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鱼的鞘

一条咸鱼

【SK】Love Retarded_18


ABO生子 有SJ、微KK

前文见Tag#差强人意的婚姻

有bg 雷者慎入 踩雷不负责

-----------------------------------------------


第十八章、


待樱井翔来到二宫和也病房门口时,便见松本润恰好走出来带上了门。


“松润…………”


他想和他打个招呼,却见对方不过是冷冷看了他一眼,便斜斜靠在门板上漠然问道:“什么事?”


樱井翔何等聪明,只一愣就反应了过来:“你在怪我和大野智一起骗你们?”


松本润冷哼一声,当做是默认了。


樱井翔不由哭笑不得:“连你都觉得大野智做得不对么?”


“当然了!”松本润闻言立刻瞪大了眼睛,“他把Nino扔在这里不闻不问了五年,如果不是遇见我和堂本家,他这五年要怎么熬!”


樱井翔却是叹了口气。


“松润,你以为堂本夫夫为什么会把二宫和也护在自己的羽翼之下?”


“这…………”松本润一愣,忽地就怔住了。


一个他不敢相信,却异常地合乎情理的念头冒了出来:“你是说…………”


樱井翔没有细讲,又扔出了一个重磅炸弹:“或者说,你以为为什么二宫和也的室友那么巧是你?”


松本润终是全然明白过来!


所有线索联系在了一起,一笔一划如此严密,彻底动摇了他曾经坚信的事实!


“出事的第一年,二宫家封锁了所有消息。而大野智感染了病毒,几乎一直徘徊在死亡线的边缘。”樱井翔终于缓缓开口了,将当年的事情娓娓道来,“如果不是我恰好出过读研,在日料店看见了正在打工的二宫和也,所有人都以为他已经死了。”


“大野智为了躲过哥哥的再次暗算只能装疯卖傻,何况大半个纽约都在黑帮和大野聪的势力范围之下,他根本不敢暴露二宫和也的存在。他想拜托我,可我的身份也太过敏感。于是我只能找到自己的导师求他帮忙,顺便和纽约大学打了声招呼,让他们分给二宫和也一个热心善良,又能好好照顾他的室友。”


松本润只觉自己喉头发紧,酸涩莫名:“于是他就遇见了我,而我们又遇见了堂本光一。”


“不错。”樱井翔点点头,“这些年我一直在纽约暗中调查黑帮的动向,大野智也在日本试图瓦解自己哥哥的势力…………而当万事俱备,一切都到了最后的阶段时,大野智才放心亲自来到纽约,重新回到二宫和也的身边。”


“可二宫和也却失去了全部记忆,而他也不能与他相认。”松本润也像是被樱井翔的语气感染了,情不自禁地喃喃道,“哪怕inori真的是自己的女儿,也不能听她叫自己一声爸爸…………”


“不错。”


樱井翔说到这里忽地顿了顿,深深看了他一眼:“你一直说二宫和也这五年不好过,可难道大野智这五年就好过了吗?以前的事二宫和也忘了便忘了,自可抛下一切活得潇洒;而我尼桑却只能一个人痛苦地守着那些回忆,强颜欢笑地活了五年。”


“对,对不起。”松本润这才反应过来大野智这些年为了二宫和也付出了多少,一时不由被深深震动,“我什么都不知道…………”


“没关系,不知者不罪。”樱井翔不甚在意地拍了拍他的肩,“讷,现在可以让我进去了吧?”


却见松本润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古怪起来。


“怎么了?”樱井翔皱了皱眉,突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一下子打开了门。


只见病床上空空荡荡,哪里还有二宫和也的影子?





一个星期后。


纽约皇后区某座老旧公寓的阁楼上,大野智轻轻推开了房门。


印入眼帘是个简陋的小房间,可能还没有他家的主卧室大。房间朝北,在冬天里显得分外阴冷。唯一的亮点是小小的天窗,阳光倾洒下来,让不大的空间瞬时多了几分温馨。


这里便是二宫和也初来纽约时住的地方。便是在这里,他的爱人独自一人带着刚出生没多久的女儿,度过了最艰苦的一年。


“不好受,是吧?”堂本刚说着从拐角处转了过来,“想想自己心爱的人曾经吃过那么大的苦,而自己始终不在他的身边。”


大野智低下头,看不清他的表情:“嗯,这些年谢谢你们。”


堂本刚淡淡一笑:“没事,举手之劳罢了;他那么讨人喜欢,我们自己也乐意帮他。”


他说着走进了房间,边打量边感慨道:“我还记得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啊……带着孩子站在我们家门口,一副成熟爸爸的样子。”


他说到这里轻笑了一下:“明明自己也只是个孩子来着。”


见大野智依旧不说话,堂本刚心中好笑,不由走上前去拍了拍他的猫背:“喂,振作一点,不就是老婆孩子又跑了么!”


大野智心里无奈,心想您要不要用这种菜市场又涨价了的语气如此轻描淡写地描述这种事情啊?嘴上颓然道:“刚老师,您说万一他真的不原谅我,要和我离婚怎么办?”


