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鱼的鞘

一条咸鱼

【SK】Love Retarded_08


ABO生子 有SJ、KK

前文见Tag#差强人意的婚姻

bg有 雷者慎入 踩雷自行负责

-------------------------------------------------------


第八章、


婚礼的会场其实没有外面传得那么神乎其神,什么大野家豪掷千金买岛只为博红颜一笑;事实上这座岛早在几年前是大野集团的资产了。他们在上面造了一座私人庄园,除了用来自行度假外,还偶尔租给一些美国的政客要员、明星影帝举办各种场合。


“Nino。”


松本润做完了自己伴郎的造型,跑到隔壁敲开了二宫和也的房门。后者从化妆台前抬起头朝他一看,霎时不由眼睛亮了亮:“哟,我们家J真帅。”


“总不能输给大野家的伴郎是不是?”松本润斜斜靠在门板上凹着造型,不甚在意地弹了弹肩上并不存在的灰尘,“讷讷,想不想去河边上转一圈?”


“不去了。”二宫和也摇了摇头。他今天一大早就搭着游艇到了岛上,头晕脑胀地走了一圈彩排又被按着做造型,腰酸背痛得到现在只想好好休息一下。


“我要去我要去!”


二宫祈闻言却是跑了出来。她身上穿着二宫父亲送的那套白色礼服裙,造型师还顺手帮她编了个头发,看上去就像小仙女一样漂亮。


“那我带她出去走一圈。”


松本润说着牵起了二宫祈的小手朝二宫和也道。二宫和也点点头,嘱咐道:“婚礼开始前回来就好。”


两人走后,房内便只剩二宫和也一个人。大野家安排给他的房间是最豪华的套房规格,窗外还能看到哈德逊河岸两边的风景。二宫和也走到床边想躺下来睡一会儿,却猛然想起自己刚刚做好发型,躺下来就全乱了。正纠结着要不要不顾形象地脸朝下趴下来,却听敲门声再次响起。


“忘带东西了么……”二宫和也以为是松本润又回来了,走到门口开了门,却是瞬间愣了一秒。


现在的斯达夫桑都长得和明星一样帅气了?


“你是…………”


二宫和也正疑惑地想要开口询问对方的身份,却见那人神色立刻激动了起来,竟是扑上来一把抱住了他!


“哈?!”


二宫和也对这个展开有点懵,却听那男孩惊喜的声音里竟带上了几分哭腔:“Nino!!!天哪居然真的是你Nino!!!你这些年到底跑到哪里去了55555555…………”


“等等。”二宫和也费了好大力气才推开了那人的怀抱,一头雾水地问道,“你是谁?”


男孩一愣,随即有些不可思议道:“不是吧才五年不见你就不记得我了?我是Masaki啊!!”


真咲?正树??将生???二宫和也在脑子里过了几遍确认自己并不认识任何叫Masaki的人,内心升起些许提防,不由退后了一步与他拉开了距离:“对不起你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你。”


“Nino…………”男孩显然是被打击道了,眼里几分委屈几分不解,下一秒竟像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相叶雅纪,我是相叶雅纪啊!我们从小学开始就认识了,一起长大那么多年连胖次都穿过同一条,你居然就这么把我忘了…………”


二宫和也双手抱在胸前打量着眼前人,觉得他这态度倒不像是在作假。然而自己毕竟失了忆,对这种事情总要打个问号,以免对方是来碰瓷诈骗的。


“你说你是我朋友,有什么证明么?”他语气冷淡,漠然开口问道。


相叶雅纪一怔,随即飞快地掏出了手机找到相册里的一张照片伸到二宫和也面前:“你看,这是初中那年暑假我们在桂花楼面前我妈帮我们拍的……哦对桂花楼是我们家料理店…………”


二宫和也狐疑地接过手机,看清照片后却是手一抖。虽然隔了快十年,但少年眉眼间的相似终究是骗不了人。


照片上那高高瘦瘦的杏眼少年便是眼前的相叶雅纪无疑,而他搂着的男孩面容清秀,分明就是小时候的自己。


眼前这人…………真是自己竹马?


二宫和也虽说暂时放下了警惕,然而终究还是带了几分戒心。正想开口问问更多细节,却见一张清丽的少女脸蛋慌慌张张地探头进来:“相叶桑,婚礼快要开始了哦!”


“啊好,再给我两分钟!”


相叶雅纪转过身对她打了个手势,又继续深情款款地看向二宫和也:“Nino,你现在应该想起来了吧?不要怕,我是来带你走的。”


“走……走去哪儿?”二宫和也觉得自己又跟不上相叶雅纪的脑回路了,糟糕,这货不会是来抢婚带自己私奔的吧?


“回日本啊!”相叶雅纪理所当然道,语气中还带了几分愤愤,“大野智当年那样子对你,现在变成智障了还想把你拴在身边,我是不会让他得逞的………”


“什么当年?”二宫和也一下子就抓住了重点,心下霎时疑云四起,“我当年和他…………”


“相叶桑!”却见此时那少女再次探了进来,急得拉住了相叶雅纪衣袖,“大野少爷他们都已经快上楼了,您再不离开就来不及了!”


“啊…………”相叶雅纪看看她,又看看二宫和也,不甘心地跺了跺脚,“该死,真是会挑时候来!”


