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鱼的鞘

一条咸鱼

【SK】Love Retarded_16



ABO生子 有SJ、微KK

前文见tag#差强人意的婚姻

有bg 雷者慎入 踩雷不负责

------------------------------------------------


第十六章、


二宫和也闻言只觉眼前一黑,却还是强做镇定道:“我不信。”


“为什么不信?”大野聪耸耸肩,“我本来就是你最初的婚约者,标记你也无可厚非。”


"你…………” 二宫和也立刻想要反驳他,却忽然惊恐地发现一个事实。


他想反击的依据,竟是整整十七年的空白。


大野聪见状笑意更深,蛊惑般地说道:“不错,我就是你的婚约者,可那个时候,你居然一根筋地喜欢上了我弟弟…………他有什么好的,没有继承权没有上进心,整天神神叨叨地画画捏泥人,却把全东京最漂亮的omega你给迷得晕头转向…………你说我气不气?”


他说到这里顿了顿,表情忽然变得高深莫测起来,如同逗弄着捕兽夹内猎物的猎人般残忍:“所以我就不顾你的同意,强行标记了你。”


二宫和也瞬间四肢一软,跪坐在了地上。


力气仿佛一点一点被抽去,世界变成了巨大的黑幕,逐渐在他四周崩塌…………他大口大口呼吸着冰冷的空气告诉自己要冷静不可轻信大野聪的话语,可是噩梦般的念头还是不可抑制地冒了出来。


万一大野聪说的是真的…………


万一祈真的是大野聪的女儿………………


那他那么多年拼命守护的东西,岂不就是一个巨大的笑话?


“不,不是这样的…………”颤抖着嘴唇说出的话语,却已经没有了多少说服力,“肯定不是的…………”


大野聪慢慢蹲下身子,看似温柔地抚上他的脸:“我的小和也,你还有什么好抵抗的呢?快点接受事实吧,祈就是我的孩子,我们的孩子,我们现在一家人又在一起了………你不用担心大野智,反正从最一开始我就注定是你的alpha,我动用点小手段就能让你和他离婚再嫁给我…………”


二宫和也听到这里一怔,却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把同力推开了他,恶狠狠道:“我不会和大野智离婚的!”


大野聪似乎没想到他的反应会那么激烈,站在原地楞了一会儿,随即面目扭曲,不可思议地叫了起来:“什么?!难道说你又爱上了他?!你竟然又爱上了那个傻子?!”


二宫和也淡然道:“是又怎样?”


“好,好……”大野聪气得指着他说不出一句话来,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失去神志一般仰天狂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傻子,好一个傻子,那我今天就让你看看他的真面目!”


他忽然一把抓住了二宫和也的头发强迫他站了起来,不知从哪儿拿出一把上了膛的手枪抵住了他的太阳穴:“大野智!你再不出来,你的小宝贝可就看不见明天的太阳了!”


二宫和也被枪抵得泛起一阵呕吐的欲望,却听此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仓库门口响起:


“哥哥,请你放了他。”


……………………


是幻觉吗?不是幻觉吗?


瘦小猫背的身影逆着光走了进来,二宫和也忽然就感到一阵眩晕。


这个世界是真实的么?如果是,又怎会像梦境般荒诞虚伪?


大野聪露出一个阴测测的嘴角弧度:“我的好弟弟,你终于肯来了。”


“放了和也和祈。”大野智终是走到在他面前站定,声调毫无波澜,冷静得让人觉得如此陌生,“你想除掉的人是我。”


“哟,那我可更不敢放人了,他们可不就是你最大的软肋么?”大野聪玩味地笑道,“要我放人,除非你答应我两个要求。”


“你想怎样?”大野智镇定道,却不知为何,眼神始终没有看向二宫和也。


“停止你们对纽约黑帮的调查,并销毁所有生化病毒相关的证据。”大野聪毫不犹豫地说道,紧接着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根针管,扔到大野智脚下,“然后,给你自己注射这个。”


“不要!!”二宫和也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那针筒里是什么他动动脚趾都知道,其中威力经过五年研究肯定比大野智当年被注射的还要凶险十倍。


大野聪狠狠地拿枪管顶了顶他的额头,示意他安分一点。却见大野智面色平静地捡起那针管,再次看向大野聪:“好,我答应你。”


大野聪满意地撇撇嘴:“看来你还真是爱他爱得情根深种。”


大野智没有回答他的话,仍旧面无表情:“那你是不是可以放了他们了?”


“不不不,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食言?”大野聪摇了摇头,“你注射后一个小时药效才会发作,这一个小时内你可以选择听我的话销毁证据,当然你也可以报警,不过那样…………呵呵,子弹可是不长眼睛的。”


大野智沉默了一会儿,拔开针头果断地朝自己静脉里推了进去。


不要,不要…………绝望和无助的感觉从未如此鲜明,二宫和也想要放声大叫,却崩溃得发现自己发不出任何声音。他眼睁睁看着针管里的液体一点一点被注射到大野智体内,身体却被束缚着动弹不得;脑子飞快地运转,却想不出任何办法………


“啪!”


