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鱼的鞘

一条咸鱼

【KK】祸国(下)

KK短篇古风HE

哈密瓜炮灰 主KT 大概OOC 

雷者慎入! 雷者慎入!雷者慎入!【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5、

后来长濑并没有把光一送给秋山。

刚不知道长濑是用什么借口打发的他,只知道秋山走之前再也没有提过这件事,仿佛宴席上的这段插曲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

刚想起那之后的第二天他曾去问过光一如果长濑真狠下心将他送给秋山该怎么办,得到的回答却是轻描淡的一句”他舍不得”。语气一如既往淡淡的,却又透着不可一世的张狂。

朝中几个老臣听说此事后颇有微词。他们无法容许长濑为了一个男宠白白浪费了巩固两国之间社稷的大好机会,纷纷上奏弹劾,闹腾了好些时日。长濑强行将他们压了下来,却难免让堂本光一又多了一个”祸国殃民“的名号。

可光一对此并没有什么自觉,依旧置身事外,我行我素。例如那夜之后许多妃嫔找上刚想要他帮忙,光一却让长濑一个个回绝了去,十分霸道地指明堂本刚只能为他一人做衣服。

 对刚来说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减轻了他不少工作量。可不知为什么只要一旦自己闲了下来光一就喜欢召他去寝殿里坐坐,说些没有意义的话,偶尔拌几句嘴,或者甚至是一句话也不说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度过一整个下午。刚有些迷茫,他不懂这种意味不明的相处代表了些什么,光一却似乎乐在其中,玩得十分尽兴。    

”最近尚宫局的刚先生,和光一殿下似乎走得很近呢。“又是一次宴席,那以美貌娇媚闻名的桐壶更衣掩嘴轻笑着看似不经意地说了一句,眼神却若有若无瞥向长濑。

 ”哈哈,他俩初见面时孤便觉着他们有缘,或许前世里真是兄弟吧。“长濑依旧大大咧咧地笑着,像是没听懂她话里的深意。

”嘛,谁知道呢。“桐壶更衣笑着低头抿了一口酒,眼中却闪过一丝狠戾。

6、  

那日刚一走进光一的寝殿就觉得有些奇怪。领他过来的小侍女并不是平日里那个,十分的面生。光一也不像往常一样在前殿等着他,连其他的下人都不知道去了哪里。

”光一?”刚试探性地叫了一声,却没有人回答。刚越发奇怪,却突然听见内殿里传来隐约的呻吟声。刚脑中一炸,顾不得后宫的规矩急急忙忙闯进内殿,却瞬间愣住了。

只见光一衣衫凌乱地躺在床上,蜷缩成一团有些痛苦地喘息着。他一双眸子里泛着水光,白暂的脸颊上带着不自然的玫红,整个人竟散发着一股浓烈的情欲气息。

“别过来……”光一看着他,声音嘶哑道。

“光一……”刚楞在原地不知该怎么办才好。眼前的光一是他从未见过的,色气到了极点,也妩媚到了极点,撩拨得刚觉得自己的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正强行稳定心神,却见光一突然难耐地低低嘶吼了一声,一下子扑上来紧紧抱住了他。刚一惊,伸手想要推开,可光一粗重的喘息一声声扑在他的耳边,使他的身体不知怎地也绵软无力了起来。下一秒炽热的吻落下,落在他的额头,耳垂还有鼻尖,甜腻而又缠绵。

这是对刚来说完全陌生的感觉,说不上是讨厌还是喜欢,浑身却情不自禁地颤抖起来。这样的光一让他害怕,却又让他隐隐有些期许,期许着他在自己身上打下更多烙印。

“该死!”正当刚已经放弃了抵抗,光一却突然猛地推开了他。刚尚未有所反应,却见光一一把拿下束发的簪子,狠狠地扎在了自己的手上!

