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鱼的鞘

一条咸鱼

【SK】Love Retarded_13

ABO生子 有SJ、微KK

前文见tag#差强人意的婚姻

有bg 雷者慎入 踩雷不负责 

--------------------------------------------------------


第十三章、


二宫和也夜里睡得并不安稳。


梦中起先是一片朦朦胧胧的白雾,散开后场景清楚了一点,不过依旧像是隔着一层绢帛的老电影般看不真切。隐约能看出那是一间卧室,还有两个看不清脸的年轻男孩一起坐在床上。时间大概是夏天,男孩们都穿得很清凉;而窗户的外面阳光正好,隐隐传来阵阵蝉鸣。


“讷,”头发稍长的少年先开口了,他的声线里带着一丝天生的冷漠,不过意外地好听,“你老跑我这儿来,就不怕你爸爸发现?”


“不怕啊。”另一个男孩也不回头,视线专注在手上的游戏机上,“你是我学长,我来找你自习天经地义。”


“自习打游戏?你倒是出息。”明明是略带调侃得语气,二宫和也却听出了几分宠溺的味道,“不过你爸爸似乎并不喜欢你和我多接触呢。”


这句话似乎戳到了男孩的心事,只见他一把扔下游戏机,嘟起嘴气鼓鼓道:“那个死老头子就把我当成他的一件作品,恨不得我早点嫁给你哥哥,好让他把你们大野家也划到自己的势力范围内去。可这都什么年代了,omega还不能自由恋爱啊?”


“嘛,嫁给我不也是嫁进大野家?”头发微长的少年慢慢从背后抱住了他,暧昧地凑到他耳边低语,“你愿不愿意呢,大野太太?”


怀内的男孩闻言一顿,紧接着便转过身来,慵懒地搂住他的脖子,语气几分狡黠几分挑逗:“那请问你手里有继承权吗,大野先生?”


少年的手一点点摸上他白嫩的大腿,把头埋进他肩颈深吸一口气:“目前还没有呢,不过以后…………”


他的手忽然一顿,眉头皱了起来:“你用了什么身体乳啊,怎么味道这么甜?”


“诶 ?”男孩的眼睛湿漉漉的,无辜地抬起来看向他,“就,就一直是以前那个……啊!”


他忽然便无力地瘫在了少年身上,身体不自然地颤抖着,白暂的皮肤上浮起一层漂亮的樱花粉。熟悉的燥热和空虚感袭卷了全身,让他无意识地便勾着小腿在对方身上乱蹭。空气中甜腻的气息越来越浓烈,如果再不制止,怕是会把其他人都引过来。


“你待在这里别动,我去给你找抑制剂。”


少年自然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咬了咬牙克制住自己的欲望将男孩放在床上就想去翻抽屉。却听男孩的声音忽然从身后传来,叫住了他的脚步。


“等等。”


男孩声线软软糯糯的,像某种小兽的呜咽。可是如果仔细听,又带着一份不容拒绝的倔强。


“智,标记我。”


………………………………


二宫和也猛地从床上坐起来。


身下潮湿的感觉可耻地提醒他刚才发生了什么,让他不由低头捂住了双颊。该死,他明明已经几百年没有做过这样的梦了,怎么结了婚反而变得欲求不满起来?难道是因为天天和一个alpha在一起接触越来越多,渐渐就被对方的信息素影响了吗?


二宫和也脸烧得通红,轻手轻脚地下了床,偷偷摸摸跑到厕所洗内裤。像个初尝禁果的高中生般清理完罪证,这才放下心,哈欠连天地重新安然睡去。


只是入睡前有一瞬间恍惚。


梦里那个男孩,一直在叫谁的名字来着?