大野智把空了的针筒往地上一扔,针筒瞬间摔了个粉碎:“这下你满意了?”


“很好。”大野聪点点头,“接下来你可以打电话让你的小朋友开始收手了…………”


大野智依言掏出了手机,却忽然看向大野聪,一字一句道:“哥哥,你就那么自卑么?"


大野聪一愣,紧接着瞪大了双眼:“你,你说什么?”


“我说你自卑。”大野智语气平淡得似乎只是在讨论今日的天气,“你看看,我当年不过是个只会画画的废物,现在只是个装疯卖傻的智障,你却对我产生了如此强大的危机感……如果你真的那么强大,又何苦动用那么复杂的手段不惜一切除掉我?”


“你,你不要胡说!”大野聪立刻像是被人扼住了喉咙,神色变得激动起来,“自卑?!我怎么可能对着你自卑!”


“对啊,所以我也不明白。”大野智不卑不亢道,“你究竟是在害怕些什么?”


大野聪震住了。


害怕?


他居然是在害怕?


执拗地不肯承认,可拿枪的手已经开始颤抖,心底的心魔再次鬼魂般缠绕住了他。


弟弟出生那天父亲发自内心的喜悦…………


弟弟三岁时亲手画画,送给父亲作生日礼物时父亲惊喜的笑容…………


弟弟开始上学后不曾上心,却总是排在年级前五的成绩…………


还有那一天二宫和美告诉他,二宫和也与他弟弟悄悄在一起的事实…………


他知道大野智无心和自己争夺什么继承权,也不愿与自己相比。可他明白,大野智的淡然、大野智的无为、大野智的不思进取、都只有一个原因。


因为大野智不想。


等到哪天大野智内心沉睡着的狮子被唤醒,那便是无人可以抗衡的强大。


“没有!我才不会怕你!”大野聪忽然便像是发狂一般喊着,“我明明是最优秀的,是大野家最优秀的alpha……全东京都知道我从小就是天才,而你,你不过是个什么也不会的废物…………”


他说到激动的地方连双手都开始挥舞了起来,然而就在那一瞬间,枪管离开了二宫和也的太阳穴。


“砰————”


不知从哪儿来的子弹立刻精准地击中了大野聪的手,枪被击落在了地上,痛得他立刻发出一声嚎叫。二宫和也一用力,挣脱了他的束缚,飞快地跑到祈的身边帮她松绑。


仓库门外瞬间涌进了大量的NYPD,个个都配了枪,纷纷对准了大野聪。而带头的人一身黑色大衣,正是拉风到不行的樱井翔:“大野聪,你已经被包围了,请随我们回警局接受调查。”


“你,你们…………”


到了这个地步,大野聪终是反应了过来。他英俊的面容扭曲到了狰狞的地步,不甘而仇恨地瞪着他们,“好,好一个天网恢恢,可你们还是算漏了,大野智他注射了病毒,不出一个小时就会死亡…………“


“你是说这个?”大野智却是轻描淡写地从袖口内掏出一支针管,“不好意思,已经被我换掉了。”


“怎,怎么可能?!”大野聪立刻震惊地瞪大了双眼。他,他明明亲眼看着大野智注射的病毒,可他手里那根针筒,分明一滴也没有动过!


“曾经有个人教过我魔术。” 大野智淡淡说着,语气中却似乎有些哀伤,“许久不练,手法倒也没有生疏。”


“竟然是这样…………”


大野聪双目赤红喃喃说道,大野智见状不由叹了口气,缓缓开口:“哥哥,你又是何苦…………”


然而此时,却见大野聪忽然不知哪儿来的力气,竟用一种不可思议地速度重新捡起了手枪,对准了二宫和也!


“Kazunari!”


大野智一惊,立刻想也不想地便飞跑过去挡在了二宫和也身前。二宫和也楞了楞,却是下意识地一把推开大野智的身体,再次将自己暴露在了枪口之下!


“砰砰————”


一声枪响,紧接着便是更多枪声,大野聪瞬间在NYPD的枪弹下被打成了一个筛子。可大野智却什么也顾不得了。


他看见他此生最心爱之人正在自己面前如同飘零的落叶般一点一点倒下,鲜红的血液像是被加了放慢的滤镜,溅出一片妖艳的红。


“和也,和也!”


他终是接住了他的身子,颤抖得仿佛浑身血液都冻结成了寒冰。哪怕是在与大野聪对峙时也不曾慌乱,如今却觉得仿佛丢失了整个世界。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害怕,就像个黑夜中的孩子般不知所措。


二宫和也躺在大野智的怀里,怔怔看着眼泪划过大野智的脸颊。他想要抬手帮他抹去,却发现自己使不出任何力气。


生命悄然流逝,四周缓缓陷入了无尽的黑暗;只是在最后一刻,他仿佛看到了一丝光明。


他终于全都想起来了啊………………



------------------------TBC---------------------


昨天留言基本破了新高 然而热度居然创下本文新低😂

感觉十分魔幻了



评论(34)

热度(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