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鱼的鞘

一条咸鱼

关于花魁的一些脑洞


被tegoshi在ms上的花魁造型惊艳到了orz 忽然就想写全J向的吉原艺伎设定文。
244老师是妈妈桑,花魁nino,后辈有未来的花魁kame、tegoshi等等,cp可牵扯sk、kk、ak、tegomassu这样。
不过有神作柳依河洲在前 所以不知道会不会有正文啦 先写了几个小片段试雷【洁癖慎入:


*********二宫和也的场合:

片段一:

他一双眸子是十分浅的茶色,在阳光下折射出琥珀般的光晕来,清澈得宛若不谙世事。诚然这张脸算不得如何妖媚,却有着一份在吉原里难得一见的纯净和乖巧。人们看了难免心生怜惜保护,却又在脑海中隐隐升出希望可以亲手弄脏他的念头来。

片段二:

“你大可去向堂本刚揭露我与男人偷情。”
二宫和也冷冷道,他的长发凌乱地披散着,眼角微红,许是方才动情的时候哭过,“只是你要知道,我是馆里的招牌,发生这种事情挨顿打骂便过了。堂本刚甚至会把这丑闻压下来,好让我继续当他的摇钱树。可你的智哥哥就不一样了,等堂本刚抓到了他………”
他说到这里威胁般地将手往脖子上一抹,眯起眼睛道:“你觉得他会怎么样?”
知念侑李这才有些惊恐地发现二宫和也一直以来的伪装有多么完美。他以为他便是客人面前那个嘴甜又听话的单纯少年了,却不曾想过倘若真是这样,又怎能在吉原这种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生存下来。


********堂本刚的场合:

片段一:

艺馆里的孩子们最爱看堂本刚抽烟。日暮的时候他总斜斜靠在回廊上,宽大的袖口内伸出一只白暂瘦弱的手,扶着烟管漫不经心地吐出一口白色的烟圈。不知多少人疯了般想要模仿他这份慵懒随性,却都只能勉强学个样儿。那股骨子里透出来的沧桑却醉人的风情,却是是尚且青涩稚嫩的他们无论如何也掌握不了的。

片段二:

素色的浴衣包裹着他浑圆玲珑的身体曲线,一头长发已留过肩头,兀自滴着水珠。二宫和也忽然就明白过来堂本刚当年为何能是名动吉原的花魁了,因为他哪怕是站在那里什么都不做,四周空气的氛围也在一瞬间暧昧朦胧了起来。

片段三:

“堂本刚你究竟有没有心?!”
众人闻言皆是一惊,却见堂本刚上楼的脚步顿了顿,缓缓回过头来。
“心?”
他似乎听到了什么顶顶好笑的事情,嘴角勾出一抹讽刺的笑意,在昏黄的灯光下竟是丽得惊人。
“那种东西在我进艺馆那天起,早就被丢掉了。”



********龟梨和也的场合:

片段一:

“真是丑的让人心痛。”锦户亮双手抱在胸前,看着跪在地上瘦小得宛若营养不良般的男孩不屑冷哼道。

片段二:

他白瓷般肌肤是上两抹弯刀般锋利的浓眉,一双细长的眸子带着与生俱来的狐媚,瞳孔却似万年寒潭般悄怆深邃。樱花色的薄唇紧抿着,眉眼间的艳丽和武士刀般清冷的气质完美地糅合在一起,更激起人对他的征服欲。

片段三:

他这一生若飘零的彩蝶,绚烂也短暂。众人知他性子冷傲刚烈,却不曾想得知赤西仁结婚之后竟真会如此决绝。或许似他那般倾城绝色的美人,自古以来本应便只有死亡才能画上最完美的句点。


********手越祐也的场合:

片段一:

没有人想过当初那个笑起来土里土气的男孩子会出落到如今这般境界,精致的眉眼间带着勾人心魄的万种风情,五官漂亮得让人移不开眼。一颦一笑间眼波流转,竟是颇有几分当年龟梨和也的风范。
“就知道会是个妖孽。” 堂本刚斜斜扶着烟管,微眯起双眼笑道,“看来下届花魁没跑了。”

片段二:

“增田先生。”
手越微微一笑,抿出两个小小的梨涡。他自进艺馆便跟着二宫和也,自然知道怎么利用自己外表讨人喜欢,又该怎么捡客人爱听的话儿说。可同时他内心也暗暗警告自己万万不得同二宫和也一样,聪明精明一世,却最终误在了一个“情”字上。
吉原里的人本就是风花雪月内的逢场作戏,区区露水姻缘,又何必去较真呢?


Fin.

评论(28)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