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鱼的鞘

一条咸鱼

【SK】Love Retarded_12


ABO生子设定 有SJ、KK

前文见tag#差强人意的婚姻

有bg 雷者慎入 踩雷并不负责

------------------------------------------------------


第十二章、


大野家的庄园太过舒适,几个人一住就住到了平安夜。


二宫和也看着大家蜷缩在壁炉旁的沙发上寻找着最温暖舒适的姿势,又看着大野智带着二宫祈不亦乐乎地布置圣诞树,终是一个没忍住跑去问村冲秘书:“你们大野家本来圣诞节都是怎么过的啊?”


“请平日里有生意往来的几个财阀一起聚一聚,吃个晚宴再跳交谊舞。”村冲秘书面无表情道。


二宫和也张了张嘴:“那今年……就让我们这样胡闹啊?”


“嘛,今年不一样的。”村冲秘书说着勾了勾嘴角。


二宫和也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她话中的意思


那个不一样不是指自己,还能是指谁。


“哦。”二宫和也得了个便宜自然不会再追问下去,脸红红地缩回沙发上打游戏了。他觉得自己近几年大概真是越发不争气,大野家稍微对他示个好,他就乐呵乐呵地恨不得把自己快点卖出去。


“小和。”却见二宫祈跑到他的膝下拉了拉他的衣摆,“你快过来看我和大野哥哥布置的东西!”


“大野哥哥?”松本润在一旁听了差点喷出一口热茶,转头看向二宫和也,“你还没教她改口啊?”


“不,不急的……”二宫和也不好意思地摸摸自己的鼻子,任由祈牵着他走到圣诞树边上。


“你看,这是我们一起做的小泥人…………”只见二宫祈眼睛亮晶晶的,兴奋地指着圣诞树上几个丑巴巴的小泥塑,“这个是祈,这个是小和,还有这个是大野哥哥…………”


“不对。”一旁的大野智忽然转过头来,表情严肃道,“不是大野哥哥。”


“诶?”祈瞬间迷惑了,一双无辜地眼睛水汪汪地看向大野智,“可是松润我也一直叫他哥哥呀……”


“我和他不一样的。”大野智说着把小姑娘抱到自己膝盖上,一本正经道,“村冲姐姐说,我已经和小和结婚了。结婚之后,你就应该叫我爸爸。”


祈毕竟只是个单纯的孩子,听了大野智的话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只是总感觉哪里有些别扭:“可,可你明明更像哥哥呀……”


可不是,再过个几年你的心里年龄就要超过他了。二宫和也在内心吐槽着,嘴上则出声宽慰:“好了好了,先慢慢来吧。你看你平时也不叫我爸爸,总是叫我小和的对不对?那你也可以先叫他阿智的么。”


“啊……还是小和聪明!”二宫祈立刻笑弯了眉眼,伸出手戳了戳大野智圆圆的面包脸,咯咯笑道,“阿智!阿智!”


“Fufu~~”大野智也慢慢笑开了,用自己的鼻子去蹭蹭她娇嫩的小脸蛋,“Inori!”


远处,松本润神色复杂地看着他们一家三口:“我大概是被你们洗脑了,居然觉得他们这样子很般配。”


“本来就很配啊。”樱井翔说着耸耸肩,接着立刻受到了一击松本润的眼刀。


“喂喂,你可别这样。”樱井翔不由哭笑不得,“我知道你替二宫和也打抱不平…………但是我尼桑之前也是很优秀的好不好,不知道多少b和o哭着喊着求嫁呢。”


“诶?”松本润的好奇心顿时升了起来,他高中就被送出国,是以对东京圈子内知道事情不多,“真的假的?”


