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鱼的鞘

一条咸鱼

无门捡到一个小孩_(一)


Cp: 无门x水野

一个忍国和大奥的胡乱拉郎,时间线是忍国无门离开伊贺之后,手中牵的小孩就是水野。

养成设定,年龄差有,阿国亡妻设定有,私设成山,雷者慎入。

目前还不知道写多长,应该是短篇或者中篇,四到五发完。没有大纲没有存稿,坑文可能性极强。

***********给没看过忍国的各位科普一点忍国的结局:阿国死后,无门感到了对忍者世界的心寒,便收养了曾经被阿国救起的小忍者一起离开了伊贺。


------------------------------------------------------------------------------------------------


01、


无门不知道带孩子原来是那么麻烦的事情。如果知道,兴许他离开伊贺时就不会捎上那个拖油瓶了。


“喂,小鬼。”他双手抱在胸前,不耐烦地咂咂嘴,“起来了。”


“可是我走不动了。”


男孩坐在地上,抬起头理直气壮道。他脸上脏兮兮的,眼睛却是清澈明亮,双手朝着无门撒娇般地一伸:“要么你背我?”


无门瞬间被他噎住,紧接着头疼地捂住了脸;“你好歹也是受过忍者训练的吧,体力怎么那么差?”


“三天翻过三座山,换做是谁都会透支的!”男孩瞪大眼睛不满地抱怨着,见无门并不打算理会自己眼睛股溜溜一转,竟呈大字型倒在了地上耍无赖,“我不管,反正我就是起不来。你要么就把我扔在这里,任我自生自而灭得了。”


无门见状简直瞠目结舌:“喂,你一个小孩怎么还会撒泼了?”


躺在地上的男孩毫不示弱地瞪了回去:“你堂堂伊贺第一忍者还虐待小孩子呢!”


哦天,为什么有人会觉得小孩子可爱?这种生物分别就比魔鬼还难缠!


无门在那一瞬间差点真的就想转身走人了,可没走几步阿国的容颜就浮现了上来。那般孱弱娇小的女子,秀气的眉眼间却似蕴含着巨大的力量,谴责一般地审视着他,让他不自觉就停下了脚步。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阿国一定不会见死不救的。


“唉。”


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无门妥协地蹲下身子:“你上来吧。”


男孩楞了楞,显然没想到他居然答应得那么痛快,不过很快就机灵地从地上爬了起来趴到了他身上:“我就知道无门大人不会做背信弃义的事情的!”


无门心里不由苦笑,谁都知道伊贺最强忍者向来视欺骗、先下手为强高于一切。男孩这是夸错了人,伟大的不是他,是那个名叫阿国的女子。


可阿国已经不在了。


路途一时变得安静起来。男孩身子很轻,像羽毛般没什么分量;小腿一下一下踢在他手臂上,配合着他的脚步行程奇异的律动。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无门忽然想起了什么,朝身后的人问道。


“小老鼠啊,你不是知道的吗?”


“……这哪儿是个像样的名字。”


“那我也没办法了。我没爹没娘的,谁来帮我取名字?”


无门顿住了脚步。


此刻他们正身处于安静的峡谷里。身侧是波光粼粼的河流,河岸另一边是一望无际的田野,逆着阳光折射出金黄色的光晕。


“水野。”


他缓缓开口了。


“从今以后,你就叫水野吧。”



02、


天下已是织田家的天下。


可是无门并没什么好怕的。虽然他高居通缉榜的榜首,易容术却能轻易帮助他在织田军的眼皮子底下瞒天过海。只需换个偏远点的小村庄,他便可改头换面,用另一个身份继续活下去。


他走到了尾张国的小村庄内,在一个靠溪水的地方建了一顶与从前无异的小草屋。屋内布置得干净简陋,还给阿国设了一个小小的牌位。白天就在溪水里捕鱼,正午便拿到附近的集市上去卖。如此平凡的生活,似乎真的就能像普通人般过一辈子。


然而很快他就发现身边还有比织田军更令人头疼的存在。


“无门,你是不是傻?”


当无门第三天带着一整筐没能卖出的鲜鱼从集市上回来后,水野终于忍不住发飙了,“伊贺最强忍者,居然连卖鱼都卖不好?”


他个子虽小,双手叉腰的样子却是气势凌人。无门下意识地哆嗦了一下,却很快反应过来自己才是长辈,脸色一沉反驳道:“我只学过怎么杀人,不会卖鱼怎么了?”


水野闻言几乎快要跳起来了:“可是如果你再不赚钱回来,家里都快没米下锅了。到时候饿死的可不止你一个,还有我啊!”


无门听了这话也不乐意了,大刺刺地将筐往地上一摔:“那有本事你去卖啊!”


