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鱼的鞘

一条咸鱼

【SK】Love Retarded_03


ABO生子 有SJ、KK

前文见tag#差强人意的婚姻

-----------------------------------------------------


第三章、


二宫和也平日里其实并不怎么去第五大道。


读书奶娃占了他生活的大半,为数不多的私人时间也被他用在了宅家打游戏上。退一万步来讲,就是他想去,那些名牌店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进的。


太贵了,只有松本润买得起。


可现下他却站在擦得明亮干净几乎能反光的玻璃橱窗前,愣愣地看着装扮精致的秋冬限定高定款。当他推开门之后,立刻就能得到最高级的贵宾待遇。二宫和也不由有些恍惚,所谓风水轮流转,莫不成就是这个道理?


他记得有一次松本润死活要拉着他来这里逛街,说是当做给Inori散步也好。于是他带着女儿去了,却见那店员挂着完美的营业微笑,对他说对不起先生,您穿着跑鞋,不能进来。


他难堪地抱着尚不懂事的二宫祈站在店外,看着松本润板起一张脸与店员交涉。旁边似乎有个穿Valentino人字拖的俄罗斯的女人路过,手上还牵着一只贵妇犬,被他们一脸热情地迎了进去。


所以今早出门前他其实是想问楼下的堂本先生借一下那只名叫pan的吉娃娃的,看看如果搬出大野家的名字,对方会不会让他和狗狗一起进去。最好再穿上他那双脏的已经看不出原来颜色的跑鞋,在店内洁白无瑕的地毯上踩几脚,狠狠留下几个黑印子。


当然也只是想想而已。


二宫和也给自己打了点气,做足心里准备推开店门走了进去。店内除了店员没有别人,只有村冲秘书穿着一成不变的黑色套装,对着他不苟言笑地点点头:“二宫先生,您来了。”


店内暖气充足,马上就有店员走上来帮他脱掉外套挂好。二宫怔怔打量着四周,却听村冲秘书继续冷冷道:“小少爷已经在换衣服了,您也过去吧。”


“好的。”二宫和也悄悄吐了吐舌头,任由店员领着自己往试衣间走去。他内心不由暗暗吐槽这个村冲秘书倒是像极了堂本光一,站在那里就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场,震得他大气都不敢喘。


大概也只有对着自家小少爷才会宠溺到没原则吧,那一脸融雪笑看得自己都想塞颗糖给她。


店员很快就把礼服拿了过来。二宫接过一看霎时松了一口气,还好大野家没有恶趣味到给他准备一套婚纱,不然他可能真的要考虑逃婚的可能性。那是一套传统的西装,颜色也是经典而又沉稳的黑色。二宫和也换好朝镜子里一看,哟呵,还挺神气。


他自我欣赏了一会儿,掀开试衣间的帘子走了出去。只见村冲秘书的身边已经多了一个身影,黑色的西服称得那人肩宽腰细腿长的,一股总裁范儿。看背影大概是个池面?二宫和也不着边际地猜想着。


直到那人转过头来。


“小和哥哥!”大野智一看到他眼睛瞬间亮了起来,笑出了两个小虎牙,“你今天好好看呀!”


“额,大野少爷,额不是,大野,桑,君…………”二宫和也立刻有些尴尬起来,纠结着该如何称呼对方。老实说他对付起大野智还真有些苦手,明明就是和Inori一样心智的小孩子,可大野家小少爷的身份摆在那里,无疑又要把他当成爷一般地哄。自己这哪儿是嫁了个老公,分明是捡了个祖宗。


“是呀少爷,你们两个站在一起真般配。”老母亲般的微笑又在村冲秘书的脸上出现了,余光在二宫和也身上狠狠一剜,后者只能不情不愿地走到了大野智的身边,和他一起在镜子前站定。


“大野先生,您和您准夫人站在一起实在是太赏心悦目了。”


“是的,这身连我们模特都穿不出这么好的效果。”