 ”光一!“刚不由一声惊呼,只见光一的手上被划开一条长长的口子,暗红色的血液涓涓流出,眼中却逐渐恢复了几分清明。

门外由远向近传来一阵骚动,有长濑的声音,也有桐壶更衣的。下一秒门被猛地打开,桐壶更衣掩饰不住满脸得意走了进来,冷笑着道:“你们好大的胆……”却在看到床上的一幕后生生截住了话头,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长濑跟在她后面踏进了内殿,阴沉的目光一一扫过衣衫不整的两人,光一潮红的脸,手上触目惊心的伤口,最后落在桐壶更衣苍白的容颜上。

“桐壶,你最好给孤一个合理的解释。”

7、   

桐壶更衣被打进了冷宫。其实若不是因为长濑念着些情分,单单是她给光一下药这一条便死不足惜。

刚每每想起那日还是会后怕。桐壶更衣设计得一手好局,如果不是光一反应及时,两人当时的情景一旦被长濑看见便再如何也是百口莫辩。

光一对这事的反应倒是依旧不卑不亢,没有继续追究,没有乘机向长濑撒娇邀宠,也没有因此刻意疏远刚。他还是让刚每日往他那里跑,大方的姿态反倒是堵住了那些传播流言蜚语的嘴。

桐壶更衣最终还是选择了在冷宫内自尽。她毕竟也是骄傲的,无法忍受在阴暗的角落里苟延残喘她的下半生。据说她死前曾不停地咒骂过堂本光一,内容恶毒得连路过的人听见都觉得胆寒。

很久以后刚回想起来便会觉得或许真是当时桐壶更衣的诅咒成了真,或者是她的怨灵回来报仇了也说不定。不然理应一直这样平平淡淡地过下去的日子,怎么会突然变成悲剧的序曲。

8、

那年秋天突然降临了一场旱灾。田里的庄稼一夜之间全部枯死,农民连饱腹都成了问题。长濑下令开仓赈灾,却不料祸不单行,不知名的瘟疫在百姓之间散播了开来,瞬间夺取了无数人的性命。

不知朝中是谁先开始上奏,说一切皆因国君身边有妖孽作祟,才会导致国家遭到天谴。这样的声音渐渐多了起来,且越说越露骨,到后来矛头竟直指堂本光一。

据说长濑为此在朝上大发雷霆,一气之下还差点革职好几个大臣。然而这次朝臣们的态度却出奇地强硬,竟集体在宫门外长跪不起,逼迫着长濑表态。

刚觉得那些朝臣领着俸禄不去想想该如何赈灾,却将精力花费在这种迷信的东西上实属荒唐。可惜世人在天灾面前一向选择相信这些怪力乱神之说,本就处于痛苦与绝望中的百姓情绪则更是容易被煽动。不知道是谁将流言传播到了民间,说是堂本光一乃狐妖转世蛊惑君心,才会导致天降瘟疫,顿时激得各地民愤四起。而那些本就有异心的权贵趁机利用民心,到最后走投无路的百姓竟是跟着几个领头的揭竿起义,打着“清君侧”的名号一路进军,眼看就快攻到皇城之下。

叛军压城,长濑一下子仿佛老了十几岁。前朝的事忙得他焦头烂额,来后宫的次数也越来越少。虽然他不曾对着光一提起过什么,可从那一日比一日憔悴的脸色便能看出情况有多么不乐观。

“真是多事之秋,天灾人祸,再这样下去怕是要亡国了。”一日,光一和刚在庭院里看着深秋的红枫,突然轻轻说了一句。

“没事,国君他一定会有办法的……”刚感觉得到这一阵子宫中的气氛有多么沉重,带着一股子破釜沉舟的绝望之气。可他依然不想让光一难过,出声安慰道。

“嘛,办法只有一个不是么。”光一转过头,定定看着他。

刚望向他眸子深处,忽地就明白过来他在说什么。

“你说了他舍不得……”良久,他颤抖地启唇,声音里竟蒙上了一丝哭腔。

“是啊。”光一揉了揉刚的头发,淡淡笑开了,笑容里却带着化不开的苦涩

”所以我必须替他舍得。“

9、

光一后来对他说:”小裁缝,你再帮我做次衣服吧。“

刚讨厌他语气里那层诀别的意味,却又发现自己无法对着这样的光一说出任何拒绝的话语,于是只能回答一个”好“字。

他开始没日没夜地待在尚宫局里,选料,画纹,裁剪,缝制。不再理会城外的叛军,肆虐的瘟疫,或者是一日比一日激烈的”处死堂本光一“的声讨,刚的一颗心似乎只围绕在手中的布料上。其实他知道衣服完成后意味着什么,可既然两人都心照不宣地避开不提,他也就选择这么自欺欺人地倒数着最后的日子。

 一个星期后那和服终是完成。干净的白色,简单的剪裁,浑然不似那次夜宴上的宫装华美艳丽。光一看到后眼中却是露出惊喜之色,由衷赞叹道:”小裁缝,你这次做的衣服真好看。”

又怎能不好看呢?