他转过身,临行前又不忘向二宫和也温柔道:“Nino你别急,我一会儿再来找你。”


一会儿?一会儿婚礼就要开始了啊?二宫和也看着相叶雅纪越走越远的背影油然升起几分不好的预感,却见眨眼间大野智已经在村冲秘书的陪同下走到了他的门口。


“方才有人来过?”村冲秘书在门口站定,打量了下四周皱眉问道。


“斯达夫桑罢了,来和我过一遍待会儿的流程。”二宫和也面不改色地跑着火车,末了语气有些冲地加了一句,“放心,我还不至于在婚礼当天在外面找野男人。”


“二宫先生………”村冲秘书闻言眉头不由皱得更紧,大野智倒是笑得十分开心地拉住了他的手:“小和哥哥,你终于成为我的新娘子了!”


“是,是啊…………“二宫和也挂着笑任由他握着自己的手,神思却是有些恍惚。


虽说那个凭空冒出的相叶雅纪没有多少可信度,却或多或少让他有些在意。毕竟二宫和大野都是东京上流社会数一数二的财阀,他曾在哪个社交场合上认识大野智也并不意外;相叶的那番话,并不一定是空穴来风。


可惜自己偏偏什么都不记得了。记忆的空白让他又是无力又是烦躁,就像是有人趁他一个不注意,便狠狠偷走了他整整十七年的人生。


不过………二宫和也低下头看向两人牵在一起的双手,嘴角露出一抹苦笑。


也罢,那些年的事情忘了也好,无论大野智那些年对他做过些什么,现在也不过是个心智只有五岁的孩子。他们就快成为名义上的一家人,又何须因为这些事情再去节外生枝。


“走吧。”他对着村冲秘书点点头,关上了自己房间的门。





“没想到二宫哥哥居然真要嫁人了…………“


与此同时庄园入口的迎宾处,堂本弥生和堂本泉奈穿着定制的花童礼服,正招待着一位位来宾。泉奈长得粉嫩可爱,笑起来十分讨喜;而弥生眉眼精致细长,活脱脱就是个小光一。这两人站在门口处扎眼得很,一下子就吸引了大多数人惊艳的视线。


“是啊,”弥生脸上挂着挑不出错的微笑,语气却冷冰冰的,“想想之后他就要和这些人打交道,真是替他不值。”


“唉。”泉奈的小嘴也瞥了下来,“二宫哥哥又聪明又漂亮,老公偏偏是个傻子,但爸爸们竟然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的……直觉告诉我这背后肯定有天大的秘密!”


“你怕不是电视剧看多了吧。”弥生给来宾递上一支签名笔,转头对着弟弟道,“爸爸们是知道他的苦衷,你以为二宫哥哥这些年过得有多容易…………”


却见泉奈脸色忽然一变,“唰”地一声就蹲了下来。


“………………”


弥生站在原地莫名其妙,什么毛病?


“对不起姐姐,”泉奈哭丧着一张脸看着她,“只是我现在一看到樱井三三就条件反射肚子痛…………”


樱井三三?弥生一愣,转过身却见人群里大眼睛尖下巴的英俊青年正朝他们这个方向走来,立刻想也不想一起蹲了下去。


“姐姐你…………”泉奈愕然地看着她。


“别说话我还欠他三份作业呢。”


“…………”


“你们在这里鬼鬼祟祟地干什么?”


突兀的声音毫无征兆地在他们上方响起,两人同时吓了一跳,抬头看清来人后大大松了一口气:“松润哥哥,你快吓死我们了。”


“你们不是应该在负责迎宾吗?”松本润低头看着他们疑惑道。


“说来话长……总之你千万别让樱井翔发现我们!”


樱井翔?松本润一愣,却听身后传来一个好听熟悉富有磁性的声音:“润君,我们又见面了。”


“樱……翔君?”松本润惊讶地看着眼前一身西装的樱井翔,下意识地就退后一步挡住了堂本家的姐弟俩,“你怎么也来了?”


樱井翔一只手插在西装裤袋里,弯下腰潇洒地在迎宾簿上签了字:“朋友请我来的,你呢?”


“我也是…………”松本润说着想到了二宫和也,又想到了这场婚姻的实质,不由眼神黯淡了一下。


樱井翔抬起头见状微微皱眉,语气中带了几分探究:“润君你……不高兴么?”


“你的朋友嫁给一个智障你高兴么?”松本润一想到这点就来气,语气中都不自觉地带了点火药味。


“巧了。”樱井翔重新站起身来勾了勾唇,“我朋友就是那个智障。”


“额…………”松本润一下子尴尬了起来,暗暗后悔自己怎么就贪图一时嘴快忘了场合;樱井翔西装的口袋上别着鲜花,摆明了就是大野家的那位伴郎。


樱井翔见他局促的样子不由微微一笑,主动开口解了围:“婚礼是不是快开始了?我们伴郎先进去吧。”


“好。”松本润见樱井翔没有过度追究大大松了一口气,与他一起朝会场内走去。却见樱井翔想起了什么似的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来对着迎宾台的方向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哦对,今天的裙子很好看哦,Yayoi。”


--------------------TBC----------------------

                                               



评论(49)

热度(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