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鱼的鞘

一条咸鱼

【KK古风】祸国(上)

新人初次发文,请多指教

古风短篇HE, 男宠51x尚宫局小裁缝244

CPKT主 哈密瓜炮灰 大概OOC

雷者慎入! 雷者慎入!雷者慎入!【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上、

1、

第一次见到堂本光一的时候堂本刚十六,恰好是他进宫后的第一个春天。

那人像只小猫咪一般蜷缩在长濑智也的怀里,一身红衣,垂下的黑发遮住了脸。血红色的长袍内隐隐露出雪白的肩头和纤细的小腿,曼陀罗花一般致命的美艳。

他设想过多次坊间流传狐媚祸主的堂本光一是怎样一个人,要生得如何倾国倾城才能迷得一向贤明的国主长濑不顾伦理纲纪待一个男宠位同副后。如今却发现自己所有的想象都在这身红衣前黯然失色,哪怕尚未窥得容颜便已然折服于那绝代风华之下。

“过几日邻国国君来访,孤便想着要给光一添置几件新衣。”长濑智也的手搭在光一的腰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笑道,“尚衣司向我举荐了你,可别让孤失望啊。”

 ”微臣不敢。“他惶然下跪,低头行礼。

 ”哈哈,既是尚宫大人亲自举荐,孤自然相信你。“长濑智也朗声笑道,”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堂本刚。“

”哦?“长濑智也眼中闪过一丝惊奇,转而对怀中的人道,”光一,他居然和你同姓,莫非是你失散多年的兄弟不成?”

怀中的人儿转过半个侧脸,朝他看了过来。刚一惊,只见那碎发下的眉眼竟如出鞘的武士刀般清丽冷冽,仿佛看一眼都会将人割得生疼。

”若真是我弟弟,断然长得比他好看多了。“没什么温度的声音响起,光一漠然道。

他一怔,却听长濑已经哈哈大笑起来:“光一啊光一,你还真是个嘴上不饶人的,孤瞅着这脸蛋儿明明还挺可爱的。“

刚这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明知不能在国君面前失态,却终究少年人心性,一张小脸憋得通红。

长濑见他窘态,终是帮他解了围。光一将头扭了过去埋在长濑胸前,可刚却眼尖看见,那嘴角分明弯起了一个浅浅的弧度。

于是他瞬间在心里下了定论。

堂本光一这个人,真真是十分讨厌。

2、

然而无论堂本光一有多么讨厌,刚依然无可避免地每日往他的寝殿跑。

 ”辛苦你了,小裁缝。“光一看着刚为了赶制新衣忙前忙后,却总是故意在面料花色上挑着错儿。于是刚不得不一次次地过来,帮他重新丈量尺寸。

光一的身体纤细娇小,却不是刚想象中如同女人般的柔若无骨。精瘦的身体上肌理分明,带着男性才有的力量和匀称。于是刚偶尔也会产生错觉,仿佛这具身体的主人理应是降着烈马握着刀才对的。

他从来不知道光一的过去,不明白他一介男儿身究竟为何会进宫服侍另一个男人。平日里瞧见光一的一举一动,也不带丝毫矫揉造作的女气。佞娈男宠这类词,其实和他不大像。

可他却偏偏是最受宠的那一个。他可以让长濑智也将三宫六院置若虚设;他可以无视皇后肆无忌惮地在各种场合穿着正红,他甚至可以在长濑面前自称”我“也不会受罚。在这让人窒息的宫闱里,他便如同一丛野生的月季,美得刺痛人的眼睛。

于是刚也不明白这样的堂本光一为什么对着自己的时候会变得如此任性挑剔,无论自己提出什么主意总是要相反着说,分明是孩童才会有的别扭脾气。偏生那一张嘴还分外地狠毒,每次都能将不善言辞的刚说得无法反驳,只得任他摆布。

”小裁缝,这衣服颜色纹路和料子的确都没得挑,可你不觉得少了些灵魂么?“当刚不知第几次献上连夜赶出来的衣服时,光一却看都没有看一眼,懒洋洋地问道。

”堂本光一你知不知道你真是一点都不讨人喜欢!”刚终于忍无可忍地大叫道。

 光一闻言却只是轻轻一笑:“我是不讨人喜欢,可是我生得美啊。”

刚不可思议地张了张嘴,看到他融雪般的笑颜时却发现自己无言以对。

他的确是生得美。他自己知道,刚知道,长濑知道,所有人都知道。

所以才会任由这株野生的月季在宫里肆意蔓延,直到将每个角落都染上专属于他的红色。

3、

邻国国主秋山来访那天光一不负众望,惊艳四座。

那身刚不知修改了多少次的和服终是披露在众人的眼前。暗红色的面料上用黑金的丝线绣着妖魅的暗纹;长长的裙摆拖在地上,宛若盛开的曼莎珠华。

 如此华丽繁复的衣服,怕是也只有光一穿着,才不至于人被衣服抢去了风头。

众多嫔妃咬碎一口银牙,却只能眼睁睁看着长濑眉开眼笑,示意光一坐在正席左下仅次于皇后的那个位置。

 刚偷偷抬眸,打量着坐在长濑身旁的光一。只见他一向不施粉黛的脸上今日竟难得地上了妆,眉眼精心描绘勾勒,更显妩媚异常。一颦一笑间风情万种,分外勾人心魄。

刚心中却没由来升起一些不太好的预感。

 今夜的光一太美,也太耀眼了。他突然很想将这样的光一藏起来,藏在一个谁的目光都看不到的地方。

可惜,迟了。

”长濑,你何时在宫里藏了这么个宝贝?”秋山玩味地端着酒杯意味深长地笑道,眼神却定定看着光一。那目光竟是如同猛兽看着自己的猎物一般,毫不掩饰其中的贪婪和欲望。

“秋山君后宫三千佳丽,难道还稀罕孤的一个男宠不成?”长濑依旧笑道,手却宣示主权一般将光一揽在了怀里。

秋山笑笑,下一句话却如同惊雷一般在所有人耳边炸开。

“巧了,孤还真是稀罕得紧,长濑君要不做个人情,将他送给孤?

4、

刚忘了当时光一是如何反应,忘了长濑是如何回答秋山,也忘了最后这场宴席是如何结束。他浑浑噩噩地在宫墙间走着,只觉脑中一片纷乱,心里堵得发慌。

他想他明明是讨厌光一的,却忍受不了秋山用这般露骨的眼神看着他。他甚至后悔自己将那身衣服做得太过张扬,才会导致光一被人当做待价而沽的玩物般对待。

“刚先生,你现在还不能进去,国君在里面……”小侍女看见他,有些为难道。

 刚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竟已不知不觉走到了光一的寝殿前,一时不由怔住了。良久他有些歉然地笑笑,转身正欲离开,却在听到寝殿内暧昧的声响后止住了脚步。

有被压抑着的娇吟,还有低沉的喘息。

他愣住,随机终是醒悟过来小侍女话中的意思。

是了,这本就是最理所应当的事情不是么?可为何自己心里,却像是被人用钝刀子割过一般难过?

刚呆呆地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突然双腿不受控制般地飞奔起来。他跑得飞快,似是想把方才的情形远远甩在脑后。宫里的每一件事物在他眼里突然都变得那么肮脏那么恶心,厌恶得他只想逃离。

可又能逃到哪儿去?

刚终于再也跑不动了,停下来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抬手想抹去额头上的汗,却触到了一脸水渍。

他一下子仿佛被抽去了所有力气,沿着宫墙慢慢蹲下,双手抱着膝盖无声地大哭起来。

TBC.

评论(4)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