水野被他动作一吓,懵懵地盯着地上的鲜鱼一时竟没了声响。无门心中莫名一软,正在反思自己方才是不是语气太过粗暴了,却见水野忽然抬起头道:“好。”


“诶?”这次轮到无门愣住了,“你要和我去集市?”


“没错。”水野稚嫩的小脸上闪过一丝狡黠的微笑,“明天,你一起带上我吧。”


若说无门起初还对水野的自信抱了几分嗤之以鼻,那当翌日赶集的时候,他已经彻底没了脾气。


水野换了身干净的衣服,乖巧地在他摊前一站,清秀白净的样子立刻吸引了不少人的视线。只见他清了清嗓子,大声吆喝起来:“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新鲜的香鱼诶1斤只卖1文钱……”


软糯的童音尚有几分尖细,颇有穿透力地飘荡在街头巷尾,听在人耳里却丝毫不嫌聒噪。很快就有和蔼的妇人走了过来,对着他温柔道:“诶,你说你这香鱼是新鲜的?”


“嗯,我爷爷一大早去溪水里捞上来的!”水野点点头,无门现下易容成了老者的模样,他乐得利用起这点优势,“他年纪大了腿脚不好,清晨溪水的凉意沁入他的膝盖,到了潮湿天气就会发作。可是为了照顾我,他依旧每天都一大早就去溪水里捕鱼的…………”


他说到这里声音黯淡了下去,浅茶色的眸子泛上一层湿意,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的样子:“真希望我能快点长大,帮他分担呀………“


妇人一见他这么副要哭不哭却故作坚强的模样心都软成一滩水了,急急掏出财布语气怜爱道:“可怜的孩子,多么懂事孝顺呀;来,阿姨今天就买五斤好了!”


水野眨巴眨巴眼抬起头,尚未来得及感谢便见居然有更多人围了上来,一个个都挂着比他亲爹还要温柔心疼的表情:


“来,阿姨也买三斤,找零就留着,自己买些喜欢的东西吧!”


“老夫买个四斤,再送你个烧饼!”


“我身边没零钱不方便,不过以后你如果来我们摊买鸡,我给你便宜四分之一!”


水野被这阵仗吓得楞了一瞬,随即立刻反应过来,立刻摆出一副感激的表情开始利索地收钱。也亏得顾客们乌压压地围成一圈,没看见无门坐在鱼摊后,惊讶得连假胡子都快掉下来了。


怎么水野几句话的功夫,就能把这些大人们哄得团团转,比前几日加起来都卖得多了?


他坐在原地,百思不得其解。却不曾想他当年叱刹风云的最强忍者都能被男孩磨得举手投降,又遑论是那些普通人。


两个时辰后,香鱼已被抢购一空。水野捧着快要溢出来的铜钱罐,笑得眉眼都弯了起来。无门把别人送给水野的小玩意儿放在推车上收好,转头对着他道:“讷,回家了。”


“好!”水野拿了钱自是高兴,难得露出了几分小孩子的童真。一蹦一跳地跟在无门后面,好奇地打量着集市上各种各样的摊位。无门好笑地看着他,却见他忽然站在一个摊位前,脚步不动了。


“嗯,想要?”


无门懒洋洋地探头看去,便见那摊上雾气腾腾,蒸笼里白白胖胖的几个大馒头,看着甚是可爱。水野眼巴巴地扒在边上瞅着,听他这么问立刻转过头来狠狠点点头:“嗯!”


“额…………”


无门本来想说没有闲钱的,可男孩的眼神充满了期待,隐隐似乎还有小狗般毛绒绒的尾巴在他身后摇啊摇。一番激烈的天人交战后无门终是败给了那该死的心软,认命地回答道:“行 ,以后一个月只能吃一次,知道不?”


“哇!!”水野哪里还听得进他的话,从摊主手里接过馒头就咬了一大口。刚出炉的肉馅烫到了他的舌头,却丝毫不减兴致:“唔卖一!”


“好吃?”无门见状不由随口问了一句。很少有人知道他其实是偏爱甜食的,对肉馅的馒头也无法理解个中美味。可见水野吃得那么高兴,他内心忽然也感到了一丝满足。


“四啊…………”


男孩嘴里塞满了肉馅已说不清楚话语了,却忽然飞快地凑到他脸庞亲了一口,“无门大人最好了!”


无门不由彻底僵住。


仿佛有什么温暖的东西潜进了他心底,将那冰封的世界融化开了一个小小的角落。这股神秘的力量唤醒了他心底那一片无尽的荒芜,自阿国死去后终是有光芒开始慢慢复苏。


水野或许只是无意,可他自己却明白。


那是自他降临在这个世间以来,获得的第一枚吻。


-------------------------TBC------------------------------

评论(6)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