“我相信你们一定会是全纽约最令人羡慕的新人的。”


店员恭维的话语立刻在耳边响起,二宫和也愣愣看着镜中的自己,心里却是五味杂陈。


他不得不承认那两身礼服的确好看,虽然颜色剪裁都是一样的款式,细节处却有巧妙的不同。大野智西装右面的袖口和下摆上都用银线绣着几尾游鱼,点缀着深蓝色的宝石;二宫和也的礼服却是在对襟两边用银线和暗红色的宝石刺出了不对称凤凰的暗纹,看上去高贵而又神秘。鱼跃龙门,凤凰于飞,完美的呼应着彼此的寓意。


可二宫和也只觉一阵虚伪恶心。


镜子里的大野智笑得憨憨的又有点不好意思,显然根本不理解“结婚”两个字所包含的责任与压力;反观自己则是一脸茫然失措,不知道这场荒唐的婚姻会给自己带来怎样的未来。可笑他们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如今却因为一场利益的游戏被强行凑在了一起。店员们都心知肚明,却用笑容掩盖住内心的轻蔑与鄙视,违心地拍着大野和二宫家的马屁。


虚荣与势利,这就是第五大道,这就是曼哈顿,这就是全世界的生存法则。


“小和哥哥,你不高兴么?”大野智似是看出了他脸上的几分失落,小心翼翼地拉了拉他的衣袖问道。二宫和也回过神来,刚想摇摇头说自己没事,却听店门口传来一阵喧闹。


“对不起小姐,我们今天已经被人包场了。”


“包场?呵,我是二宫家的小姐,你们的VIP客户,倒是头一次听说还可以在这里包场?”


二宫和也本不想理会这样的插曲,听到“Ninomiya”几个音节却是一震,惊讶地朝门口看去。


只见那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化着精致妆容的脸上明显带着几分不耐烦的神色,正与那店员咄咄逼人地对峙着。她的余光似是察觉到有人在看她,不经意地朝二宫和也一瞥,脸色却“唰”地就变白了。


二宫和也一怔,在脑内搜寻了一会儿,终是对这女孩的身份估摸了个大概。


二宫和美,他同父异母的beta妹妹。


对于这个妹妹二宫和也不算熟,只是从别的系的朋友那里或多或少听说过一些轶事。与自己丧家之犬一般被赶到美国来不同,二宫和美是被父亲风风光光地以二宫家小姐的名义送进N大的。据说她不仅在曼哈顿有一套自己的公寓,甚至还有一辆不错的跑车做代步,是典型的富家留学生标配。


不过从她看到自己的反应来看,二宫和也猜想他们之间的关系应该并不算友好。五年前那场夺走自己所有记忆的意外差点让他一尸两命,从医院醒来后却不曾见这个妹妹来表达过任何关心。而到了美国后两人明明是同校,二宫和美却是整日忙着混趴蹦迪,从来没有和他打过一声招呼,就当自己没这个哥哥的存在一样。


这么说来在二宫和也的记忆里,两人还是“第一次”见面。


"Kazumi,你认识他?”二宫和美的身边还有个日本裔的男孩,见她盯着二宫和也久久不说话不由好奇地问道。


二宫和美这才反应过来,脸色依旧难看,对着自己的男伴摇了摇头道:“不,我们快走吧。”


二宫和也一愣,他们的关系难不成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糟糕些?却听身边突然响起一个惊喜的声音:“和美姐姐,你也在这里啊!”


二宫和美脚步一顿,这才看清二宫和也身边站着的大野智,脸上瞬间闪过一丝慌乱和厌恶,冷冰冰道:“你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你。”


“和美姐姐你不记得我了么?“大野智却似完全感觉不到二宫和美对他的敌意,一脸无辜天真地走过去竟是拉住了她的裙角摇摆起来,“我是阿智呀!去年圣诞节你还来了我们家玩,送了我糖糖呢!”


