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鱼的鞘

一条咸鱼

【SK/KK】吾家有儿初长成__02

律师小大&KK养子Nino(十岁年龄差)

--------------------------------------------------------------


第二章、


一个小时后,酒店客房内,三人听完二宫和也的讲述后一致默契地选择了沉默。


“吐槽也好安慰也好,你们好歹说些什么啊。”二宫和也不耐烦地咂咂嘴道。


三个人互相看了一眼,一时却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


十八岁生日晚上酒后乱性失身给一个男人什么的……如果二宫和也的人生是一部小说,那作者绝逼没下限啊!


“Nino你现在打算怎么办?”生田斗真小心翼翼地问道。


“还能怎么办?就当被狗咬了!”二宫和也狠狠展开餐巾。反正酒店的费用都记在那男人的卡上,二宫和也便把最贵的Room Service都点了一遍。


“你居然那么快就看开了?”松本润微微讶异。


二宫和也拿起一块生的伊比利亚火腿,皱了皱眉道:“不然呢?难道要像个女人一样一哭二闹三上吊?”


“额……那你要告诉你爸爸么?”相叶雅纪挠挠头道。


“告诉他们,你们的宝贝儿子喝醉了酒主动勾引人家结果反而被压了?”二宫和也像看智障一样看着他。


“也是哦……”相叶雅纪放下了挠头的手。


“可Nino你难道就让它这样过去了?”松本润依然有些不敢相信地望着他,“我以为你不把那人整到生不如死不会罢休。”


二宫和也咬了一口夹着生火腿的面包,脸瞬间嫌弃地皱成一团,一面找着垃圾桶一面道:“我现在连对方名字身份都不知道,什么事都做不了,也只能想想开让自己好受一点。不过……”他扔掉了面包,转而剥起一根香蕉,微眯的双眼中闪过一丝危险的光芒。


“如果让我再看到他的话……”他面色狰狞,银光一闪,香蕉的头被小餐刀狠狠地削落。


其余三人只觉下体一疼,不约而同打了个寒颤。他们分明瞧见,自己好友的头上,正冒出小恶魔般尖尖的犄角。




三个人战战兢兢地把二宫和也送回家。


他那一身暧昧的红痕实在是如何跑火车也掩饰不了的事实,可火车帝就是火车帝,三言两语间就把话题引导到了虚构出来的女朋友身上。


虽然二宫和也吞吞吐吐,神色闪烁,但那不就是和女孩子初尝人事后该有的样子么!


堂本光一没多说什么,只是是拍拍他的肩,脸上挂着“吾家有儿初长成”、“饲养多年的猪终于拱到了白菜”意味深长的笑容。MAI三人组不由内心默默吐槽,叔叔这可不是猪拱白菜,而是您的猪被另一头猪拱了啊!


堂本刚心思多多少少比光一细腻一点,隐隐觉得二宫身上痕迹实在太过激烈了一点。不过见二宫和也神色如常他便也没有多想,嘛说不定只是那位小女友下手比较重,放得比较开……吧?


于是这段插曲竟然就被所有人抛在了脑后。




二宫和也刻意回避着去想那天晚上的事,渐渐便也淡忘了。


他依旧过着一个十八岁少年的暑假该有的生活,起床,打游戏,叫竹马带饭,打游戏,吃晚饭,打游戏,睡觉,起床,打游戏。 


直到堂本刚实在看不下去硬是把他从床上拖了起来。


“其实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吧?反正他现在高考结束放着假,人生中可不会有比现在更自由的时候了。”堂本光一显然是站在宅男的战线上的。


堂本刚转过头来一笑:“扣酱,不要以为我没看到今天早上你碗里的腌茄子是Nino帮你吃掉的哦。”


堂本光一瞬间坐直了身子,一脸严肃道:“咳咳,其实我也觉得你这样颓在家里虚度光阴很不好,非常不好。”


二宫和也鄙夷地看着眼前翻脸比翻书还快的堂本光一,内心默默诅咒活该你妻奴一辈子。


“其实一方面也是为了你大学专业和以后工作规划,要不要考虑来我们公司实习?”堂本刚转向二宫和也时声音也放柔了许多,“工作量不会太大,比上学轻松很多,平时就划个水啥的还能拿一笔工资。”


二宫和也听到最后一句话不由有些心动。


虽说堂本夫夫富得像是拥有好几座油田,从小对二宫和也的教育理念却从来都不是放纵他乱花钱的。小时候二宫看中了哪套游戏或者掌机都要自己想办法或做家务或去打工攒钱买,久而久之竟养成了被同学们调侃为“行长”的性格。


堂本刚见他态度松动又拿出两本资料推到他面前,说道:“你看看这是你老爸公司和我们杂志社最近的一些项目介绍,对哪个更感兴趣一点?”


