢谢你”都怎么也说不出口,于是便只是低着头不说话。


大野智知道他心里斗争得厉害,慢慢跟在他身后一言不发,等着他自己将心结解开。


两人就这么安安静静地一路走到了二宫和也公寓的楼下,却正好碰见出来找二宫和也的堂本刚。


“怎么那么晚才回来?”堂本刚见他回来了立刻冲上去担忧道。


“不小心和Pan走丢了。”二宫和也低着头简短答道,“是……大野先生帮我找回来的。”


堂本刚这才注意到一旁的人,惊讶道:“诶?是你啊?”


“堂本先生?”大野智也微微讶异,疑惑道,“你和Nino……”


“啊对,你还不知道吧。”堂本刚反应过来,笑了笑向他解释道,“Nino他是我养子,上次你会见到他是来我私心让他来实习的。这次还多谢你将他送回来了。”


“哪里哪里,还是上次拍摄的时候多承蒙你们关照了。”大野智有些不好意思道。


二宫和也想起自己对他的那些“关照”,嘴角不由悄悄弯了弯。


堂本刚却是忽地又想起了什么,转过头对大野智说道,“说起来上次的杂志多亏了你我们才破了销量,编辑部里一群人闹着要来我们家开派对,你要不要也一起过来?”


“诶?爹地?为什么还要请他?”二宫和也猛地抬头,几乎是脱口而出。


为了让那群小姑娘不光看着你老爸犯花痴,堂本刚在心里道,嘴上却是滴水不漏的官腔:“大野桑可是我们这次的大功臣,这次又帮了你这么大一个忙,怎么不能请他了?”


二宫和也撇了撇嘴角,大野智却立刻接口:“我一定会准时来的。”


二宫和也狠狠瞪了他一眼。


大野智一怔,直到二宫和也和堂本刚的背影消失后才缓过来。


他不由捂了捂心口心想牙白,怎么自己被二宫和也瞪得有些Doki Doki呢?




Party的地点不在堂本夫夫六本木那套号称全日本最贵的公寓,而是在东京都郊外的某处别墅里。

一群人在客厅里开香槟闹腾,堂本刚在厨房里切水果,听到门铃响了便去开门。


“对不起,公司有事回来晚了。”堂本光一大约是刚下班赶回来的,身上依旧穿着剪裁得体的西装,英俊得简直惨绝人寰。


编辑部几个新来的小姑娘朝门口一看瞬间炸了:“卧槽卧槽总编什么时候还请了这种级别的帅哥过来?”


“别想了,那是总编大人的老公。”几个老人鄙夷的看着那些花痴的小姑娘们。


“诶?”小姑娘们再次震惊了,又朝门口看去,却见那人和他们总编之间像是有一种奇妙的氛围,站在一起除了般配竟是想不到其他的形容词。


堂本光一随意脱下了西装外套,抽掉领带松开黑色衬衫的最上面两个扣子,挽起袖口便自然而然地跟着堂本刚走进厨房一起洗水果。小姑娘们被他这一系列动作迷得头晕目眩,却见堂本刚递给他一个草莓道:“号称5000元一盒的草莓,你要不要尝尝?”


堂本光一十分自然地就着他的手吃掉,舔舔唇边的汁水道:“好酸。”


“怎么会?”堂本刚惊讶道,他刚刚自己也吃了一个,明明就很甜。


“因为你太甜了。”堂本光一面无表情地说着,俯下身子吻了吻他的嘴角。


堂本刚瞬间脸变得通红,又不是演月九剧啊喂!


小姑娘们默默地转了回来,突然觉得自己十分需要一副,不,是一沓墨镜。


二宫和也从小就是吃狗粮长大的,对这种行为见怪不怪,淡定地切着蔬菜。恰好门铃在这时候又响了起来,堂本刚头也不回叫道:“Kazu,去开门。”


刚才老爸回来的时候你咋就那么积极地自己去了呢?二宫和也暗自诽谤,拎着菜刀就跑去开门。


“いらし……”一句欢迎还没说完就被憋回了肚子里,二宫和也看见来人嘴角的笑容立刻消失,冷冷道,“你还真来了啊。”


“Nino你……”大野智惊恐地看着他,虽说眼前的小少年穿着小狗围裙可爱度又蹭蹭蹭飞跃了好几个档次,可谁来和他解释一下手里的那把菜刀是怎么回事啊!


“大野桑!”小姑娘们眼尖看到了新的目标出现,一下子又原地满血复活,纷纷叽叽喳喳地拥到门口拉他,“您能来真是太好了!快进来快进来!”


“啊……哦。”大野智有些局促地被簇拥进了门,强行被围在了沙发中间坐下。他勉强抬头和堂本刚、堂本光一打了个招呼,立刻就被女孩子们包围了。


“大野桑多亏了你我们上期杂志才能买得那么好!”


“是啊是啊,你现在可是大众新晋男神呢!”


“如今像你这样年纪轻轻就那么立派的男人已经越来越少见了,简直是好男人的典范!”