圣诞节假期不过短短两个礼拜,几天后,二宫和也便重新回到了校园。看着身边熟悉的同学和教授微笑着对他打着招呼,他一时竟是有些恍然。明明只是隔了一个假期,可学生时代对他来说,仿佛已是一个世纪之前的事情了。


他不知道的是结婚后看事物的心境都会发生微妙的改变,自己尚还在后知后觉,身边人却都已看出了端倪。国外媒体不会像日本那样大肆报道他们的婚礼,他们也丝毫不知道二宫和也已结婚了。同系素有“行走爆料机”绰号的日本留学生——生田斗真终是午休的时候没能忍住,悄悄跑去找松本润打探虚实。


“松润啊…………”生田斗真纠结了半天组织语句,犹犹豫豫地开口,“你觉不觉得nino他放假回来后就……有些不一样了?”


“有吗?”松本润吃着被其他人戏称为“草”的轻体沙拉,面不改色地回答道,“我觉得还好。”


“哪有,今天早上我问他借钱买vending machine,他居然和我说不用还了!”生田斗真瞪大了眼睛把桌子拍得“啪啪”响,“这样的二宫和也绝对是假的!假的!”


松本润扶额叹了一口气:“Toma,整个食堂都看过来了,手不疼吗?”


“啊……哦。”生田斗真看着周围人对他投去不满的眼光才反应过来,压低了声音继续说道,“不是这些,其他地方他也很反常……他上课看手机的次数明显增多了,有次我还见他对着手机屏幕在偷笑!”


生田斗真说到这里表情严肃起来,不自觉地坐直了身子:“松润,你老实告诉我,nino他是不是谈恋爱了?”


“不是。”松本润飞快地否决了他的猜测,看见对方失望的表情后抿了抿嘴。嘛,他说的也是实话,二宫和也的确没恋爱,不过是结婚了而已。没毛病,完全没毛病。


却见他们对话中谈论的主角此时走进了食堂,捧着手机不知在和谁撩天。他点了几下触屏,忽地就绽开一个甜美到耀眼的笑容,一点一点控制不住地咧到了耳朵根。


生田斗真都看傻眼了。


松本润内心也十分抓狂。他十分想拎着二宫和也的领子一顿吼,拜托能不能你稍微管理一下自己的表情了?不要把新婚小媳妇的甜蜜都写在脸上啊!我每次都要帮你掩饰真的非!常!累!


二宫和也并不知道亲友对自己的怨念,依旧低头看着聊天窗口。那是一张村冲秘书拍过来的照片,他们在曼哈顿的那所公寓客厅内,赫然便多了一架黑色的三角钢琴。


下面是村冲秘书规规整整的配字:小少爷送您的圣诞礼物。


二宫和也觉得心口像是有个暖洋洋的热气球,只差一下就快爆炸了。不过是自己的一句无心之言,却被人如此珍贵地放在了心上。放眼他身边,还有几个人能做到大野智这样呢?


他锁了屏,将手机重新放回口袋里,盘算着是不是改回家后亲自做顿晚饭奖励一下那个傻子。就吃寿喜锅好了,做起来简单,冬天里吃也温暖。不过估计无论自己做什么,那个傻子都会说唔麦唔麦的吧……


“Nino。”却在此时被人拍了拍肩,“门口有人找你哦。”


“诶?”二宫和也回过神来,朝食堂门口一看却是一怔。


高挑的身材,惹眼的外貌。


他在脑内搜索了一会儿,终是想起来对方的身份。


那个从婚礼后就被他遗忘的“竹马”,相叶雅纪。


“是你新的追求者吗?”同学八卦兮兮地凑在他耳边问道,“这个不错诶,我觉得可以试试!”


“不用了。”二宫和也内心道我还没胆子大到给大野家带绿帽呢,却见门外那人见了他已经激动地挥起手来,大声对他喊道:“nino nino,是我!Aiba Masaki!”


“失礼,我去打发他一下。”二宫和也不由捂住脸,绕开那名同学便往相叶雅纪走去。却见相叶雅纪一双杏眼亮晶晶地,兴奋滴盯着他道:“Nino,你还真在这里读书啊!”


“谁告诉你我在这里读书的?”二宫和也一下子就抓到了重点。


“额……”相叶雅纪立刻意识到自己差点把溜肩仓鼠队友给卖了,随意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纽约就这么几所大学,我猜的么……不过不愧是nino啊,成绩一直那么优秀!”


