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鱼的鞘

一条咸鱼

【SK】Love Retarded_05


ABO生子 有SJ、KK

前文见tag#差强人意的婚姻

你们的xgg要上线了 disco star请期待下章

-------------------------------------------------


第五章、


“我要结婚了。”


二宫和也说这话的时候感恩节晚宴的氛围正处于最佳状态。每个人被火鸡大餐和红酒灌倒微醺,堂本刚从烤箱里端出热烘烘的香甜南瓜派,堂本光一也从冰箱里拿出了冰镇餐后酒。几个孩子窝在沙发上看电影,松本润自告奋勇地说要当DJ放音乐,听到这话手一松,碟全摔在了地上。


“二宫和也你开什么感恩节玩笑?”


二宫和也摇摇头:“我是认真的,日本那里应该已经播过消息了。”


“不是…………”松本润被震得一时失去了思路,想了好久才艰难地问出那个最关键的问题,“和谁?”


“大野家的小少爷大野智,Inori也见过,是个不错的人。”


“等等,那个MR?”


“对,就是那个MR。”


“二宫和也你疯了么?”松本润难以置信地看着他,“还是说你也是智障所以才要嫁给那个智障?”


“松润!”堂本刚叫了他一声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孩子们都还听着呢,“先冷静下来听Nino说。”


松本润深深吸了一口气,看向二宫和也沉声道:“是不是你父亲的安排?”


对于二宫和也的过去他或多或少知道一点,毕竟二宫不是一个常见的姓查起来十分容易,二宫和也自己也没有刻意瞒着他。结合二宫和也对他父亲的描述,他很容易就推断出了真相。


“对啊,不是他的安排大野家怎么会要我这样的Omega。”二宫和也心不在焉地回答道,“被标记过,失忆过,怀孕过,还带着一个拖油瓶。”


“你这样的omega怎么了?你这样的omega我们系里一半的a和b都抢着追。”松本润依旧恨得牙痒痒,“你有什么难处和我说啊,如果是你父亲逼迫你…………”


“然后你就一个人vs大野家和二宫家的联合势力?”二宫和也淡淡说着,转头看向他失落地表情忽然心头一软,放柔了语气道,“小润啊,你怎么还是那么天真。”


松本润听他这样说明显一愣,一点点泄下气来,委屈地鼓成了一个小包子:”Nino,可我就是不甘心。”


“不甘心什么?”


“你那么优秀,明明可以有更好的alpha。”


“我有Inori和你们就够了。”


“可那毕竟是不一样的。”


“好了,松润。”堂本光一说着打断了他的话,“Nino是个成年人,他懂得判断怎样才是对他来说最好的选择。”


“是啊,不管怎么样,结婚都是喜事呢。”堂本刚一面笑着一面分好了南瓜派,“来,吃甜点喝冰酒了。“


松本润不情不愿地移到餐桌边坐下,赌气似的喝了一大口酒。他和二宫和也不同,爱憎分明的世界里只有最强烈的黑与白。他所有的情感都直接而又纯粹,没有任何妥协与灰色地带。


二宫和也看在眼里,心中暗叹了一口气。和松本润同居四年,没有人比他更了解松本润的倔强和傲骨。他那宁折不弯的性子太容易吃亏,也不知道以后究竟会碰到怎么样的alpha才能不让他受伤。


感恩节假期经历了这样一段插曲就这样安稳地过去了,再次开学已是十二月,学校里的学习氛围骤然紧张了起来。对二宫和也与松本润这样的应届毕业生来说这是他们参加的最后一场大考,成绩怎样其实已经无所谓。只是一向身为Mr.克己的松本润和快要告别单身生涯的二宫和也都想画上一个完美的句点,仍是天天泡在图书馆里挑灯夜读。好在考试周对于教授来说反而是最轻松的时间,堂本光一和堂本刚都可以腾出手来帮忙照顾二宫祈。


“终于放假了!”


松本润走出最后一个考场,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三个小时的卷子写得他腰酸背疼,让他下意识地就想转头问问二宫和也要不要一起去哪里喝一杯。可看见身边空荡荡的他才猛然想起二宫已经提早考完,现下正赶去看新房呢。


“什么么,讨厌的已婚人士…………”松本润不满地嘀咕着掏出手机,心想是约旬酱呢还是Toma酱呢,却见一个熟悉的号码打了过来。


竟是堂本家的座机电话。


“喂?”


松本润疑惑地接起电话,却听堂本弥生的声音立刻从电话那头传来,带着几分哭腔几分委屈,听上去不是一般的凄惨:“松润哥哥!!你快回来救救我们呜呜呜呜呜…………”


松本润脸一僵。


这大概不是他认识的那个堂本家的冰山小美人吧。


“Yayoi,发生什么事了?爸爸们不在家么?”


“他们不在!所以坏人就闯进来了!”泉奈抢过了话筒,对着他急急道,“松润哥哥你快回来帮我们赶走他……”


“哈?”松本润懵逼了,破门抢劫?入室偷窃?可弥生和泉奈能有足够的时间反应打电话给他,说不定对方只是个无辜的保险推销员?


对面没再说话,“啪”地一声挂断了电话。松本润也是急了,当下发动了自己的跑车,一路超速就往公寓赶。好不容易冲到堂本家的门前对着门铃一阵狂按,却见房门突然被打了开来。


松本润躲闪不及,一下子就撞在了门板上,瞬时抬手捂住自己的脑门:“痛…………”


“啊对不起,你没事吧?”


