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鱼的鞘

一条咸鱼

【SK】Love Retarded_11



ABO生子 有SJ、KK

前文见tag#差强人意的婚姻

有bg 雷者慎入  踩雷自行负责

让我们先愉快地甜个几章

---------------------------------------------------------


第十一章、


翌日当二宫和也迷迷糊糊地醒来时,身后的人已经不在了。


他坐在床上缓了一会儿,揉揉脑袋走到落地窗前想去拉窗帘。却见一片强光扑面刺来,让他不由眯起了眼睛。适应了一会儿后睁开,看清窗外景色后却是瞬间一愣。


雪,是今年的初雪。鹅毛般的雪花从白茫茫的天空中降落,将世界染成一片银白。花园内,大野智不知何时已经起来,正在和二宫祈一起堆雪人。两人抬头见他傻愣愣地站在窗口,都笑成了一朵花。


“小和,早上好!”


两人把手放在嘴旁当做扩音话筒,用力朝他大声喊道。唔,看来自己结婚非但没给祈找到个爸爸,倒是自己还捡了个儿子……二宫和也内心抱怨着,脸上的笑意却是怎么也掩不住,在窗上哈了一口白色的雾气,画了个小小的爱心。


祈很快回给他一个飞吻,而大野智一愣,忽地就腼腆地笑了笑,羞羞答答地将双手举过头顶,也给他比了个大大的爱心。二宫和也不由得脸一红,又羞又恼地拉上窗帘走回了房间。


好,好好的一个傻子,瞎撩什么撩…………


待二宫和也洗漱完毕换好衣服下楼时,大野智和祈已经从花园里回来了。庄园内的管家连忙将他们沾了雪的衣服脱下,又端来热毛巾让他们擦洗了手,这才让他们在餐桌旁坐定端来了早餐。


大野家的早餐很丰盛,从西式的煎蛋、松饼、培根、燕麦到日式的味增汤、白米饭、腌菜、烤鱼一样不落,二宫和也吃了个蛋就吃不下去了。二宫祈倒是十分高兴,拿着蓝莓酱在薄烤饼上画人脸。大野智乐得陪着她一起,两人玩得不亦乐乎。


“早上好。”


吃到一半松本润和樱井翔也走了进来,打了个招呼便在二宫和也对面坐下。二宫和也不由疑惑道:“你们昨晚没回去么?”


“昨天婚礼闹腾到那么晚,月黑风高浪大的,难道还乘快艇回去?”松本润一面打着哈欠一面倒咖啡,“客人都被直升机接走了,就剩下我们几个熟人在庄园里过一晚。”


樱井翔一直默不出声地在手机上刷新闻,忽地手顿了顿:“你们看到今天CNN头条了么?"


“怎么啦?”二宫和也与松本润大刺刺地问道,却见一旁的管家适时地打开了电视。


“昨日夜里9时左右,哈德逊河旁一偏僻港口发生枪战,据悉此次为纽约警方一次大型缉毒行动,共缴获xxxx毒品,并将毒贩一网打尽………”


“等等,这几个毒贩我好像知道。”松本润眯起眼睛看着电视机,“不是说纽约最嚣张的一伙黑帮么?势力大得警察对着他们都忌惮三分,动都动不了,这次怎么就一窝端了?”


“大概证据确凿了吧。”樱井翔慢条斯理地抹着黄油,看上去心情颇好,“这样的黑帮也是放任他们太久了,勾结了不知道多少国外势力,索性这次警方及时出手。”


“哈德逊河?”二宫和也却是微微皱起了眉,“那不是离我们很近么?既然有枪战,我们怎么什么都没听到?”


樱井翔漫不经心地耸耸肩:“昨晚音乐那么大声,枪声盖都盖住了。”


二宫和也却是盯着面前的麦片出神。


夜里9时,推算一下就是他和大野智跳探戈的时候。他当时还奇怪舞曲怎么就变得华丽激昂了起来,而跳完舞后大野聪的反应也异于寻常,如今看来,似乎有些太过巧合了…………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抬眸看了看樱井翔,后者却是一脸风轻云淡,咬了一大口手上的面包。


嘴巴鼓鼓的,有点像仓鼠。


二宫和也不由得泄气地倒腾了一下手中的麦片。真是,他只是一个N大的好学生,Inori的好奶爸,大野家的好媳妇【? ,净在这里瞎想些什么?打游戏打多了,居然把这种不靠谱的悬疑剧情一起代入到了现实里。


看看他们两个,一个吃货一个智障,能干什么大事?


却没注意到就在此时,樱井翔在桌子底下的手微微动了几下,发出了一条短信。





一个小时后,庄园内偏僻的一处走廊上。樱井翔靠在窗边,听到脚步声后抬起了头。


“怎么了翔君?” 来者看上去有些兴致缺缺,似乎还没睡醒般不停揉着眼睛。


樱井翔闻言立刻站直了身子,正色道:“有些事情想和你说,尼桑。”


“诶,就在这里?”那人打量了一下四周,微微有些惊讶。


“放心,人都被我打发走了,周围也检查过,没有摄像,没有监听。”樱井翔表情严肃,“尼桑,我就直接问你了,你准备什么时候和他坦白?”