“自然是妥妥的。”樱井翔重重地点点头,“我尼桑当时的风采谁不知道,那可是几大财阀alpha中的高岭之花;长得漂亮又有才,脾气却拽破天对谁都爱理不理。哪知人家就是吃死他这冰山冷美人的调调,一大堆人跪在他脚底下唱征服。”


“噫~~~”松本润显然对他的话半信半疑,“那么厉害啊。”


“是啊。”樱井翔说到这里却是黯然了下来,双手慢慢握紧,“如果不是因为那场病毒感染………”


松本润见他双眼微微泛红不知怎么心中一戳,柔声安慰道:“那也是没办法的意外,当时病毒那么猖狂,能够活下来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意外?”樱井翔闻言却是猛地抬起头,“你觉得那是意外?”


松本润一愣:“不,不然呢?”


樱井翔冷笑道:“H型病毒猖狂,但死亡毕竟只是个案,大多数人及时治疗后都会痊愈,何况大野家请的都是最顶尖的医生………”


松本润听着听着就出了一身冷汗,一个可怕的念头浮现出来:“你是说他是被人暗算?!”


樱井翔索性把手机扔给他:“喏,你自己看看吧。”


松本润接过手机一看,心中霎时一惊。只见那是前几日缉毒案的后续报道,却原来是那伙黑帮除了涉毒居然还在地下研究病毒生化武器,看上去与一般病毒无异,感染之后却是百分之九十会致命。


报道一出,网上自然又炸成一片。生化武器杀人于无形,从纳粹德国开始研究以来一直是最可怕的存在。而这群黑帮团活居然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做这些龌龊事情,实在是细思极恐。


“究竟是谁要害他?”松本润看到这里不由浑身发抖,艰难地开口问道。


“你觉得呢?”樱井翔给了他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松本润想了一会儿,倒抽了一口冷气:“是大野…………”


“嘘。”樱井翔比了个手势示意他不要说出来,指指正在往他们这里走的一家三口,“都只是猜测而已,现在什么也不确定。这件事情,还是先不要让他们知道的好。”


松本润懵懵懂懂地点点头,却见樱井翔已经换上了原来的笑脸,温柔道:“他们应该已经把晚宴准备好了,我们去入座吧。”


松本润看着樱井翔一秒变脸的样子,心中忽然就涌上些许不安。


大野家的这趟水,或许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深。





“平安夜啊…………”


相叶雅纪百无聊赖地趴在宾馆床上,看着窗外的灯火。小时候,二宫和也总会在这一天偷偷跑出来陪他过生日,直到五年前对方一声不吭地失踪。后来他出道,成为巨星,总是能收到粉丝们雪花般的贺卡纸片。然而不知为何,夜深人静时他便觉得更加孤单了。


手机的屏幕亮了亮,显示新消息通知的进入。他敷衍地点了开来,看清内容后却是一愣。


“相叶桑,生日快乐!”


十分简单直白的语句,发件者不是被人,正是前两天加了他line账号的桃井咲月。相叶雅纪歪头想了想,忽然就冒出一个念头。


如果她当面对自己说这话,又该是怎样的表情?


“喂,桃井小姐吗?”相叶雅纪十分果断地打了一通语音通话过去,“你今晚有空么?”


“诶?有是有…………”对方显然也没想到他会亲自打电话过来,语气中带了几分讶异,“您找我有事么?”


“想和你吃个饭。”相叶雅纪一面夹着电话一面噼里啪啦在电脑上搜索了一通,随意订了个米其林饭店,“地址我发给你了。”


对方退出了通话回到聊天窗口,紧接着便吓了一跳:“米,米其林?”


“是啊。”作为一个耿直boy相叶雅纪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平安夜,当然要吃好一点。”


“相叶桑……”女孩有些为难的声音传来,“那家饭店要dress code的,我,我没有衣服穿…………”


唯一一套正式礼服在大野家的婚礼那天不小心被河水打湿了,看一眼她的箱子,只剩卫衣牛仔裤和几条皱巴巴的绒线衫,估计进门就会被侍者拦下。


相叶雅纪沉默了一会儿,忽然道:“那你来第五大道。”


“诶?”


