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鱼的鞘

一条咸鱼

【SK】Love Retarded_14



ABO生子、有SJ、微KK

前文见tag#差强人意的婚姻

有bg 雷者慎入 踩雷不负责

--------------------------------------------------------


第十四章、


教学楼门口松本润目送着二宫和也走了,依旧站在原地磨磨蹭蹭不想回家。他其实意外地是个害怕寂寞的人,想到要回去一个人面对空荡荡的房子对着家电自言自语,脚步就变得难以挪动起来。


好在此时堂本泉奈打了个电话给他。


“松润哥哥……”对方支支吾吾地,良久也没说出过个具体的所以然,“你,你回来帮我们签个字呗……”


松本润一愣,下一秒心中也猜了个大概。估计这两个少爷小姐又受不住家庭教师的折磨,向他来求救了。


“嗯知道了,我这就回来哦。”


他没怎么多想,立刻答应了对方调头脚步轻快地朝车站走去。嘛其实他没那么想见到那位家教三三,一点儿也不想。


回到家打开门泉奈就冲了出来,拿出一张卷子伸到他鼻子下,话没说几句眼中就含了一包泪来。松本润一看,哟呵,鲜红的59。


要是被堂本光一知道自己的儿子考了这样的分数,泉奈估计是看不见明天的太阳了。


他太阳穴“凸凸”跳着看着那张惨不忍睹的卷子,下意识地扶了扶额:“喂喂,初中就考这个分数太说不过去了吧?”


“我,我偶尔没发挥好么。”泉奈眼眶红红地看着他,看得他心里像是有小猫在挠,“拜托帮我签个名吧,松润哥哥,你肯定能理解我的!”


“理解你?”松本润不由哭笑不得,“我初中时候可从没考过不及格啊!”


“可二宫哥哥说了,你以前高中时候老挂科。”泉奈小嘴撅得老高,不服气道。


“那是因为你还没读到物理。”松本润像是想到了什么噩梦般的回忆似的抖了抖,眼中流露出恐惧的神色,“你不知道那东西多可怕,能读好的都是变态。“


“可我爸爸就一直拿物理书当趣味读物看的。”泉奈出声提醒他。


“啊,所以说堂本光一真是个变态啊…………”松本润深以为然地点点头,转头却看见樱井翔真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一下子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慌忙掩饰道,“我的意思是你爸爸他和凡人不同,他是神仙,大王,云上之人,啊来来来我帮你签掉…………”


刚想掏出钢笔却见一只手伸了过来,抽点那张卷子淡淡道:“你这么纵容他们,只会把他们宠坏的。”


“诶?”松本润一愣,随即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小孩子偶尔一次,也不用那么苛刻么……”


"有了一次例外就会有下次,他们知道有你做靠山,渐渐就会越来越有恃无恐。”樱井翔认真道,把卷子还给泉奈板起脸,“去把错题抄一遍订正一遍,等爸爸们回来再签字。”


泉奈嘴一撇,眼看又要哭。松本润还没来得及心软,樱井翔已经自然地勾住了他的肩:“润君就不用操心了,去沙发上休息会儿吧。”


好闻清冽的松针香气钻入松本润的鼻腔内,让他微微一滞,下意识地便被樱井翔带着朝沙发区走去。泉奈见状急急忙忙想要拉住他,却见弥生伸出手,拦住了他的去路。


“姐姐你干什么啊?”泉奈着急得跺跺脚,带着哭腔委屈道。


“你还看不出来么。”


却见少女精致的眉眼间几分冷漠,语调分外高深莫测。


“松润哥哥他,已经快被拐入敌方阵营了啊。”





二宫和也晚上还是做了寿喜锅,虽说平日里被松本润与堂本刚两尊厨神投喂着,可事实上他自己的手艺也是丝毫不差的。三个人把一大锅牛肉吃了个精光,到后来祈实在撑不住,被奶妈抱上去睡了。


褐色的汤汁在锅里“咕嘟咕嘟”翻滚着,白色的热气袅袅升起,虚化了窗外一片灯火阑珊。整个房里都开着地暖,在冬日里舒适得像春天里的温房。二宫和也撑着脑袋看着烛火摇曳在大野智脸上,下意识地便脱口而出:“现在这样真幸福啊。”


“诶?”大野智呆了呆,眼中流露出几分关心,“小和以前不幸福吗?”


二宫和也被他问得愣了楞。


他方才只是随口有感而发,只觉这一刻安稳,宁静,岁月似乎可以平和到地久天长。可如今想来,这都的确是他以前不敢奢望的东西。


以前,在大野智到来以前。


清酒的酒劲开始上头,回忆走马灯般地在眼前闪过,让他看得一阵眩晕。那些事情他来美国后从来没和人说过,可不知为何,他现在却想向对方全部倾诉。


可能因为大野智是个傻子听了也不会懂,可能因为他醉了,也可能因为,他只想说给大野智听。


“五年前我在东京的医院里醒来,17岁,怀着孕,不知道自己是谁。”


他开口了,不管对面人的反应,眯起眼睛自顾自地说了起来:“牙白吧?我也觉得超级牙白。可更加严重的事情还在后面呢。周围一圈家人,竟然没人知道孩子是谁的,甚至都不知道我被标记过。“


