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鱼的鞘

一条咸鱼

【SK】Love Retarded_01



主SK; 有KK、SJ

Tag:ABO生子,扮猪吃老虎,包办婚姻,破镜重圆

有失忆,还有个孩子。

极度OOC 遍地私设 剧情放飞 狗血元素齐聚 务必慎入

------------------------------------------------------------------


第一章、


二宫和也不排斥和男人谈恋爱。


他也不排斥为了家族利益和一个陌生的男人相亲。


但是当对方智商明显低于平均水平的时候,那就有些问题了。


他细细打量着坐在自己眼前的人:小麦色的皮肤,人畜无害的圆脸;仔细分辨一下,空气中还有一股子好闻的海洋信息素的味道。如果不是那alpha正一脸傻笑地看着自己流口水,二宫和也觉得自己都快动心了。


啧啧啧,真是可惜了这张容貌啊。二宫和也心想。


是的,现下坐在二宫和也对面的这人——日本第一财阀大野集团的二公子;二宫和也的未婚夫——大野智,是个不折不扣的MR。


Mentally Retarded, 说好听点是智力缺失,说白了就是智障。


“哥哥。”


坐在对面的大野智黏黏糊糊地开口了,笑得傻里傻气的,像个甜甜的巧克力面包:“你就是小和吗?”


哥,哥哥。二宫和也看着资料上显示比自己还大了三岁的大野智不由僵硬地抽搐了一下嘴角,又立刻反应过来。是了,大野智五年前曾感染上了当时猖狂的H型流感,好不容易从死亡线上拉回来后,智力却永远停留在了五岁的状态。


这么说来,他没有叫叔叔自己就应该谢天谢地了。


"嗯嗯是啊,他就是昨天我们说过的小和哦。”坐在一旁穿着高定职业套装的秘书脸上挂着哄小孩儿一般的表情,温柔的语气却和干练的妆容形成了极大的反差,“阿智喜欢他吗?”


“喜欢!”大野智用力地点点头,“小和长得好漂亮,又好闻,就像,就像…………”他歪头想了好半天,忽地猛地一锤手:


”就像芒果布甸一样!”


就算知道对方其实就是个小孩子,二宫和也还是被这句直球说得老脸一红,掩饰着拿起咖啡杯喝了一口。秘书闻言却是笑开了眼,循循善诱道:“那阿智想不想和他结婚呀?”


“结婚后就可以抱抱小和,亲亲小和、还可以和小和酱酱酿酿吗?”大野智一双眼睛亮晶晶、水汪汪地,充满期待地看向秘书姐姐。


“咳咳咳咳!”


二宫和也那一口咖啡差点呛了个半死,等等作为一个和对方只见了一面的五岁小孩你是不是想的有点多?


却见秘书对他笃定地点点头:“嗯,结婚以后想怎么样都可以的!”


“…………”


二宫和也深感槽多无口,却见大野智已经开心地拍起手来:“好的好的!我要和小和结婚!我要他做我新娘子!”


喂喂,你们大野家的人都那么心大吗?结婚那么重大的事情真的不再多考虑一下吗?二宫和也震惊地呆坐在原地,却见秘书已经转过头来,脸上的表情秒切成了犀利冷漠的模样,从公文包里掏出一沓文件摆在了桌上。


“既然小少爷同意了,那我们就快点把婚前协议签了吧。”她的声音冷静而单调,与方才判若两人,“虽然小少爷没有工作能力,但是作为大野家的媳妇,我们会给承担你们经济上的所有开销。婚房和婚车都是配好的,每月有5万美金的生活补贴费,同时还会拨给你大野集团百分之一的股份。当然这是基本条件,如果你们养育了下一代的话还可以再加一笔抚恤费。”


二宫和也心里感叹了一下她一秒变脸的职业素养,自动无视了她最后的一句话,伸手接过了那份厚厚的婚前协议。


随意地翻了翻,大致内容果然与秘书说得一般无误。虽然知道大野家作为日本第一的财阀的确是钱多得快要烂掉,对着自家人也一向慷慨,可这般财大气粗的架势依旧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先不说那百分之一的股权,单单是每月5万美金就可以抵他一年学费了。


啊真是万恶的资产阶级!