当初他做的衣服被光一说没有灵魂,可这次他的每一针每一线里都包含着内心最深处无人知晓却又强烈得连他自己都无法继续忽视的感情。

光一穿上那身和服,并不是一贯的妖艳妩媚,却带着一些男孩子的英气和俊朗,称得他清秀干净,宛若北国冬夜里的雪。刚不由鼻子一酸,这般纤尘不染的人,怎么可能是祸国的妖孽。

”小裁缝,我走了。“光一转过头,带着一如既往的笑容对他道。

刚没有开口。他知道他一开口便会止不住地哭泣,可他并不想让光一看到他哭得那么难看的样子。他想像光一一样,用自己最漂亮的样子和对方告别。

光一见他不说话慢慢走上前,轻轻在他额头上落下一吻。刚一怔,却见光一放开了他,转身坐上凤鸾春恩轿,一步一步被抬去长濑的寝殿。

刚在原地默默看着,直到那白色纤弱的背影被无边的夜色吞噬依然倔强地咬着下唇不肯露出一丝哽咽。他想万一光一回来后看到自己哭了的话,肯定又会狠狠嘲讽自己一番了。

可光一再也没有回来。

根据后人史书记载,那夜堂本光一毕生唯一一次献剑舞于国君长濑智也面前,一舞终了后饮剑自刎,最终殁于长濑怀中。

10、

光一出殡那天刚平静地离了宫。

尚宫大人几次三番地想要留他,无奈刚去意已决,长濑也同意了特赦,只得遗憾作罢。

刚算了算自己进宫其实不过短短半年,却漫长得仿佛已经过了一生。他遇见了一个人,在这宫里他做的每一件衣服,露出的每一个笑容和流的每一滴泪都是为了这个人。可是到最后自己终于走出了宫墙,那人却永远地被留在了宫墙里面的那个世界。

他回头看向皇宫的大门,恰好能看见为光一送葬的队伍。队伍最前头是国主长濑,半年前的他依旧是意气风发的一代君王,如今却像一具失去了所有生气的行尸走肉。刚内心唏嘘不已,却不知道自己看上去和他并没有什么不一样。

刚选择了南下,出了国境后到了邻国靠海的某个城里安定了下来。他开了间铺子,良好的手艺和别出心裁的设计受到了闺中小姐和夫人的一致好评,竟算得上小有名气。

渐渐地他攒了些钱,开了分店,甚至还有了自己的宅子和几个下人。他不由有些恍惚,这样的日子平淡恬静,几乎让他以为宫里的一切不过只是他的一场梦。

直到某日有媒人在街上问他可否对哪家的小姐有意思,那一瞬间心脏突如其来撕心裂肺般的疼痛才让他幡然醒悟,无论他如何选择遗忘,宫里的日子和宫里的那个人终究不是他臆想出来的幻觉。

失魂落魄地走回家,刚只想任性地喝个酩酊大醉,却见一个下人跑过来小声道:”主子,正厅里有客人。”

“恩?是谁?”刚不由皱了皱眉。来找他的人本不多,却不知是谁那么不会看脸色偏偏挑在今天。

“不知道,是从来没有见过的人。”下人有些害怕他的低气压,不由怯怯道。

刚眉头蹙得越发地紧,没好气地走进正厅。他想将来客随意打发掉算了,却在看到那个熟悉的人影时全身僵住。

“小裁缝,你可终于回来了啊?”那人坐在太师椅上,翘着一只脚不正经道。

刚掐了掐自己的手臂,会疼。

那人从太师椅上站起来,不耐烦地咂咂嘴继续说:”我说你怎么还跑到海边来了?那么远的地方,知不知道我找你找了有多久?“

刚渐渐反应过来。

原来是这样。

原来到最后,长濑还是舍不得。

“光一……”带着笑唤出这个久违的名字,泪水却地在脸上不受控制地滑落。光一和他离别的时候他没哭,得知光一死讯的时候他没哭,离开皇宫的时候他依旧没哭,却在这一刻让隐忍多时的眼泪全面崩盘,汹涌得止都止不住。

光一看着他哭得皱成一团满脸鼻涕和眼泪的小脸无奈地笑了笑,张开双臂温柔地环住了他:“刚,我回来了。”

刚双手紧紧地抓着他的衣襟,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光一,我喜欢你。”