相叶雅纪踱步走到窗前,语调连他自己都觉得温柔到不可思议:“我带你去买圣诞礼物。”





“小和,我还不想睡,我想去放烟花。”


夜晚,庄园的儿童房内,二宫祈拉住了正要离开的二宫和也,软糯着嗓子乞求道。


二宫和也不由转过身来,轻轻摸着她的头发哄她:“Inori乖,早点睡觉才是好孩子,才能收到圣诞老人的礼物哦。”


“诶……”小姑娘闻言一愣,随即一溜烟钻到了床里紧紧闭上了眼睛,“那我现在就睡的话,会不会收到新的玩具?”


“肯定会的。”二宫和也说着吻了吻她的额头,悄悄把一个小盒子放在她床底下,“inori是世界上最好的女孩子了。”


“嘻嘻。”祈不由得开心地笑皱了小鼻子,“小和,晚安。”


“晚安。”二宫和也帮她掖好被子,轻手轻脚退出了她的房间。


他踮着脚尖走过走廊回二楼的主卧,路过了壁炉前挂着的一排袜子时却顿了顿,停住了脚步。


虽然有些侵犯个人隐私,不过他也是好奇,祈和大野智的圣诞愿望里,都写了什么呢?


蹑手蹑脚地取下一个圣诞袜,二宫和也安慰自己,反正名义上都是一家人了,妻子偷看一下丈夫的心愿无可厚非。不出乎他的意料,祈的小纸条上用歪歪扭扭的字迹写着“想要新的抱枕!”而大野智的…………二宫和也展开了一看,忽地就怔住了。


眼眶一点一点泛上些许湿意,好像有什么液体流了下来。


只见那小小的纸条上,清隽的笔记一笔一划有力地写着那样几个字:


“想要小和幸福快乐一辈子!”





“相叶桑,谢谢。”


第五大道上,洁白的雪花徐徐飘落。桃井咲月站在街灯下,对着相叶雅纪轻声道。今天相叶雅纪带着他去第五大道上买了一整套漂亮的衣服说是送给她,还请她吃了特别好吃的料理。一切宛若梦境般美好,美好得仿佛当午夜的钟声响起就会像灰姑娘的马车一样幻灭。


“啊……不用谢。”相叶雅纪怔怔看着比自己矮了半个头的女孩,一时不由有些出神。酒红色的鸡尾酒裙衬得女孩肤色越发洁白,或许是喝了酒的缘故,双颊上还带着漂亮的红晕。浓密的睫毛小扇子般颤抖着,因为过于纤长,似乎还有雪花落在其之上。


他忽然就想靠近一些,帮她将吹掉睫毛上的积雪。然而桃井咲月却并不知相叶雅纪的内心,不可察觉地拉远了几步距离,礼数周到道:“这里离我酒店不远,我就先自己走回去……啊!”


却是因为不习惯新买的恨天高,一个踉跄就摔了下去!


“桃井小姐!”相叶雅纪连忙蹲下身,见她白色的脚踝上被勒出了淤青,立刻想也不想地一把将她公主抱了起来心疼道,“我送你回去吧。”


“相叶桑,您能不能不要这样…………”


蓦然听见闷闷的嗓音从胸口处传来,相叶雅纪一愣,没明白她的意思:“不要怎样?”


“不要对我那么好。”桃井咲月的声音里带了几分委屈,抬起红红的眼睛小动物一般地看向他,“不然我会误解你喜欢我的……”


相叶雅纪一愣。


女孩见他还是没有反应,在他怀里挣扎了几下就想下来自己走路。却觉相叶雅纪忽然紧了紧双臂,沉声道:“乖一点。”


“诶……?”


可能是低音炮的杀伤力太大,桃井咲月一时真的不再动了,大大的眼睛茫然地看着他,像极了无辜的小兔子。


相叶雅纪清了清嗓子。


“我想澄清两点。”


“一,我觉得你没有什么好误解的。”


“二,我可能真的喜欢上你了,桃井小姐。"


--------------------------TBC--------------------------


今天更新得早 嘿嘿

看看谁抢得到沙发


评论(37)

热度(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