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鱼的鞘

一条咸鱼

【SK】Love Retarded_07


ABO生子设定 有SJ KK

前文见Tag#差强人意的婚姻

有bg,雷者慎入 踩雷请自行负责

--------------------------------------------------------


第七章、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纽约市内悄然出现了一则都市传说。


传说的内容围绕着的,是哈德逊河上的一个小岛。


小岛位于自由女神像的旁边,多年来一直被郁郁葱葱的树木覆盖着,让人看不清真实面目。有人说那里不过是一座荒岛,有人说那里是军事基地,还有人说那里其实是一个垃圾填埋场。众说纷纭却难以得到统一,只因从来没人见过那里有任何船只往返。


可这座岛屿的神秘面纱却在最近被人掀开了一角。


起因是某日清晨在哈德逊河上巡航的警舰无意间看见了有船只停靠在那座岛屿旁边,似是有人从船上往那里搬着什么东西。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几张模糊的照片传到网上后却引起了难以想象的热度。网民们纷纷被吊起了兴趣,开始自主进行调查。


渐渐地越来越多的人目击到了那座岛附近来来往往的船只,更加高清的图片也被发了出来。只见那些船只运着的竟是一些鲜花、薄纱、餐布、吊灯等饰物,与人们想象的军事预备或毒枭交易大相径庭。而有更大胆的人租了船想靠近岛屿一探究竟,却遭到了阻碍。


“对不起,这里是私人领地,闲杂人定不得进入。”


消息一传出,人群不由再次哗然。他们这才知道这座小岛居然是私人的,而所有线索堆积在一起终是让他们推测出了最合理的一个解释………


这座岛的主人,最近要举行婚礼了?!


“美国网民们真厉害,个个都是金田一。”松本润一面刷着手机一面感叹道,“哇,居然还有人说羡慕你的,不就是一座岛么?你们两家请的客人聚在一起,有人朝岛上发个导弹全日本的经济都要垮一大半。”


“小润……”二宫和也哭笑不得,“那座岛上能看见自由女神像还能看见曼哈顿天际线,风景漂亮私密性又强,对婚礼来说是挺理想的。”


“你那么快就向着大野家说话了啊?”松本润说着转头看向二宫和也才惊觉自己失言,急急忙忙解释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知道。”二宫和也拍拍他的肩,“反正你说的也是实……”


“叮咚。”


门铃声突兀地响起打断了对话,两个人朝门口看了眼,却都瘫在沙发上被暖气熏得不想动。互相推脱了好半天,二宫和也才不情不愿地站起身去开门。


“你好…………”


二宫和也打开门只一抬头,眸色瞬间冷了下来。


门外站着一位一身高级西装、面容严肃的中年男子,见状不由皱了皱眉:“你见到父亲就是这个态度?”


“你来做什么?”二宫和也靠在门口冷冷问道。


门外的男人耸耸肩:“你明天就要结婚了,我难道不该过来看看你?”


“看住我以免我逃婚么?”


“二宫和也你…………”


男人的语气中瞬间带了几分恼怒,却听一个软软的声音从客厅内靠近了过来:“小和,是有客人来了吗?”


“Inori!"二宫和也想也不想就把女儿一把护在了身后,眼神戒备地看向男人,“明天我会准时出席婚礼的,今天你先离开吧。”


男人看到祈的身影后有一刻的愣神,却见松本润也走了出来,抱起二宫祈充满敌意地看向他:“Nino已经说了这里并不欢迎您,还请您看在松本家的面子上尊重一下他吧。”


男人打量了松本润几眼,有些惊讶道:“你这些年和松本家的小儿子住在一起?”


“难道您以为就您给我的那些钱可以让我住这样的房子?”二宫和也挖苦道。


男人一愣神:“我不是让和美过来照顾你了么?


“哈?!”二宫和也像是听到了什么极好笑的事情,“那大小姐天天逛名牌店还在夜店里包场开party,什么时候管过我这个哥哥?”


男人怔了一会儿,脸上若有所思地露出几分寒意:“呵,原来是这样……好吧,我今天就先不打扰你们了,我们明天再见。”


二宫和也和松本润一时不由都有些意外,二宫家的家主什么时候那么好说话了?


却见男人临走前又递了一个盒子给他:“对了,这个给你,哦不,是给你女儿的。”


二宫和也还没反应过来,男人已经关上门离开了。松本润还在一旁絮絮叨叨:“你父亲可真是个伪君子,那么多年对你不闻不问现在还能假惺惺地来表达关心,我倒要看看他能送祈什么好东西…………”


却在二宫和也打开盒子后惊讶地长大了嘴。


白色的盒子内,铺着轻柔的白纱。白纱之上,白色的礼服裙小巧精致,正泛着童话般的光芒。





桃井咲月站在哈德逊港口,等待着来接她的船只。


十二月的河面上飘着浮冰,吹过的寒风让她打了个寒颤,不由系紧了脖子上的围巾。她眯起眼睛眺望着,只见水平线的远方有一个小小的黑点,隐隐便是一座岛屿模糊的轮廓。


今天晚上那里将举行一场梦幻般的圣诞夜婚礼,而十分幸运地,她正是那场婚礼策划团队的一员。


桃井咲月毕业后便进入了这家全球排名数一数二的高端婚礼策划公司,客户从天王巨星到欧洲皇室皆为有头有脸的人物。她每年跟着团队在世界各个角落东奔西跑,做事勤奋好学又有天赋才华,是以这次前辈们仍旧十分乐意给她这个机会来纽约。


虽说做的只是跑跑腿打下手的工作,可桃井咲月内心激动的心情丝毫不减。大野财阀,那可是掌握了日本大半条经济命脉的大野财阀,总资产加起来都可以敌一个欧洲的小王国了。她一面期待着那该是多么精彩的一场婚礼,一面又暗自羡慕着,能嫁入大野家的那位,又该是怎样的一位新娘子?