大野智大概从高中毕业被女孩子们疯抢衬衫扣子后就没见过这种阵仗,一时间深感招架不住。


【题外话,小大自己说过当时没人问他要扣子…………我表示真的很不理解啊喂!】


二宫和也冷眼看着他,心想哟呵还挺受女生欢迎的么?可自己心下不知为何却隐隐有些烦躁和郁闷,女生们娇柔做作的笑声从来没有感觉那么刺耳过。


“嫉妒了?”堂本光一见他神色低落会错了意,出声安慰道,“没事,再过个几年等你长大了肯定比他更受欢迎。”


谁要和他比较啊……二宫和也在心里吐槽道,却被堂本光一第一句话戳中了心坎。看着大野智和女孩子们谈笑风生,露出那么温柔的笑容,他好像真的有点点……嫉妒?


仿佛是只属于自己的东西暴露在了众人的眼光下,心里莫名堵得发慌。


“对了大野桑你喜欢什么样的人啊?”可能是香槟喝多了,有个女孩大胆地问出了所有人都想问的问题。


“什么样的人?”大野智一愣,眼神飘忽到了厨房里穿着围裙娇小的身影上,下意识地便道,“大概,像小狗狗一样的人吧……”


“小狗?”女生们歪头,难道大野律师喜欢犬系的女孩子?


“呜呜那大野主人会把我带回家吗?”可能是大野智身上亲切随意地氛围,那个大胆的女孩竟然真的做出了小狗的模样,歪头看着大野智道。


“诶……”大野智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应是好,却听厨房那里传来一声惊呼:“啊!”


大野智立刻回头一看,只见二宫和也皱着眉站在料理台前,白嫩的小手上被切开了一道口子正往外流着鲜血。

 

 ”Nino你怎么了?”大野智紧张地冲进了厨房,想也不想一把抓过了二宫和也的手。


“没事。”二宫和也拍开他的手转过头道,微长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神,他不愿承认自己是听到女孩的那句话后一下子乱了心绪才切到的手。


“口子似乎还挺深的。”堂本刚看着他的伤口皱眉,“我带你上去消个毒吧。”


“我带他去吧。”大野智脱口而出,说完才发现自己太冲动了,立即掩饰道,“我是说,堂本先生如果要招待客人不方便走开的话,这些小事我来帮忙就好了。”


堂本刚手上的确还有不少事,犹豫了一下便同意了。


堂本光一看着大野智带着二宫和也上楼的背影不由感叹道:“那个大野智,还真是很热心的一个孩子啊。”


堂本刚却皱着眉头一言不发。


“怎么了Tsuyo?”堂本光一见他


堂本刚歪了歪头,觉得自己应该是想太多,踌躇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开口了。


“扣酱,”他定定看着堂本光一道,“你不觉得大野智对我们家Kazu关心过头了一点吗?”




二宫和也的卧室内,大野智找出了绷带和创口贴,坐在二宫和也身边想要替他包扎。


“我自己来就行了,又不是断了手。”二宫和也没好气地将东西抢过来道。


“哦。”大野智呆呆地应道,他以为自那次他把二宫和也送回家后二宫应该已经没那么讨厌他了,可现在这态度怎么又像是一朝回到解放前?


二宫和也不肯理他,大野智只好无聊地打量着房间。这里毕竟是堂本家的别墅,一般并不会来常住,所以房间里其实没有几样东西,只是摆着几张装饰性的照片。大野智随手拿起一张看了眼,却瞬间愣住了。


照片上的二宫和也七八岁的样子,露着甜甜的笑容对着镜头比着两个小树杈,比起现在更像一只小柴犬。大野智却觉得照片上的男孩眼熟得紧,记忆的闸门一旦开启便如潮水般涌了进来。


…………


“小弟弟你怎么了?和爸爸妈妈们走丢了吗?”


“呜呜呜……”


“小弟弟你别哭啊……”


“呜呜呜呜呜呜不要,不要再丢下我……”


“嗯嗯,爸爸妈妈不会丢下你的,他们现在一定也很着急,跟着我去找他们好不好?”


…………


十八岁那年他捡到一个走失的小男孩,兀自记得最后他发现那小男孩竟没有妈妈,而是有两个爸爸。那小男孩哭得一脸眼泪鼻涕,找到爸爸后奶声奶气地对他说了声谢谢,还十分强硬地夺走了他的初吻。


等等,不会那么巧吧……


大野智转过头看向二宫和也的侧脸,眼前的人儿虽说五官已经长开,却依旧完美地与记忆中的男孩的脸重合。


原来,原来是他!


大野智呆呆看着二宫和也,内心忽然涌起一股微妙的感受。眼前便是他十年前曾帮助过的小男孩,现在已经成长为了可以独当一面的少年,却又以这样的方式与自己在十年后再次相逢。


他可不可以相信,真的是有命运在安排?


二宫和也包好了手转过来,对上他的眼神立刻嫌弃道:“看什么看啊色大叔!”


大野智一愣,方才旖旎的心思也收了七七八八。


是了,一切不过是自己在一头热而已吧?那时候的二宫和也还那么小,怕是早就不记得自己了。


心情一下子低落起来,大野智勉强笑笑道:“没事,我先下去了。”


二宫和也心一跳,他从未见过他那么落寞的眼神,一时间不由怔住了。


大野智出了二宫和也的房门,听着楼下派对的笑闹和音乐声,却迟迟没有下楼。


他靠着楼梯,苦笑着心想这下真是玩完了。


他,大野智,二十八岁的单身男性,对一个比自己小了十岁刚刚成年的男孩,动心了。



--------------TBC-------------

今天忘记埋梗了…………


评论(16)

热度(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