二宫和也不愿与他多废话,头疼地揉了揉凸凸跳着的太阳穴简单直白地问道:“所以你找我到底干嘛?”


“诶……诶?”相叶雅纪一愣,忽地就有些扭捏起来,“没什么,我就是太多年没见你,想和你说说话罢了…………”


他重新看向他,眼睛里不知是不是二宫和也的错觉,竟像带了点点泪光:“nino,你是不是失忆了所以不记得我了?”


“额……嗯。”虽说不愿让外人知道,二宫和也犹疑了一下还是承认了。毕竟眼前的人看上去太过八嘎,实在不像当反派的料。


“没关系。”那人说着竟拉起他的手,“我会多和你说说以前的事,让你尽量想起来的。”


远方,生田斗真一脸嫌弃地看向食堂门口:“你还好意思和我说他没恋爱?”


“我也不知道啊……”松本润也有些疑惑,这个自来熟的年轻男孩究竟是谁?


二宫和也不露痕迹地拉出自己的手,脸色冷淡道:“随你,不过我现在要回去上课了。”


“啊,我知道我知道!”相叶雅纪点点头,“所以放学后你有空吗?我们可以去喝杯咖啡!”


“这……”二宫和也下意识地就想拒绝,他本打算一下课就去买食材,早点回家做寿喜锅,只是相叶雅纪婚礼当日的一句话突然划过他的脑海。


“大野智他当年那样对你,现在变成智障了还想把你拴在身边,我是不会让他得逞的。”


结合起这几日的种种猜疑,二宫和也皱了皱眉,竟鬼使神差般答应了他。


“好。”





“所以,就这样?”


放学后,二宫和也捧着温热的拿铁,挑眉看向对面的人。相叶雅纪的确和他说了很多小时候的事情,他都想不起来了,不过倒也不像作假。据相叶说自己是财阀家的儿子,他不过是一个料理店的小少东,两人本该是不会有什么交集的。然而从小学开始他们就被阴差阳错地分在同一个班上,渐渐竟成了最好的朋友。


“是啊。”相叶雅纪肯定道,眼睛里泛起一阵失落,“nino你还是……没有想起来么?”


“抱歉。”二宫和也见他可怜的样子也不由心软起来,记忆丢失了五年,不可能因为相叶一番话就全部回来。如今相叶好不容易找回了自己的挚友,可对自己来说,他却已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这样的重遇,不可谓不残忍。


二宫和也叹了口气,权衡再三还是问道了那个关键问题:“那大野智呢?你之前和我说他那样对我,究竟是什么意思?”


“额…………”相叶雅纪的内心剧烈挣扎起来,他不知道该不该自作主张给与一张白纸无异的二宫和也灌输自己的想法观念,可樱井翔也说了,可以偷偷向他透露一点真相…………


“其实你们以前是…………”


“小和哥哥!”


对话被突兀地打断,二宫和也猛地一抬头,却见大野智那张圆圆的面包脸印入了眼帘。


“你怎么来了?”二宫和也惊讶地问道,却没发现自己的语气中带了几分喜意。


“我本来想接你放学的,可等了好久你也不来,松润哥哥说你可能来这里了。”大野智一如既往软软笑着,牵起他的手撒娇道,“小和,我们快点回家吧。”


“嗯嗯,好的。”二宫和也冲他宠溺地点点头,又朝相叶雅纪抱歉地笑笑,“对不起,我先失陪了。”


只见他自然而然地挽过大野智的臂弯,两人搀扶着走出了咖啡店。店外,村冲秘书一身黑衣,替他们拉开了车门。


却没看见身后的相叶雅纪呆呆地看着他们的背影,一时似有千万种情绪涌上喉头般张了张口,却最终只化成一身叹息。


“唉。”


-----------------------TBC---------------------


接下来要去日本一个礼拜,因为不带电脑所以基本没法更新了哭哭

如果你们刷到更新就当中头彩吧



评论(43)

热度(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