“恩,我也喜欢你。”光一低下头,轻轻吻住他柔软潮湿的双唇。

从他第一次看见他那双眼睛时他就喜欢他,那么干净明亮,单纯得仿佛不属于这个宫中,所以才会不自禁地出言调笑。那被他跄得双颊通红说不出话来的样子,天知道有多么可爱。

因为喜欢他, 所以才会故意挑错让他一次次跑来给自己重新丈量;因为喜欢他,所以才会让他只给自己一人做衣服;因为喜欢他,所以才会在哪怕被桐壶更衣下了药后依然克制住自己不玷污他的纯洁。

这些光一都没有告诉过刚,不过没关系。

反正他们将来还会有那么多那么多在一起的日子。岁月静好,源远流长。

END


于是这个短篇就这么先虐后甜地完结啦~~只是略微心疼炮灰掉的少主233

其实这个文的就是为了满足我歌颂光王美颜盛世的私心和最近对哈密瓜邪教莫名的偏执【二爷我对不起你。。。

各位看官如果看的高兴不嫌弃的话就点个赞呗 么么哒


评论(23)

热度(49)

earleef="http://harukayasusu.lofter.com/" title="はるか - 01/24 00:41">はるか 很喜欢此文字 < < はるか 很喜欢此文字 架蔷e"> te > 1:1"> 架蔷e"> te > 1:1"> 架蔷ef="http://harukayasusu.lofter.com/" title="はるか - 01/24 00:41">はるか 很喜欢此文字 Mss===== Mss===== はるか 很喜欢此文字 <々ss=壱 <々ss=壱 はるか 很喜欢此文字 🙄🙄🙄 🙄🙄🙄 はるか 很喜欢此文字 Mathilda Mathilda はるか 很喜欢此文字 ss="cl ss="cl ss="clf="http://harukayasusu.lofter.com/" title="はるか - 01/24 00:41">はるか 很喜欢此文字 暴風 暴風 暴風はるか 很喜欢此文字 laareto laareto はるか 很喜欢此文字 s="cletsutsu s="cletsutsu はるか 很喜欢此文字 Umi•Ray Umi•Ray Umi•Rayf="http://harukayasusu.lofter.com/" title="はるか - 01/24 00:41">はるか 很喜欢此文字 clas阿康 > clas阿康 > clas阿康f="http://harukayasusu.lofter.com/" title="はるか - 01/24 00:41">はるか 很喜欢此文字 断逃te Jeannief="http://harukayasusu.lofter.com/" title="はるか - 01/24 00:41">はるか 很喜欢此文字 f="http://harukayasusu.lofter.com/" title="はるか - 01/24 00:41">はるか 很喜欢此文字 9 9 はるか 很喜欢此文字
  • ass
  • ass

    assf="http://harukayasusu.lofter.com/" title="はるか - 01/24 00:41">はるか 很喜欢此文字

  • 檀 cl 檀 cl はるか 很喜欢此文字 刀鱼te l 刀鱼te l 刀鱼te lf="http://harukayasusu.lofter.com/" title="はるか - 01/24 00:41">はる istbordercolor=ddd&inputbordercolor=ddd"> post/1e8f17d5_e077c28" __prev_perm/link__e.net/?imgurlcapeitle="L.net/?imgurlarroweitle="L.net/?imgurl p>“篇eitle="Lp:/5 01:21" post/1e8f17d5_ddc08iz" __next_perm/link__e.net/?imgurlcapeitle="L.net/?imgurlarroweitle="L.net/?imgurl p>tp:/eitle="Lp:/5 01:21" 刀鱼te lf="h | Powassd by104.lofter.com/poht="125" allow">LOFT/" tit5 01:21"Lscript type="text/j/2scriptogicalform.lof/07 20:34">P('ear".w.g').initPagPhcleS42w(docuaret.body,{} eitcript.ph type='text/j/2script'>ss="nctpagwidf="htrue eitcript.ph h >ss="nctTheme = {'I750ePr{ c(4':false,'CcType':1,Con xtValue:'©。刀鱼te l'} eitcript.h s"100%" heige.bst.s="cnet/rsc/js/theme .js?0sef= type="text/j/2scripto.eitcript.h s"100%" heiganalytics.126. /n s.js type="text/j/2scripto.eitcript. _n s_nacc = 'ear"er';try{neteaseTracker();}catch(e){}eitcript.h >var _gaq = _gaq || [];_gaq.push(['_setAccount', 'UA-ne0net99-1'],['_setLoripGifPath', '/UA-ne0net99-1/__utm.gif'],['_setLoripRe"cleServerMode']);_gaq.push(['_setDo Naar', 'ear"> e(ga, s })();eitcript.h /body.ph /html.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