胡思乱想间却觉有人拍了拍她的肩:“那个,请问你是要去大野家的婚礼么?”


“是啊……”她下意识地一面说着一面转身,转到一半才反应过来那人用的是地地道道的日语,整个人都转过来时则彻底愣在了原地。


是那个在机场帮她的男人。没了墨镜的遮掩,一张俊脸的冲击力显然被更加放大,在十二月的寒冬里耀眼得像个小太阳。


日本第一国民爱豆,相叶雅纪。


“相……相叶桑!”桃井咲月不由激动地叫出了声。


“你认识我啊?”相叶雅纪似乎有些讶异道。


认识啊当然认识啊!家里屯了一堆周边海报应援扇啊!专辑新单一出就all啊!去年还和朋友一起去看了演唱会虽然坐在蛋顶但丝毫不影响我一颗狂热的迷妹心啊!桃井咲月艰难地控制着自己面部表情想让自己看上去矜持一点,然而一开口还是难掩语气里的兴奋:“是啊是啊,我是您的大饭!”


“啊。”相叶雅纪似乎有些害羞起来,“谢谢你一直以来支持我了。”


哦我的天哪我要昏古起了!幸福来得太过突然,桃井咲月觉得自己的大脑都失去了运转能力,呆呆地看着相叶雅纪全然忘了自己来这里的初衷。她在东京那么多年,去了演唱会也只能看到火柴般大小的生人,哪知却会在千里之外的纽约如此近距离地遇见爱豆本人。


要知道前日在机场的偶遇对她来说已是做梦般的经历了。她在饭群里和一群同担们嚎了半天,并痛心疾首地表示第一次与爱豆面对面居然是素面朝天、头发静电的鬼样子,下次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打扮再去见生人。群里的同担们嘲笑她居然妄想着还要再见,这一次就够用完她所有欧气了。


哪知道这“下次机会”来得那么快。


桃井咲月想到这里顿了顿,低头看了下自己今天的装扮…………


好吧,裹成球的样子也并没有好到哪里去啊!


却见相叶雅纪站在原地似乎有些犹豫,挣扎了一会儿才吞吞吐吐地开口道:“那个,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诶?”桃井咲月一怔,随即慢慢反应了过来。对了,相叶桑应该是来纽约出外景录节目吧?摄像机和斯达夫们应该都躲在旁边吧?自己居然被选中了真的好幸运哦,嘤。


“你能不能带我去大野家的婚礼?”


“嗯……嗯?!”


桃井咲月愣住了。


相叶雅纪的要求全然出乎她的意料之外。要知道大野家的婚礼私密性极强,对外一直高度保密。来宾必须要有员工证或是大野家亲自发出的邀请才能上岛,坚决杜绝一切闲杂人等。甚至还有无人机与游艇在岛的四周巡逻,以免有任何媒体偷拍。


哪怕相叶雅纪是国民爱豆,没有邀请也踏不进小岛半步。


以及说起来,相叶雅纪要去大野家的婚礼做什么?


“那个,是这样。”相叶雅纪见她为难的样子不由解释道,“今天晚上嫁给大野家的新娘子是我发小,我们…………很多年没见了,我想趁他嫁人前看看他。”


“他难道没给你发邀请函么?”桃井咲月疑惑地问道。


相叶雅纪被她问他得一噎,瞬间不知该怎么继续编下去。难道要他实话实说,他的好竹马失踪了整整五年后却突然爆出了要带着女儿嫁给大野智的智障少爷的消息,而自己得知后立刻推了半个月的工作招呼都没打一声就火急火燎地赶来了纽约?!


凭空冒出来一个竹马谁tm信啊!绝对会被美国保镖当做恐怖分子扔进河里去喂鱼的啊摔!


“他,他应该发给我了。”相叶雅纪只得发挥起自己日剧学院赏最佳男主的演技,敛着眼帘跑火车,“可能被我的经纪人当做饭的贺卡收起来了吧……总之お願い,请帮帮我,我就去看他一眼,婚礼开始前就撤!”


“这样啊…………”桃井咲月立刻被眼前的竹马情深感动到了,自己的爱豆放低了姿态来求她,作为一个合格的迷妹她难道能不帮忙吗?!


只是员工证上都是照片和姓名对应的,她也只有一张,要怎么带相叶雅纪那么惹眼的男人混进去呢?


“你好,请问是桃井小姐么?”


正在桃井咲月苦恼之际,却见大野家为员工准备的游艇已停稳在了港口边。艇长一脚跨在陆地上,在风里扯着嗓子朝她问道。


“啊……是的。”桃井咲月搀扶着艇长的手走上了游艇,回头为难地看了一眼,却见相叶雅纪已经十分自然地跟着她走了上来。


“他是谁?”艇长可疑地打量着相叶雅纪皱眉问道。


却见相叶雅纪勾住了桃井咲月的肩,露出一个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


“我是她男朋友."


----------------------------TBC--------------------------


————谁的男友到了请签收。





评论(34)

热度(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