二宫和美的脸色已经完全垮了下来,她身边的男伴则又是惊讶又是不屑地嗤笑了一声:“Kazumi,你怎么会认识这种智障的?”


“不,我从来不和这种人来往的……”二宫和美连忙向他解释道,看向大野智的目光里又带上了几分鄙夷,“是这个傻子自己发疯…………”


“二宫小姐!”


严厉的喝声突然打断了二宫和美的话语,后者一怔,却见村冲秘书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


“我希望您能为你方才的无礼言辞向小少爷道歉。”


村冲秘书的语气依旧不卑不亢的,却带着一股子不容拒绝的威严,连身边的温度都降了几分。二宫和美终归只是个小姑娘,一时竟是被这阵仗唬得说不出话来。她身边的男伴似乎还想在女孩子面前逞英雄,犟着头皮嘴硬道:“我们和美又没说错什么,凭什么要给你们道歉……”


“好了别说了……”二宫和美这才明白自己方才犯了多么致命的错误,拉着男伴的手只想让他快点住口。村冲秘书听见了他那番话语眼睛微微上挑刚想开口,却听大野智又惊呼了起来。


“啊我想起来了,上次和美姐姐来我们家的时候,和我哥哥一起跳舞。后来你们两个就偷偷跑到花园里去了,在水池边上抱在一起亲亲…………”


大野智说道这里停下来挠了挠头,有些疑惑又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姐姐,村冲姐姐说结婚了以后才可以亲亲呀?你和我哥哥结婚了吗?”


二宫和也听到这里一口口水差点没呛死。他心想我的祖宗啊若不知道你是个智障我还以为你丫是天然黑呢;可同时他也微微疑惑,自己的妹妹,怎么和大野智的哥哥搭上关系了?


“你,你别胡说……”二宫和美的脸色顿时一阵青一阵白,转过头去向她的男伴急急解释,“不是这样子的…………”


可那男伴显然已经不怎么相信她了,慢慢放开了她的手,沉声道:“好了,我们先回去吧。”


“可是…………”


“你还嫌不够丢人显眼么!”那男伴终是拔高了声调,他追了二宫和美很久,两个人一直处于暧昧不清的阶段。今天二宫和美主动约他出来他本以为会有机会,哪知却遇到这种事情。就算大野智说的不是真的,兴致也已经被败光了。


二宫和美最后还是不情不愿地道了歉拉着男伴飞快地走了,二宫和也站在原地,一时不由有些恍惚。方才他一直站在旁观者的角度看着这一切,而二宫和美从始至终没有和他说过一句话。与其说是他的妹妹,倒更像是陌路人。


二宫和也下意识地便握紧了衣襟。缺失的那十七年记忆他曾经觉得不用刻意去过多追究,然而如今的事情却让他不得不正视起来。他的脑海中,的确有那么一大片不容忽视的空白;他有整整二十多年的人生,却只记得短短五年的内容。


如果不把失去的那十七年找回来,那是不是连今后的生活都会因此受到阻碍?


二宫和也正兀自胡思乱想着,却听村冲秘书又再次开口了。


“二宫少爷,我们对刚才的意外深感抱歉。”村冲秘书的语气依旧不卑不亢的,让人挑不出错来,“如果礼服还合身的话,那我们就定下来了。接下来还需要您和少爷一起去登记注册,考虑到您仍在就读,婚礼场地、策划大野家会一手承办,邀请函也会帮您发出去…………”


礼服、登记、婚礼、邀请函。


这几个关键词相继在二宫和也脑中炸开,让他瞬时被来回了现实。


要结婚了。他竟然真的要结婚了。


二宫和也突然一个激灵,似是想到什么一般急急抬起了头。


“村冲秘书,您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哦?”村冲秘书不由微微讶异,二宫和也之前一直一副既来之则安之的态度,倒从来没看到他提过什么要求。


“我希望去登记前,能让大野先生见一见我的女儿。”



---------------------TBC-------------------------




评论(31)

热度(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