秘书不知道的他内心活动,见他久久不说话不由不耐烦地皱了皱眉:“这些钱你也不是白拿的……你可以继续你的学业和未来事业,但是作为大野家的媳妇,将来的一切都要以大野集团的声誉为重。最重要的,是保持对小少爷绝对的忠诚……”


她说道这里顿了顿,语气瞬间变得凌厉起来:“我知道小少爷不聪明,也比普通人迟钝。但如果你因此欺负他或利用他的话,大野家是不会继续允许你的存在的。”


二宫和也听见这话微微一滞。


愣愣地捧着手上的协议,他忽然就有些羡慕起这个二傻子少爷来了。整天无忧无虑自由自在的,什么事都不用操心别人就会帮他办好。如果被欺负了,大野家也会第一时间跳出来维护他的权益。


不像自己,就是结婚这样的大事,也没有人来问他是否真的愿意。


只是…………二宫和也咬了咬下唇,前一夜父亲与自己越洋通话时严肃的话语又在耳边响起。


“我知道大野智那样的傻子,要你嫁肯定不乐意。然而像你这样的omega,能有alpha要就不错了,何况还是大野家的alpha…………”


呵,Omega。像他这样的Omega。


二宫和也自嘲地笑笑,忽地便拨开钢笔帽,“唰唰唰”地便在婚前协议书上签了字。


秘书一愣,显然是没想到他的态度那么爽快。她似是还有什么想说的,犹豫再三张了张口,却只是憋出来一句:“你还有什么想问的么?”


“啊?哦。”二宫和也盖起笔帽,随意地指指满桌没怎么被动过的下午茶。


“这些,我能打包吗?”





推开酒店的大门,迎接二宫和也的是纽约十一月清冷凌冽的空气。曼哈顿深秋的天空又高又蓝,透彻得没有一丝云彩。街的对面是著名的中央公园,游客们在门口嬉笑着拍照留念;偶尔有马车叮叮当当地经过,卷走一地金黄的落叶。


“叮咚叮咚~”


智能手机的铃声忽然突兀地响起,二宫和也不由把打包盒夹在腋下将手机掏出来一看。哟,是他的浓颜好室友松本润。


“Hey Nino, 丽思卡尔顿的下午茶好吃吗?”


电话一接通便传来对方带着几分调笑的语气,二宫和也心情本来就不好,听他这样不由没好气地回答道:“好吃个屁,又甜又腻,可把我恶心死了。”


“那你还义无反顾地去赴约?”

“全城最贵的下午茶有人请客,我为什么不去?”

“我请你吃的米其林餐厅难道还少吗?”

“不管,能蹭一顿就是一顿。先别说这些,今天的课你帮我签到了么?”

“签了,老头子也没发现你缺席。今天讲的都是考试重点,不过我已经帮你记下来了。”

“谢谢小润,小润最好了mua~~~

“好了好了,算你今天运气好,刚才堂本森赛还和我说他晚上做了寿喜锅,问你要不要一起去吃?”

“啊和食塞高!好的我这就过去!”

“行行,那我和他说一声。不过啊nino……”电话那头说着语气里带了几分疑惑,“你是不是该去接Inori了?


二宫和也一愣,随即看了一眼表。


三点五十分。离Inori下课还有十分钟。


下一秒松本润瞬间把手机飞速拉远了耳边。


“啊shit,居然已经这个点了!完了完了要迟到了,幸好你提醒我啊松润,不说了我去接她了,啊Inori肯定要生气了……该死我和你说这全是大野智的锅……”


松本润举着手机一脸懵逼,大野智是谁?


与此同时,好几条街道外。


大野智坐在黑色的宾利内,小小地打了一个喷嚏。




丽思卡尔顿酒店外,二宫和也挂断和松本润的通话,渐渐敛起了笑容。


手指无意识地摩挲了一下手机的屏幕。屏保上,四五岁左右的小女孩被他抱在怀里,正笑得一脸明媚。


大野家的人方才没有提,但二宫和也猜想他们应该也不会不知道。自己22年的人生里,曾有过一段说不清道不明的灰色地带。


他有一个女儿。


Ninomiya Inori。


二宫 祈。



----------------------------------TBC-------------------------------


********标题是个双关

评论(52)

热度(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