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鱼的鞘

一条咸鱼

【KK】悠长假期__(完)


把第二发和第三发并在一起了~~并不是删掉了哦

懒癌发作所以拖的有点长……其实从第一章到现在有很多呼应和伏笔 大家不嫌弃的话可以去看一眼啦

【最后不要脸地求留言

------------------------------------------------------------


06、


事实证明堂本刚还是低估了堂本光一的执行力。


翌日,当他浑浑噩噩地走出了JFK的机场,微微呆滞地看着车水马龙的街道和纽约皇后街区苍灰色的天空时,脑中只剩下了一个想法:


妈的,早知道他就不该说纽约啊!他就是说月球堂本光一也能跑到NASA借个登月舱带他上天带他飞啊!


“想去哪儿?帝国大厦?第五大道?还是自由女神像?”堂本光一摘下了墨镜,酷酷地问道。


刚听到后却犹豫了一下,低声开口:“我……想去看眼parsons。”


“Parsons?”堂本光一一愣,“帕森斯设计学院?”


哪怕是圈外人也有算耳闻这所世界第二全美第一的艺术设计学院,其知名校友包括Marc Jacobs、Alexender Wang等一众殿堂级的设计师。可堂本刚不过是公司里一个小小的会计,又怎么会对这样一所学校有所执念?


“嗯……”堂本刚咬了咬下唇,“拜托了。”


堂本光一怔怔看着这样的他,终究选择没再追问,暗自叹了口气转身便去叫出租车。




帕森斯的主校区坐落于纽约的格林威治村。


不同于曼哈顿其余地方的嘈杂和喧嚣,整条街区弥漫着文艺安宁的艺术气息。刚和光一与一名名背着画板的学生擦肩而过,终是停在了学院的主楼面前。


刚仰起头,看着设计感前卫的建筑与明朗自信的学生,眸中情绪瞬息万变。光一读不懂,也不想去破解,只是静静地站在刚的身边,默默陪他看着放学的人流。


“你知道吗?我曾经也有机会变成他们中的一个。”


却见刚突然开口,打破了两人间的沉默。


“嗯……诶?”光一被他的话一震,惊讶地看向他。


“喂,不要这样看着我啦……”刚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我当年在大学里也是风云学生哦,珠宝设计系和服装设计系主任直接互掐抢人的那种。”


“那…………”光一想问,却又觉得不妥,又把下半句咽回了肚子里。


倒是刚猜到了他想问什么,不甚在意地一笑,解释道:“我也不想来当什么小会计啊,但是没办法,艺术生毕业后实在是太难找饭碗了。”


他把自己微长的头发拢到了耳后,眯着眼睛回忆:“本来我也是准备读研的,还拿到了帕森斯的录取通知书。可那个时候家里经济运转不好,我就只能放弃来美国直接去找工作。”


“一开始只能做最底层的事情,上司不会提拔你,犯了错还需要我帮他们顶锅。”刚说到这里苦笑了一下,“那阵子压力是真的很大,同事间勾心斗角,对着上司客户阿谀奉陈,背地里却对着你捅刀子。可他们那些事情我都不会做,一直赚不到多少钱,也看不见未来,每天回去面对的都是家人强颜欢笑的面容。”


“所以后来渐渐的,什么热情啊追求啊都被磨灭了。我索性辞退了公司,把攒下来的钱拿去读了会计。他们不是说会计最好找工作么?我读了两年,毕业后就进了你们公司。”


刚说到这里就顿住了,转过身来大大方方地看向光一。


倒是光一拘泥了起来,看着双眸清亮如初的刚,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不甘屈服与平庸的人生,却因现实的无奈而丧失了追逐梦想的勇气,不得不对这个世界妥协。


很普通的故事,可为什么偏偏发生在刚的身上自己就那么心疼呢?他明明就是如此优秀而富有灵气的人,本应值得整个世界对他温柔以待。


刚看着这样的光一,却突然轻轻笑了起来。


“所以说啊光一,谢谢你。”


谢谢你那天晚上把我从丧失初心的生活中拖了出来,谢谢你让我知道一切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光一愣愣看着刚身后笔直的大道没有回话。


他看见橘子色的落日恰好悬浮在街道两边建筑的正中,把刚的侧脸也染上了一片温暖的金黄。这样的画面太过温柔,美好得就像一个童话。


“Tsuyoshi。”


于是他听见自己开口,声音轻颤却是坚定。


“我们结婚吧。”



07、


“Something Old, Something New;Something Borrowed, Something Blue."


刚心里默念着这几句话,有些茫然地站在纽约街头。


美国的传统婚礼上总是需要这四样东西:一点旧的——他的平板电脑从大学开始就跟着他了不知道算不算;一点新的——身上的衣服都是堂本光一帮他刚买的应该也勉强符合;一点借来的——借来的,借来的,不知道大街上有谁肯借他们些什么…………


刚漫无目的地乱跑着,忽地就停下来脚步。


自己这是……在干什么啊?!