那人身体一僵,紧接着,没什么温度的声音响起:“等一切尘埃落定。”


“尼桑,”樱井翔忍不住开口,“你觉得这样瞒骗他好么…………”


“好。”那人踱步走到窗边,看着院子中里陪着孩子玩耍的那个明黄色身影微微出神,“在万无一失之前他知道得越少越好,这件事太危险,绝对不可以把他卷进来。”


“但是尼桑,你有没有想过他自己迟早也会发现不对?”樱井翔的声音分外冷静,“你的二宫和也可不是什么天真单纯的小柴犬,他是一只狡黠老练的狐狸……虽然平时慵懒了点,但是关键时候机灵聪明得很。”


见那人始终沉默不语,樱井翔不由得放软了语调苦口婆心道:“尼桑,今天早上我觉得他已经察觉到些什么了……这样下去,他一个人说不定就能猜个八九不离十。你有没有想过到时候要怎么和他解释?换做是我被一个人蒙在鼓里骗了那么久,肯定不会原谅对方的。”


“那就让他恨我。”那人说着垂下眼帘,“我对他不闻不问了五年,从没奢求过他的原谅。”


“你啊……”樱井翔叹了一口气,简直恨铁不成钢,“就不想赌一把,全部告诉他么?”


“翔君,我赌不起的。”那人平静地看着窗外,言语里却带着不容反驳的决绝,“我失去过他一次,而那种感觉我不想再经历第二次。更何况,我现在还有inori。”


樱井翔一愣,不由自主地顺着他的视线朝楼下看去。只见一片纯白的雪地里,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正笑得开怀,仿佛这天地间最纯净美好的事物。


“孩子真是你的?”


“长得和我那么像,还能是谁的。”


“我收回方才的话,你家小柴犬真是心大,那么明显的事情都看不出。”


“我现在看起来又黑又二,他能把我们两联想起来才是真不容易。”


“…………”


两人贫了半天,樱井翔却像是想起了什么,又加了一句:“哦对了尼桑,昨天晚上nino之前那个竹马也来了。”


“相叶雅纪?”


“对,也不知道他怎么混进来的。”樱井翔一想到那个人就头大,“我和他说不通,索性就把事情真相告诉了他七八成。他说他再想想,目前看来不会妨碍我们了。”


“也好,他与和也一起长大,有他在和也也多一份保护。”


“是啊,的确…………”樱井翔说着露出一丝无奈的苦笑,“希望那个八嘎能相信我们吧…………”





而樱井翔嘴中的“八嘎”此时正坐在市中心某个小小的咖啡馆内,心里激烈地斗争着看着面前的女生欲言又止。


“相叶……桑?”桃井咲月捧着咖啡,小心翼翼地看着对面的人问道。今天早上她接到酒店前台打电话,说有个姓aiba的男生找她;她以为是恶作剧并没有太理会,直到下楼真真切切地看见可怜兮兮等着她的相叶雅纪本人才终于相信。


卧槽,男神居然来主动找她了!然而她又忘了化妆!香水也没涂!还穿着老土的连帽卫衣!简直损失了一个亿!


“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讲……”相叶雅纪挠了挠头,“我在这里除了你没有认识的人,而国内圈里那些朋友让他们知道这件事我不放心。可我就是想找人说说…………”


桃井咲月立刻了然:“没关系相叶桑,您想说什么就说吧,我听完就权当忘了。”


“谢谢。”相叶雅纪感激地点点头,组织了一些语言,终是开口,“其实就是……你一直认定的一件事情,忽然有人和你说了另一个版本,推翻了你之前所有的设想。而你觉得他说得非常有道理,只是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他……”


他说到这里顿了顿,苦恼地皱起眉头:“我现在已经不知道怎么做才是对所有人最好了……”


桃井咲月一愣,结合起昨天晚上的种种,立刻明白了个大半。


“继续这样就好了哦。”她看向相叶雅纪,放柔了声音道。


“诶?”相叶雅纪没明白她的意思,好看的杏眼无辜地看着她。


“相叶桑,一直都是个那么温柔的人呢。”桃井咲月说着说着不自觉地就带了些自己的感情进去,“平日里一副天然的样子,其实特别会照顾身边人的感受,尤其是你的这位朋友。所以我想,相叶桑已经做得很好了。无论什么样的情况,只要想以前一样保护他、照顾他,那就不会伤害到任何人。”


相叶雅纪怔怔看着她,忽然就笑开了。


”桃井小姐,你真是个好人。”


“诶?”桃井咲月反应过来后简直哭笑不得,自己怎么莫名其妙就被发好人卡了?


而相叶雅纪下一句话却让她瞬间石化在了原地。


“如果我真有你这样的女朋友该多好。”


--------------------TBC---------------------


一篇ABO到现在连肉渣都没有 我也是很服我自己







评论(53)

热度(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