标准好听的日语毫无征兆地传来,松本润一愣,不由惊讶地抬头朝罪魁祸首看去。


不是头上戴着黑套的抢劫犯,不是形容猥琐的小偷,更不是庸俗浮气的推销员。


那是一个明显受过良好教育、风度翩翩的青年。他应该并不比松本润大出多少,长长的剑眉带着些许不羁,明亮的大眼睛却显得安心沉稳。挑染着亚麻色的微长头毛被修剪出好看的层次,白色T恤外罩着浅灰色的毛线开衫。下身则穿着牛仔裤,衬出一双修长笔直的双腿。明明十分简单的居家的打扮,却舒适得让人挑不出一丝错。


作为一个看人第一眼看着装第二眼才看脸的欧虾类星人,松本润对眼前人的好感立刻提升了一个八度。


“先,先生?”大眼青年不确定地叫了他两声,松本润这才回过神来,刚想开口弥生和泉奈已经冲了出来。


“松润哥哥你终于来了!”


“是他,就是这个坏人!松润哥哥你一定要帮帮我们……”


“等等。”松本润把两个扒着他衣服不肯松手的孩子拉了下来,一头雾水地问道,“你们老实和我说,他到底是谁?”


弥生和泉奈对视一眼,咬了咬下唇,终是开口。


“是爸爸给我们新请的家教樱井三三。”





“二宫先生,请进。”


二宫和也脱了鞋,小心翼翼地走进大野家给他们在纽约安置的新房。那是一个三层楼高的LOFT,从旧式厂房改建而来,空间高大而又开敞。砖红色的墙面和银灰色金属的楼梯充满了前卫的工业设计感,亚麻质感柔软的沙发和充满人性化的安排却又给原本冰冷前卫的环境添上了几分温馨。因为是在顶楼,站在巨大的落地玻璃窗前便能俯瞰中央公园一片茂密的绿,可以说是坐拥全城最好的景色。


真是比松本润还要壕啊…………二宫和也内心感叹着,嘴上不失礼貌地夸赞道:“这里布置得真好。”


“那当然,都是小少爷亲手装扮的。”村冲秘书的语气里带了几分自豪,二宫和也不由得一愣,惊讶地看向大野智:“这些都是你…………”


大野智腼腆地一笑,村冲秘书却是毫不掩饰自己的骄傲:“我们小少爷虽然智力不如别人了,艺术细胞可是一等一的好,平日里在画板前一坐就是一整天,还会捏小泥人呢…………”


二宫和也听了懵懵懂懂地点点头,他也听说过有些智障儿童会在艺术音乐领域表现出无与伦比的天分,大概大野智便是这一类了。如此看来客厅墙上的那些涂鸦,还有摆在柜子上的装饰小泥人,都是出自大野智的手笔。


唔,或许自己捡到的这个老公还真挺不错的?


“考虑到您女儿还小,这里的家具都是选择圆角的,地上也铺了地毯,基本没有什么危险性。二楼便是她的卧室,和你们的卧室相通,如果您不安心,也可以陪她睡。客厅里有家庭影院设施和完整的游戏机系统,书架上有儿童绘本和故事书,如果您女儿喜欢也可以和小少爷共享他的独立画室…………”


她说到这里顿了顿,忽然转头看向二宫和也:“二宫先生,我们希望尽量能为您营造出家的感觉。”


二宫和也一怔,下意识地问道:“为了我…………?”


“是的。”村冲秘书点点头,一向万年不变的冰山脸上竟露出一丝浅浅的笑意来,“二宫先生,您和我们已经是一家人了。”


二宫和也瞬间愣住。


原本以为不过是一纸冰冷的婚约,两家人都将其当做权利的游戏,可如今村冲秘书却第一次提起了“家”的概念。便如这曾被废弃的厂房,钢筋水泥混凝土之间徒然被人添加上了绚烂温暖的色彩。


难道真是自己之前想得太过悲观了?


二宫和也内心酸酸涨涨的,觉得这样就被感动到实在有些丢脸。村冲秘书见状抿了抿嘴,转头对着大野智柔声道:“小少爷,您带着小和去看看楼上吧。“


“嗯嗯。”大野智点点头,“小和你快来呀。”


二宫和也随着大野智来到二楼,只见一共有三间房间,分别是主卧、儿童房和画室。他看见主卧里那张巨大的双人床不由脸一红,看到床头的吉他时却是疑惑了一瞬。


大野家的人还知道他喜欢音乐呢?


“小和,你…………你喜欢这里吗?”


大野智靠在门边,像个求表扬的小孩子一般巴巴地望着他。


二宫和也勾了勾嘴角:“喜欢,如果有个钢琴就更好了…………唔!”


身子忽然便毫无征兆地一软,二宫和也还没反应过来,已经不受控制地倒在了身后的床上。大野智一惊,急急忙忙跑到他身边:“小和,小和哥哥你怎么了…………”


却见二宫和也喘着气,面色潮红地抓紧了手下的床单。他艰难地抬起泛着水光的眼睛瞪了大野智一眼,开口却发现自己只能发出难耐的呻吟。


大野智也不知所措起来,却觉空气中似有芒果的浓郁香气散开,甜腻而又勾人。他不由自主地闷哼了一声,下一秒,海水味的信息素也立刻释放席卷了整间屋子。


二宫和也身陷在情潮的折磨中,见状心里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干。


他的发情期居然在一个alpha面前提前到了。



------------------------------TBC-------------------------------


不要问我为什么中央公园存在感那么强

因为它大概占了曼哈顿中心区域的一半


评论(48)

热度(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