二宫和也心里其实已经有了答案。作为一个在IT方面有着浓厚兴趣和知识的宅男,堂本光一的互联网公司无疑是他最完美的选择。他的手正要伸向那份资料,却在半空中顿住了。


只见一旁堂本刚的那份资料是某男性时尚杂志的企划书,封面上赫然是一张他最不愿想起却也最忘不了的脸。


“爹地,这个人是谁?”二宫和也指着照片问道。


“哦,他啊?最近挺红的一个律师。”堂本刚看了一眼漫不经心地答道,“我们这两期的主题不是要找娱乐圈之外年轻有为的青年才俊么?他正好上了几个法制节目有些小知名度,我们就把他请过来了,好像叫大野智还是小野智什么的……”


“爹地!”二宫和也一下子攥紧了企划书抬起头,用找到了猎物的狼一般亮得发绿的眸子看向堂本刚。


“诶?”连堂本刚都被他眼神看得有些发憷。


“请让我到你那里去实习吧!”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众里寻他千百度,得来全不费功夫。


二宫和也心想卡密萨马肯定还是爱着他的,不然怎么会给他那么好一个雪耻的机会呢?


哼哼,不把你整得后悔生而为人,我二宫和也跟着你姓大野!他站在摄影棚的角落里死死盯着聚光灯下那人,圆脸黑皮八字眉,一副老好人的样子,看了就想欺负。


“那个律师看上去好帅哦!”


“年纪轻轻就气质出众又多金,简直就是理想型!”


二宫和也不屑地看着几个在一旁花痴的女斯达夫,心想不就是个巧克力面包脸的大叔么?虽说穿了西装后的确人模人样的,可本质上就是个衣冠禽兽!


拍摄正好到了中场休息,二宫和也立刻走上前,甜甜笑道:“米娜桑,咖啡买来了哦!”


“谢谢Nino!”二宫和也虽然刚来没多久,但是他乖巧可爱的外表和谦逊有礼的性格很快就在男女员工里都圈了一大波粉。所有人都格外照顾他们总编辑家这位养子,平日里重活舍不得他做便只吩咐他跑跑腿买买咖啡而已。


二宫和也故意拿起最后一杯咖啡亲自走到大野智面前,露出招牌笑容道:“诺,你的咖啡。”


“啊谢谢……诶?”大野智一转身看到他,瞬间愣住了。


二宫和也很满意自己取得的效果,脸上的表情却是要多无辜有多无辜:“嗯?怎么了嘛?”


“额没什么……”大野智的表情看上十分纠结,仿佛想问他些什么又不敢说,只是硬着头皮接过他手中的咖啡。


二宫和也趁机手一松,整杯咖啡便全部打翻在了对方的西装上。


“哎呀呀真是对不起!”大野智还没反应过来,二宫和也就先夸张地叫了起来。


“怎么了怎么了?”摄影师和其余斯达夫们闻声连忙赶了过来,只见大野智浅灰色的西装和白色的衬衫上已经沾满了大片大片咖啡色的污渍。


”牙白,这下不会妨碍摄影了吧?”一个斯达夫担忧道。


”这倒没关系,西装部分的照片已经拍完了,只是这身衣服本来是问店里借来还要还回去的。“摄影师面露难色,”弄脏了怕是不得不要买下来了……“


”那个,是我不好,毛手毛脚的,我来陪吧!”二宫和也低着头道,嘴上说着逞强的话语眼眶却红红的,看上去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周围的人一下子心就软了,多么有担当的孩子啊!明明自己经济条件根本买不起这件衣服,却依然敢于承认错误揽下责任,多么地惹人怜爱!众人心里感叹了一会儿,紧接着就把眼神移到了大野智的身上。


大野智被众人盯得头皮发麻,只得无奈道:“那个,其实是我走神了没接住,还是我买下来吧。”


“大野桑真是大度的人呢!”众人于是又喜笑颜开地赞叹道。


二宫和也抹了抹憋出来的眼泪,转过身去不让所有人看见他恶作剧得逞的笑容。他整理衣服的时候看过那套西装的吊牌,后面整整一连串的零,就算大野智算得上收入顶尖的律师也是要咬咬牙剁手才能买的价位。


看着大野智五官都皱成一团的面包脸,二宫和也心里默默比了个胜利的V Sign。


他的报仇之路,才刚刚开始呢。


----------------TBC------------------

争取在每一章里都埋个KK歌里的梗~~


评论(18)

热度(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