他托着腮,白净的脸上带着醉酒的红晕,浅色的眸中一片雾气朦胧:“我们家老头子当时可生气了,他一心想让我嫁给个厉害的alpha好给二宫家带来最大的利益,现在倒好,我被个来历不明的alpha标记,谁还会再要我啊?于是他就让我把孩子打掉,抹去标记后就可以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他说到这里顿住,忽然笑了笑,一张容颜在烛火下竟是丽得惊人:“讷讷你说好笑不好笑?我明明最讨厌小孩子了,却为了个连父亲是谁都不知道的小生命与老头子死扛了一个星期。扛到后来老头子妥协了,却在我生完孩子后一个月就把我送到了纽约。“


“他封锁了所有消息,在他看来宁可让所有人以为我是在意外中不幸去世了,也比被人发现这样的丑闻好。他没给我多少钱,也没给我准备房子学校工作。我只能一个人带着刚出生的祈,在异国他乡自生自灭。”


他说到这里看了眼手中的清酒,一口气又喝掉了一杯,把玩着杯盏沉默不语。


那大概真的是他最无助的一年了,刚到这个陌生的国家没有任何靠山,语言不通无法交流,而父亲给他的钱在扣掉房屋租金与托儿所的费用后甚至还撑不过一年。他一面在日本人开的饭馆内打工一面带着孩子,晚上读英语,清苦地在皇后区红砖房的阁楼内熬过一个个漫漫长夜。


“打工真的很累啊,黄种人的地位比黑人还要低下,奖金还会被领班克扣。”他看着烛火再次轻声开口,“住的地方治安很差,晚上回去宁可绕路也不敢走小公园;下雪天暖气坏了,叫了一个星期也没能修好结果大病一场;哦对我还是个omega,说不定随时都会被哪个alpha拖到巷子里去强行标记…………”


“小和,别说了。”


大野智忽然出声打断了他,二宫和也一愣,抬头却见对方的双手竟微微有些颤抖。


“你…………”


“小和,别说了。”


他又重复了一遍,忽然站起身,越过桌子狠狠地抱住了他。


“喂…………”二宫和也一惊,下意识地就想去推。可是大野智的怀抱却更紧了一点,他抱得那么用力,让他几乎有了窒息的错觉。


“我不会让你再受任何委屈的。”


黏黏糊糊地声音在耳边响起,二宫和也眨了眨眼,忽然就想起了大野智放在袜子里的圣诞愿望。


“想要小和幸福快乐一辈子!”


简单朴实,甚至幼稚到可笑。可不知为什么,大野智的这些话在二宫和也眼里比任何花哨的情话都要触动人心。


“傻子。”他不由得勾起嘴角,回抱住了对方的脖子;对方身上带着浅浅的海水味道,熟悉安心得让他觉得那样可靠,“我困了,你抱我去睡觉吧。”


声调中都不自觉地带上了撒娇的意味,大野智闻言手臂不可察觉地僵了僵,紧接着顺从地将他轻轻公主抱了起来。


明明并不比二宫和也高大,公主抱起来却份外轻松稳健。二宫和也被他一路抱上二楼的卧室,竟也丝毫不见大野智喘一口气。


“小和你先睡吧,我去洗澡。”大野智将他放在了床上就想离开,却被二宫和也双手勾着脖子往下一拉。他尚未反应过来,下一秒,对方的唇便毫无征兆地吻住了他。


大野智瞬间觉得脑海中一片空白。


二宫和也的唇软软的,凉丝丝的,小猫一样调皮地在他唇上轻轻摩挲着。大野智被他这样乖巧主动地吻着几乎失去理智,却仍是强行忍住反客为主的欲望,放开了他的唇瓣沉声问道:“小和,你在做什么?”


“吻你啊。”二宫和也醉酒后的样子更是美得勾人心魄,竟是主动凑上前来在他耳边吹了一口气,“讷,你想不想要我?”


大野智被他这样一撩拨差点就炸了,好不容易按耐住自己的冲动定了定神:“小和哥哥你别闹,你醉了。”


“我没有。”二宫和也倔强地说着,双手仍是不安分地在他身上点着火,见他久久没有反应竟像是快要哭了出来,“喂大野智你到底行不行啊?我们都结婚了这种事情你还怕什么啊!”


大野智闻言一顿,紧接着深深吸了一口气。


“和也,我是谁?”


二宫和也也是醉糊涂了,没有听出他对自己称呼的改变,小狗一样眨着湿漉漉的双眼委屈地看着他:“你是大野智。”


“那你喜欢我吗?”


“诶?”二宫和也愣住了,仿佛大野智问得问题太过艰难,歪着头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


大野智见状内心叹了口气,帮他拉好衣领就想退下床边。


却听身后传来轻声的呜咽:“喜,喜欢的。”


大野智全身僵了僵,不可思议地转过身来:“你说什么?”


二宫和也却不愿再说了,整个人变成了樱花的颜色,羞得拿起被子盖住了自己的脸。


破车。


却没人注意一旁,二宫和也的手机屏幕闪了闪,未读的新消息展现在了屏保上。


“from相叶雅纪:


Nino,他曾是你恋人。”


---------------------------TBC----------------------------


回来了悄悄咪咪更个新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





评论(76)

热度(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