和一个陌生人一起跑出来旅游对他来说已是十分大胆的行为,而他现在难道还真要和这个认识不过两个礼拜的男人结婚么?是不是老天看他的青春过得太不刺激,故意把说走就走的旅行和轰轰烈烈的爱情一起补还给了他?!


刚不由把头埋在了围巾里,深深吸了一口气。


堂本刚,快醒醒,快醒醒!现在就马上回去告诉堂本光一,自己是一时被上身了才会鬼使神差般的答应了他!


抬腿走了几步,却顿了顿,再次站回了原地。


牙白啊。


刚嘴角勾起一个不算太好看的笑容,抬头看向已快消失的曼哈顿悬日。


他大概不得不承认自己喜欢上堂本光一了。





刚后来还是瞒着光一偷偷跑回了日本。


他承认自己就是怂,发现了内心的真实感情后便不负责任地选择了逃跑。他无法确认堂本光一对自己有几分真心,更不知道他们倘若就这样结婚了之后又要怎么向周边朋友和家里人交代。是以当他在曼哈顿的街头时反应过来时几乎下意识地就跳上了黄色的出租车,招呼也不打一声就飞回了国内。


说到底,他终归是过了可以疯狂的年纪。


日子似乎又回到了原来的样子,开始了朝九晚五的生活。同事们也都没有追问他这两个礼拜去了哪里,甚至连堂本光一都没再联系过他。一切仿佛都只是刚臆想出来的一个梦,醒来就回到了现实。


两个月后。


“刚,有件工作需要你去一下外地。”


直系上司走到他的工作台前,敲了敲他的桌板道。


“嗯知道了,去哪里?”刚没有抬头,不甚在意地问道。


“Yokohama Arena。"直系上司回答道。


刚收拾着桌面的手顿了顿,立刻又回过神来。


”好。”




稍微收拾了一下就来到了横滨,刚走在城市的街道上,不由微微出神。两个月前他和光一来到这里时尚覆盖着积雪,如今却是樱花树的枝丫上也已渐渐开始发芽。一转眼间时间飞逝,竟已是快到了冬去春来的时节。


刚其实也从不后悔这样的一次旅行,哪怕他和光一间的感情结束得不明不白,他依旧能感觉自己的心境产生了多大的变化。他的世界曾一片灰败,却是幸运地遇到了那一抹光,才让一切美好再次慢慢苏醒。


横滨体育馆内空无一人,份外安静。刚站在空落落的场地内内心不由开始疑惑,他不过一个会计,对方约他来体育馆做什么?


却在此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Tsuyoshi!”


刚的身体顿时僵住了。


只见体育馆的大门口有人逆着光,一路小跑了进来。他跑到刚的身边,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立刻就不容分说地就往他的手腕上带了一个东西。


“这是…………”刚的大脑还没来得及运转,却立刻被堂本光一打断了话语。


“Something Old——”堂本光一微微喘着气,显然也是来得很急,“我回了你奈良的老家,也见过了你的父母。你妈妈她让我把这个祖传的银镯子给你,她说她本来是想等你结婚后送给你媳妇的,可现在只能给你本人了。”


“等等,光一…………”刚渐渐猜到了他要做什么,不可思议地张大了双眼。


“Something New————”堂本光一继续说着,从怀里拿出一把钥匙塞到他手中,“我父亲说他想不出什么好的新婚礼物,只能新买了套别墅送给我们做贺礼。他还说如果你嫌小,两年以后他可以给我们换个更大的。”


刚的眸中渐渐有水汽泛起,可堂本光一还是没有停下。


“Something Borrowed————”他顿了顿,指指整个体育馆,“你说如果有人包下yokohama arena你就会嫁给他,所以我借了这里的场地,那么现在…………”


他说着单膝跪在了地上,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小的丝绒盒子。


“你愿意嫁给我了吗,堂本刚?”


刚缓缓屏住了呼吸。


是他设计的那枚戒指。这次不再是冰雕,而是真正用白金和蓝宝石做了出来。它静静躺在深蓝色的丝绒布上,闪耀着柔和恬静的天蓝色光芒。


Something Blue——一点蓝色,象征着纯洁、爱与一辈子的忠贞。


堂本刚还能说什么呢?光一已经把一切都准备好了,他用名为爱的陷阱封死了他所有的退路,除了那三个字刚别无选择。


于是下一秒,光一便听见了天使的声音在他上方响起。


“————我愿意。”






08、


”扣,扣酱你动一下呜~~~~“


”讷Tsuyo,不自己动的话不行啊~~~~“











摄影师看着拍一面结婚照还不忘打情骂俏的二人,默默按下了快门。



----------------------END-----------------------


最后想歪的人给我去自行面壁!!


关于帕森斯学院和曼哈顿悬日就不在这里科普了,想知道两位在怎样的状况下求婚可以去度娘找图哦~~~~~~~~~



评论(11)

热度(138)