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鱼的鞘

一条咸鱼

【SK】Love Retarded_06


ABO生子 有SJ、KK

前文见tag#差强人意的婚姻

disco star上线 有bg【雷者慎入!雷者慎入!!雷者慎入!!!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第六章、


“你们啊…………”


十分钟后,当松本润坐在沙发上听完弥生和泉奈讲完了来龙去脉,内心便只剩一股子窝火和憋屈了。


因为讨厌父亲为他们在假期里帮他们找家教补课就出损招,这种鬼主意到底是和谁学的啊喂!


“对不起了樱井桑。”


毕竟不是自家的孩子打骂不得,松本润只得老老实实坐好,代替弥生和泉奈向对面的人不好意思地道歉。后者却似毫不在意,爽朗地朝他笑道:“哈哈哈哈没事,松本君叫我翔君就好。”


樱井翔么………松本润抬眸打量着他,不由心道这人风度真是没得挑,看似绅士谦逊的外表下一股子张扬自信的气场,让人很容易产生好感。听说堂本光一会选上他做家教是因为两人同校,这么看来也真不愧是全美排名前三的大学C大的研究生。


“松润哥哥,你能不能别告诉爸爸…………”


堂本泉奈委屈地撇着小嘴,含着一包泪朝松本润道。他长得像刚,白团子一样的小脸配上这样一副表情让谁都怨不起来。松本润叹了一口气,无奈道:“下不为例,知不知道?以后要好好听樱井哥哥的话,不能再这样了。”


“嗯嗯。”泉奈深谙见好就收的道理,见姐姐依旧冷着一张脸充满敌意地看向樱井翔不由拉了拉她的衣角,示意她暂且忍忍,过两天再想办法也不晚。


松本润没能注意到这些小细节,倒是全落在了樱井翔的眼里。他嘴角不可察觉地勾了勾,却听松本润再次开口了:“那个不介意的话,要不留下来吃个晚饭吧?”


“诶?”


不仅是樱井翔,弥生和泉奈都被他突然的邀请吓了一跳。松本润见状脸一红,他是真心觉得弥生和泉奈做过分了,把堂堂一个C大研究生污蔑成了小偷,总想着该补偿些什么:“今天这事是我们不对,我心里实在过意不去,樱井桑就当做是接受我的赔罪吧。”


樱井翔盯着他的脸看了好一会儿,忽地微微一笑:“翔君。”


“诶?”松本润被他这个笑电得有些找不到北,疑惑地问了一句。


“我说了,叫我翔君。”





“大野智,你起开…………”


LOFT的卧室内,二宫和也尚存着一份清明,用力推搡着压在自己身上的人。他知道大野智现下是被自己的信息素引诱得发情了,虽说心理上是个五岁儿童,可身理上却是个实打实的成年男子。感受着大野智身下某处的变化,二宫和也不由整张脸都烧得通红。


该死,一定是最近忙着读书和结婚的事情压力太大,导致发情期提前到了………二宫和也一面艰难地抵抗着浑身的燥热和空虚一面躲闪着,如果他身边带着抑制剂哪至于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明明大脑告诉他要快点阻止大野智继续下去,身体却渴望着被标记……


“二宫先生!”


卧室的门被“哐”地打开,村冲秘书及时冲了进来,不知从哪儿掏出一根抑制针剂对着大野智手臂上的静脉狠狠推了进去。大野智力气一泄,二宫和也立刻重新恢复了自由。村冲秘书扶着他起来喂他口服了抑制剂,这才让两人慢慢冷静下来。


“对不起…………”二宫和也缓过神来,虚弱地靠在床上对村冲秘书道。因为没有随时预备抑制所以控制不住自己的信息素甚至还导致了对方发情,这次真是丢脸丢大发了。


“没关系,这次也是幸好我闻到了你们信息素的味道,下次您可要自己做好准备了。”村冲秘书淡淡道,“毕竟这次您是对着小少爷,如果是其他alpha,后果不堪设想。”


二宫和也闻言却是身子徒然一僵。


看似善意关切的话语,潜在的警告却不容忽视。


是的,村冲秘书再次提醒了他,他现在已是大野家的人;他和他的身体,从今以后都只能属于大野智一个人。


眼神不由得一黯。并不是以前没有想过这一点,只是一直刻意地选择逃避。虽说现在再谈什么爱情有些矫情,但要被大野智这样的alpha标记,他内心深处终究是深深抵触着的。


手上钻戒的光芒开始变得刺眼起来。二宫和也垂下眸子,让微长的刘海盖住自己的神情。


这样的婚姻和人生,终究是差强人意。








是夜。


樱井翔回到自家公寓看到窗边的人影后楞了一瞬,紧接着释然地笑开。


“哟,你终于舍得来看我了。”


“对不起,来纽约后一直很忙。”


“忙着结婚吧?”樱井翔揶揄地笑着把钥匙随手扔到玄关处的柜子上,忽地皱起眉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等等,怎么一股子那么浓的芒果味?”


“我给你买了芒果味香薰做礼物,不喜欢么?”


“给我用这种也太甜了吧……”樱井翔抱怨道,脱了鞋子走进厨房打开冰箱拿出两罐啤酒,走到窗边递给了那人一罐,“说起来我今天看到他的室友了,应该和他处得不错。”


“我见了他本人,想来这些年的确是被照顾得很好。”


“wow,那他真的不记得你了?”


“什么都不记得了。”


“啧,”樱井翔喝了一大口啤酒,“尼桑,连我都有点心疼你了。”


“没关系,我等了五年,不差再等他一会儿。”


“是啊,”樱井翔拿着啤酒微微出神,“五年,居然真的已经被我们走到了最后一步了。”


“所以说啊翔君。”


那人转过身来,冷漠的眼底倒映着曼哈顿的灯火。


“开始收网吧。”






与此同时,JFK机场。


桃井咲月背着双肩包踮着脚尖站在行李转盘前,一眼就看到了自己醒目的红色行李箱。


“せ——の——”


女孩给自己暗暗鼓劲,双手扶着箱子的把手向上猛地用力一提。奈何她还是不够力气,箱子晃了晃,眼看又要掉回转盘上。


突然,一只修长好看的手伸了过来,帮助她稳稳拖住了那只箱子。桃井咲月一愣,却见那只手的主人已经帮她将整只箱子拿起,轻轻松松地放在了地上。


“谢谢!”


桃井咲月不由感激地转过身来道,女孩子独自一人横跨大洋的旅行个中辛苦只有她自己知道,能再异国他乡收到来自陌生人的帮助实在难能可贵。她抬头看向高了他一个头的男人,却是瞬间愣了楞。


修长挺拔的身姿,深栗色的头发,还有墨镜也无法掩盖的英俊容貌。


这个人的形象实在是太过熟悉,各大电视台里随时都能看见他的身影;银座最大的商场外面,也一直挂着他代言的巨幅海报。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今年的红白歌合战也已经定了由他担当白组司会;就是不追星的人,也不可能不知道这样一位国民爱豆。


“您,您是…………”


“嘘。”


那人摘下墨镜露出好看的眼睛,弯下腰来将手指轻轻放在了嘴唇上微微一笑。


“要保密哦。”


-----------------------TBC-----------------------


 @贩剑宝宝 。


相信我。真的有芒果味香薰这种东西。

我老婆宿舍一整年都飘着那个味道。



评论(52)

热度(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