堂本刚瞬间瞪圆了眼睛:“怎么可能啊!如果真是这样,我早就和我家那位离婚了上百次了。”


大野智一愣,却听堂本刚又继续说了下去:“要我说,Nino他也不过赌赌气和你闹个小别扭,你何苦一脸天塌下来的样子。诚心道个歉,再哄一哄就是了。”


你家堂本光一和你闹别扭闹到不见人影消失一个礼拜的啊?!大野智内心十分抓狂,着重语气一字一句道:“刚老师,我现在连他在哪儿都不知道。”


堂本刚斜过了眼:“当年人在纽约都能被你找到,你现在还怕找不到他?”


大野智一愣,随即握紧了双拳。


“我明白了。”





与此同时,东京,港区高级公寓内。


“Shit!”


二宫和也第无数次看着水管工掉下了管道,不由习惯性地爆了一句英语的粗口。相叶雅纪闻言从厨房内探出头来,朝他喊道:“Nino你都玩了一天了休息会儿吧,我煮了晚饭哦~~~~”


“请别告诉我又是麻婆豆腐。”二宫和也瘫在沙发上怏怏道。


“喂,我一个大明星天天下班还有给你煮饭已经很不容易了好不好!”相叶雅纪说着走出来,把一个大碗在他面前狠狠一敲,“爱吃不吃!”


二宫和也撇撇嘴,还是拿起碗吃了起来。


相叶雅纪又给了二宫祈一个小碗,里面是特制的微辣版本。却见祈接过碗,无辜地看向二宫和也道:“小和,我们什么时候回家?”


二宫和也手一顿。


“如果你想,过两天我可以带你回二宫家看看。”没有波澜的声音响起,二宫和也回过神来,继续埋头吃饭。


“不,不是的…………”祈的小脸纠结成了一团,似乎在搜寻正确的表达方式,“我们什么时候能再看到阿智啊?”


二宫和也闻言放下了筷子。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转头看向祈认真问道:“Inori,你很想他?”


“是的!”小姑娘立刻点点头,“小和不是说,我们已经是一家人了吗?”


“那如果我们回到像以前一样,还是只有我们两个人一起生活呢?”二宫和也试探性地问道,“我,和你,可能还有松润哥哥…………”


小姑娘一愣,忽地眉毛往下一垮,竟像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不,我要阿智么,我要阿智…………”


二宫和也一下子乱了手脚,全然不知如何是好。却见相叶雅纪伸出手来一把抱起了她,笑弯了眼睛柔声哄道:“好了好了,小和只是在和你开玩笑而已。祈只要乖乖等着,阿智就会回来了哦!”


小姑娘立刻眨巴着眼睛巴巴地看向他:“阿智真的会来找我们吗?”


“嗯!”相叶雅纪笃定地点点头,“他肯定会的!”


祈立刻再次破涕为笑,乖乖地坐回位置上吃饭。晚饭后相叶雅纪又陪她看了会儿电视,把她哄睡着后才再次坐回二宫和也身边。


“你也看到了。”再次开口时他语气已变得严肃起来,“祈这个样子,你还准备继续和大野智冷战下去?”


二宫和也顿了顿。


“她只是一时不习惯而已…………”


“够了二宫和也。”相叶雅纪毫不留情地打断了他,“祈年纪那么小,都本能地会对大野智产生亲近;你和大野智一起那么多年,难道舍得再次抛下他?”


二宫和也闻言垂下了眼眸,良久都没有说话。直到相叶雅纪都快以为他睡着了,才听他缓缓开口:“我只是很茫然。”


他说着抬起头,平日清亮的眸中一片迷茫: “我不知道究竟哪个才是真正的大野智?我喜欢的他,单纯,干净,清高,从来不会与世俗同流合污…………哪怕生长在最虚伪势利的环境里,也依旧保持着自己的初心。”


他说到这里一顿,又继续说道:“可现在我才知道他也有他的野心,他的城府;他会伪装、会步步为营……以至于我都不敢确定他到底是为了我才做这些,还是为了这些从头到尾都只在利用我。”


“于是你就像一个逃兵一样躲到我这里,不敢亲自去向他确认?”相叶雅纪听了不由冷笑道。


二宫和也瞬间被他的话勾起几分怒气,立刻反驳道:“喂,你自己有什么资格说我啊!”


相叶雅纪顿时一愣。


“说什么女生最想date的国民爱豆,却在被女朋友甩了后也不敢去追。”二宫和也见状喋喋不休地说了下去,“讲真我也是不明白,你有那么多女粉丝,怎么偏偏就认准那一个了?”


相叶雅纪怔了一会儿,竟是真的陷入了回忆:“她很可爱啊,会犯迷糊、会对我撒娇,撩一撩就害羞到不行…………”


二宫和也不由扶额,出声打断了他:“拜托,外面随便哪个女生都这样好不好?”


“可那都是我在的时候。”相叶雅纪的语气忽然认真了起来。


“诶?”二宫和也一时没能反应过来。


却听相叶雅纪继续说了下去。


“我不在的时候,她比谁都坚强。”



--------------------------TBC-------------------------




评论(34)

热度(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